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五条玉龙再次出现,丹田中的五彩轮盘又被启动了。王落辰感知到这一点,就暂时停止了对通道问题的思考,将自己散落身体各处的神识给收拢了起来。飞向了那里。

    到了丹田,他便见到了隐藏在一片元气团中的,闪着光芒,慢慢旋转着的五彩轮盘。

    “轮盘果然是随着五条玉龙地出现而启动的。看来,这一点天一生水也没有骗我。只是,这便又回到那个问题了。怎么才能控制玉龙?怎么才能让玉龙按照我的意志,挑选合适的通道完整地到达丹田,来控制这美妙的五彩轮盘?”

    王落辰就这个问题又开始了思考。良久,他心里突然灵光一闪,有了一个想法:“哈哈,这个问题为什么我不能倒过来思考一下呢?解决掉它,我完全可以从轮盘向识海倒推啊。”

    他想得不错,轮盘之所以会启动,是因为五条玉龙破碎身体的一部分来到了这里。那么,只要搞清楚是哪一部分通过哪些通道到达了丹田,启动了轮盘,不就可以知道玉龙到达轮盘的通道了吗?而只要获取了通道,那控制玉龙的事情不就容易解决了?

    事情被王落辰这样反过来一想,居然就迎刃而解了。王落辰不禁赞了自己一下。

    “好,这事儿就按我这聪明的脑袋所想出的办法去办。呵呵。”

    王落辰笑着,开始将自己的神识中,那些跟随玉龙所化的水滴来到丹田部分,给剥离了出来,并对它们展开了研究。

    很快,那部分神识中所蕴含的信息被他给提取了出来。根据这些信息,他分析了一下那些水滴行走的路线,很快地便将这些水滴所走的路线图给搞出来了。

    “原来你们是从这些通道过来的啊。”

    看着用意念幻化出的身体影像上,那些连接在识海和丹田之间的,无数条细小的线条,王落辰的神识有些得意地笑了起来。

    “好吧,知道了通道。那么就好办了。只要想办法将玉龙拉进沿着任督二脉,和体内中间三宫下来的那些线条就可以了。只是,怎么才可以将那些玉龙拉进这些通道呢。”

    王落辰又陷入了思索……

    这一想,又是良久。

    “师兄,师兄,起床了。咱们该出去站队了。”正当他苦苦思索的时候,他听到有人在喊自己,并感觉到身体也在晃动。

    辨识了一下声音,琢磨了一下为什么要叫醒自己。他连忙收起神识,从冥想中醒了过来,向自己眼前同屋的一位小师弟说道:“好的,师弟,我这就起来,谢谢你叫醒我。不然我还真起不来呢。昨天又在训练室待了一天,真的是很累啊。”

    “是二级训练嘛,当然会比我们这些人所接受的一级训练厉害啦。不过,师兄,您真是了不起。听说您仅用了九天,就在不借助任何元力的前提下,通过了二级训练。是真的吗?”

    那小师弟对他一直比较崇拜。因而对他的一切都比较关心。

    恰巧,昨晚王落辰回来时,他便在无意中听到了王落辰和沙傲云她们二人的谈话,听到了他已经通过二级训练的内容。

    因此,他今早之所以会叫他起床,也是怀着想要来求证一下自己所听到的消息是否属实,这一目的在里面的。

    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吗?

    要说也没有多大好处,无非就是可以让他成为那些崇拜王落辰的小师弟中,最先掌握这一消息的人,在他们八卦的过程中,为他自己赚些面子而已。

    “师弟,师兄也是仗着体质特殊侥幸通过的,并谈不上厉害不厉害。所以,师弟你不用羡慕我的。你好好训练,也许过不了多久,你也可以通过的。”王落辰从床上爬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

    “嗯,师兄。有您的鼓励,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的。那师兄,不耽误您洗漱了,我先出去了。”小家伙谢了王落辰的鼓励,便着急忙慌出去向其他师弟炫耀自己所得到的消息去了。

    王落辰看着他蹦蹦跳跳出去的背影,又听到不久后从门外传来的唏嘘声。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是将自己告诉他的事儿,拿到小伙伴们面前臭显摆去了。便摇了摇头,笑了一下他的可爱,起身洗漱了起来。

    洗漱完毕,穿好了衣服,他走出了营房,并在大家羡慕的目光和窃窃私语地议论声中,排到了队伍中去。

    现在他们要先去吃早餐,早餐过后才去铁人地狱。这时候他是没时间再思考昨夜想了一夜的那个问题了。所以,他准备将这个问题,留到第二级训练的训练室里再想。

    到了铁人营的饭堂,他自然就见到了自己的师妹他们了。可是由于军营不比学院,吃饭站队都有规矩的,每个人都有自己固定的位置,所以他见到他们也只能是点点头,笑一笑,说不上什么话的。

    不过,吃过早饭,进入铁人地狱,他们就自由多了,也有了说话的机会。

    甚至,在第二级训练室前的大厅,他们更是毫无顾忌地聚到了一起,闲聊了起来。

    因为他们都可以使用元力,所以他们九个人中,除了王落辰,其余八个都已经通过了第二级训练室的训练,够资格进入到第三级训练室了。因此,今天的话,他们就不在一个地层进行训练了,必须要在经由这间大厅去往下一级训练室的甬道入口处分别。大家才在此处闲话一二的。

    “师兄,你今天真的不去第三级训练室吗?”临分手,吴梦雪含情脉脉地看了他一眼,问。

    “师妹,只是今天明天不去,你放心,后天我一准儿会去的。所以,你不用担心什么的。也不用想我。哈哈。当然,还有你们大家也一样,都不要想我。”王落辰笑着,跟所有人开了个玩笑。

    “切!说的就好像我们这里面除了你傻师妹和你的傻师姐,真会有人想你一样。猥琐。”他的玩笑刚一说完,卓应儿立刻非常毒舌地来了一句足以将他的笑容给凝固的冷嘲。

    “这,应儿,你这话说的真是让师兄无言以对啊。”王落辰摇头苦笑道。

    “师兄,你别理她。也不知道是谁昨天还追在吴师姐的后面问王师兄训练的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去第三级训练室。今天这会儿却又在这儿装起漠不关心样子来了。呵呵,真是虚伪啊。”王落辰的苦笑还在脸上挂着,赵思雅却说出两句让他的笑容由苦转甜的话来。

    “呵呵,应儿师妹?真的吗?”王落辰往卓应儿面前凑了凑,盯着她的已经红成苹果的小脸儿问道。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卓应儿见他这样瞧着自己,马上凶巴巴地冲他吼了一声,便甩着自己两条马尾辫儿,去追害自己出糗的赵思雅,打她屁股去了。

    而在她们打闹之时,其他人也都笑着跟了上去。

    唯有沙傲云和吴梦雪却没有走。而是相视一眼,偷偷转到王落辰的身后,一人一边揪住了他的耳朵,齐声说道:“叫你不长记性,把你耳朵拧掉。”

    王落辰这才想起昨日自己曾经跟她们两人下的保证,连忙伸手捂着自己的耳朵,向她们求饶了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