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正听得入迷,听到它问自己,便回味了一下它的话,想了想说:“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最不明白的就是,你说我可以用识海中所出现的那五条玉龙控制轮盘,但我究竟该怎么使用这五条玉龙呢?你能不能说的详细些呢?”

    五彩轮盘以前发挥作用,的确都是在识海中出现了玉龙之后,才启动的。但这一过程,王落辰虽然能够清晰地感应到,但却一直都无法控制。故而,今天才有此一问。

    “我跟你说过,那片海就是我的本体。那么,你应该很容易就能想到,那五条玉龙就是我在本体和你的丹田中间所建立的一种联系机制,是我本体所伸出的触角。”

    “而你在那片海之上的虚空中所见到的那些孔洞,就是我为这种联系机制所设立的传送通道。其中,有你的神经系统,有你的经脉,也有我在你的身体重构时所专门建立的能量通道。”

    “这样一说,事情就简单多了。你若想控制这五条玉龙,并通过这五条玉龙进而控制五彩轮盘。那你首先就要使用自己的神识,为这五条玉龙找到合适的通道。而这些通道一旦找到了,那么你就可以让神识引导这五条玉龙直接到达你的丹田。而不必像以前那样破碎成无数个雨点进入所有的通道了。”

    “化成雨点进入所有的通道,五条玉龙的力量就会分散,它们对五彩轮盘的控制力就会减弱。以完整的形体进入少数几个通道,直接到达丹田,那么因为它们力量强大,对五彩轮盘的控制力就会很强。那样的话,你的神识利用它们控制五彩轮盘就会变得轻松自如,毫不费力了。这下,你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天一生水就王落辰的疑难,再次进行了详细地讲解。

    “我明白了。只是,我还有几个问题。小水水,你不是能够从五彩轮盘汲取能量的嘛。那不就正说明你熟悉那些通道吗?那你直接把那些通道的位置在识海的虚空中,给我标注出来不就完了吗?干嘛还要那么麻烦,要我自己再去找呢?还有,还有,五条玉龙在你本体中如何招呼出来的,我也不太熟悉呢。你能不能就这个问题再给我讲讲?”

    王落辰不愧是勤学好问的好学生,提问题的专业户儿,天一生水跟他讲解完一个问题。他又变出来两个。

    “嘿嘿,怎么才能让五条玉龙在我的本体中出现?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方法就是集中神识狠狠地刺激我的本体啊。你想想,上几次玉龙出现,不正是因为你遇到了危险,我的本体受到了强烈刺激才释放出玉龙的?至于通道问题,我不妨跟你明说,由于五彩轮盘源自于我的创造,和我之间存在类似于心灵感应的联系,我调用它根本就不需要什么通道的。所以,我无法帮你解决这个问题。哈哈。”

    天一生水笑了,笑得很灿烂。但不知为什么,或许因为它长得像薛步尘,面容有些丑陋,那笑容在王落辰的眼里,不免有些不好看。

    甚至,因为想到其实天一生水对五彩轮盘的控制权比自己要高一个等级,王落辰心里,在再次担心它会控制自己之余,还将天一生水的这种笑容,当成了一种很令人不安的阴险的笑容。

    会这样想,并非是王落辰心理阴暗,不知感恩。

    而是他始终对天一生水的强大心存畏惧,并对自己最强大的力量被它所控制心存忧虑。所以才在潜意识中对天一生水怀有戒备之心和某种本能的敌意。

    不过,他毕竟是人类,善于伪装,善于掩饰。因此,此刻,他的这份戒备和敌意都被他跟深深地隐藏了起来。只以自己的微笑去面对天一生水。

    “呵呵,原来是这样啊,那我明白了。那么说来说去,照你的意思,接下来我只需要掌控了五条玉龙,那我控制五彩轮盘,调用五行元力的目的就可以实现咯?”王落辰假笑着问道。

    “对,就是这么回事儿。好啦,方法教给你了。该怎么做,做到与做不到,就看你自己的了。我呢,说了这么多,又累了,该回去睡觉了。”

    天一生水冲王落辰很牛气地挥了挥手,然后又回去歇着去了。

    “靠,说走就走啊?也不说给我这个宿主点儿面子。”对着它那小小的背影喊了一声,王落辰也冲他挥了挥手,转身离开了泥丸宫。

    离开了泥丸宫,他便暂时收回了神识。并没有急着按照天一生水的所教的方法去掌控五条玉龙。而是在心里思考了起来。

    “那家伙居然对五彩轮盘有着最根本的控制权,这可是有点儿不妙呢。万一这家伙要是对我怀有二心,将来真的发生驱逐我的神识的事情,没有五彩轮盘的控制权,我拿什么跟他争?”

    经过体育馆那件事之后,王落辰一直都认为,自己无论什么时候,身居何处,做什么事情都必须要有忧患意识。免得出现了某种意料之外的事情,自己无法掌控局面。

    因此他对五彩轮盘不为自己所掌控这件事,有些不快,有些担忧。

    “有没有某种方法改编这种局面呢?提高神识修为可以吗?似乎不行呢,因为即便我的神识修为再高,也不如天一生水这超级计算机的神识强大啊。”

    “法阵或许可以吧?它不是有本体吗?我可不可以将法阵镌刻在它的本体上进而控制它呢?哎,这个方法倒是可以一试。就是怕被它给发觉了呢。而且,控制它的话,悲悯法阵的威力好像也不够强大,怕是无法控制它呢。”

    “若是第二张法阵图谱能被我所掌握了就好了。从它对第一级和第二级训练室中铁人控制能力来看,它好像就是专门控制机械和系统什么的法阵。用它来控制天一生水的本体的话,那肯定是没问题的。只是,也正这法阵很强大,因而也有些不好参悟呢。参悟透彻,恐怕会耗费不少时间呢。”

    “算啦,远水解不了近渴,暂时先不想这些了。反正天一生水暂时也并没有造反的迹象。这事儿就先记下来,留着以后慢慢解决吧。”

    王落辰在心中不断盘算着,算计着,终于想出了利用第二张法阵控制天一生水本体的主意。

    他这才安心地再次调出神识,进入识海,按照天一生水所说的方法,试着刺激识海,让它生出飓风风暴,形成五条玉龙。从而再进一步操控这五条玉龙,去寻找适合它们通行的通道,达成自己控制五彩轮盘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