“再有下次,定斩不饶!”

    “就是,必定咔嚓。”

    经过王落辰的一番苦苦求告,两位美女终于是大发善心,一人送了他一句话,手挽着手走进了通往第三级训练室的甬道,离去了。

    望着两人亲密无间的背影,王落辰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叹了口气,嘟囔了一声:“唉,不该啊,不该啊。不该让她们和睦相处啊。啧啧,弄得自己难受了吧。”

    说完,倒背着手,做出一副受气包男人的模样,朝二级训练室的第八间训练室走去。

    进到房间,因为这房间跟其他房间的结构一样,因而他走起来自然是轻车熟路,很轻松地就到了其中一间训练室。

    到了里面才知道,这里面的铁人,使用的是柔术。

    “五极门还有柔术?我以前怎么没听说过,也没见过?”王落辰看着自己面前跟玩儿杂技一样,不停地翻腾来翻腾去的铁人,心里有些纳闷儿。

    “不要小看柔术,柔术若是练得好了,对敌的时候,一样让人感到非常难缠,头疼万分。”王落辰心里的疑惑刚一产生,天一生水就突然冒了出来。

    “你怎么神出鬼没的?你不是要睡觉吗?怎么这会儿又蹦出来了?”王落辰一边躲避着铁人的纠缠,一边以神识与之交流道。

    “还不是因为你昨天问了我控制五彩轮盘的事儿?我操心你的进展,所以才特定出来了解一下你的情况的?怎么?不欢迎啊?不欢迎的话,那我走了。”天一生水故意装出要走的样子,说。

    怕他真的会走掉,王落辰的神识一把拉住他,陪着笑脸说道:“小水水,别慌啊。我也没说不欢迎啊。我只是对你的突然出现感到有些意外而已。而且,你来得正好,省得我去叫你去了。快点儿把柔术的资料给我吧,我好对付眼前这名铁人。”

    “你啊,还真麻烦呢。所以,我真希望你能早点儿控制五彩轮盘,早点学会调用它里面的元力,也好让我省去很多麻烦。呶,柔术的资料,拿去吧。”

    天一生水调用元力将柔术的资料给王落辰找出了,复刻给了他,说道。

    “我也想早点儿掌握啊。可是不是神识不够强大嘛。如果我神识强大,那五条玉龙控制起来还当事儿啊?”王落辰将柔术的资料复刻进自己的神识,对着天一生水笑了笑,回答。

    “这么说你还没有摸到门道了?也真是够笨的,懒得教你了都。我啊,还是回去睡觉吧。”天一生水听他这样讲,就只当王落辰对怎样控制五彩轮盘尚无进展,便糗了他一句,转身离开了。

    对他糗自己的话,王落辰并没有回敬回去,只是冲他的背影做了一个鬼脸,便看起了关于柔术的资料。

    用神识朝自己的脑海里复刻了一下,所有关于柔术的知识便像他固有的记忆一样,出现在了他的脑子里。

    “柔术,就是利用身体的柔韧性,巧妙地躲避敌人的进攻,以古怪刁钻的姿势对敌人展开反击的一项武技。”

    “其要诀,只有三个字。便是‘奇’、‘巧’、‘缠’。奇,是出奇不意;巧,是巧妙智慧;缠,是死命纠缠。”

    “其训练方法,乃是自门中弟子幼年时,便在师长的辅助下将全身关节和肌腱都进行拉伸,使其身体达到如面条般柔软,如蛛丝般坚韧……”

    资料里面详细讲述了如何修炼柔术,有图有真相,训练和练习方法都是一目了然。让王落辰一下子就了解到柔术是怎么回事儿,以及它是怎么练成的。

    只是,知道了这些之后,王落辰突然对其丧失了好感了。嘴里忍不住骂了句:“靠,从幼儿就开始拉伸他们幼小的肌腱,弯曲他们脆弱的骨骼。这些人也下得去手?这柔术,看起来真是有些残忍,不人道。不如不练。算啦,打架杀人的方法又不是只有这一种,何必在这种东西上费脑筋呢?何况,我也已经过了练习这么武技的年龄了。学不了了。”

    “不过,虽然学不了了,了解了这武技的诀窍,对于对付这铁人还是很有帮助的。你不是奇、巧、缠吗?那好,我就给你来个反其道而行之。我就以封、拙、逃来克制你的进攻。我就不信制服不了你。”

    王落辰一边嘟嘟囔囔损着柔术修炼的残忍性,一边想出了克制铁人柔术的策略。

    而他的方法,所谓封,就是一招一式都尽可能封住对付的偷袭,不给它以使用奇招的机会。

    所谓拙,就是以力相扛,每一招都打得虎虎生风,让你无法用巧劲儿,无法借力打力,对他进行攻击。

    所谓逃,其实是一种诙谐地说法。实际上,王落辰所谓的“逃”,其意思不是逃跑,而是避免跟对方纠缠的意思。

    你不是身如面条,韧如蛛丝,一旦被你缠上就无法脱身吗?那好,我叫你根本就沾不到我身体的边儿,我看你怎么缠?

    有了策略,王落辰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便去坚决地执行。见招拆招,不与对方纠缠,得空就跟对方来个硬碰硬,掌对掌。果然就将那铁人给克制住了。以至于跟它战斗,还没有用到一天的时间,王落辰就将这铁人给耗死了。

    见到这体型略显瘦小的柔术铁人也被自己给耗死了。王落辰心里又高兴了一把。

    高兴过后,他依旧是不忘将自己的神识放出,将那铁人的内部构造给记录测绘了下来,制成了设计图,存进了自己的大脑里。

    原来的时候,这项工作都是由天一生水完成的,自从这家伙罢了工,王落辰便摸索着自己做了起来。来训练一次不容易,他怎么着也得把铁人地狱里的资源给它吸干榨净了不可啊。

    做完这个,他用神识估摸了一下时间。知道还有一会儿才到军营开饭的钟点儿,他的师姐师妹也不会那么早等在训练室前的大厅里。就坐在这间房间里,将自己的神识投放到识海之上,继续尝试起怎么控制五条玉龙来了。

    有了上次的经验,他到了识海,马上就启动了自己镌刻好的那两个法阵,制造出了风暴,激发出来了五条玉龙。

    玉龙一出现,依旧是摇头摆尾地向着虚空中飞去。

    不过,王落辰这次没有让它们飞得那么惬意。他早已赶在它们出现之前,便将自己的神识之索甩了出来,在它们面前弄好了圈套儿。等它们往天空一飞,他就将它们全给套住了。

    “哈哈,这次看你们怎么甩掉我。神识之索,给我困。”

    王落辰心念一动,套在玉龙身上的神识之索迅速分化成无数条无形的丝线,开始在玉龙身上飞快地缠绕。很快就将它们一个个都给缠成了大大的茧子。

    这样一来,它们不仅再也摆脱不了王落辰的追击了,就连身体碎裂化作千千万小水滴也无法做到了。只能由着王落辰的牵扯,随着他,向他想去的地方飞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