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桶一动,王落辰苏醒的速度更快了。他终于看清了那光影里的人是谁。

    “师姐,师兄,师妹,还有应儿、李兄、思雅、丁梁柱、甄仁才、姜将军,你们这是在干嘛?为什么你们全都在?为什么我会在这里?”看清了所有人,他在摇晃的木桶里,向着他们大声问道。

    “师兄,你还认得我们。看来我们对于你脑子会烧坏的担心,是有些多余了。哈哈。”卓应儿听他一口气就说出了所有人的名字,知道他并没有什么事情,心里高兴,跟他开起了玩笑。

    “师弟啊,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们待会儿会告诉你的,现在你还是先上来再说吧。”见他没事,沙傲云心里也很高兴,就冲着他喊了一声。

    “师兄,你还问你为什么会在这儿,你这坏蛋,你差点儿将人家给吓死了,你知不知道?”吴梦雪心里欢喜的要命,嘴里却因为他刚刚把自己吓了半死,责怪起他来。

    “先别说这些了,师弟刚刚发出了那么多热量,恐怕这时候身体一定很虚弱吧。就别让他自己上来了,还是我们下去把他给接上来吧。”

    秦俊彦一直都以保护自己的小师妹和小师弟为己任,现在师弟刚刚出了这样的事儿,他自然不想他再出什么意外,赶紧跳入水里,亲自去托他和木桶。

    他一入水,其他人也跟着跳入了水中,大家七手八脚地就将王落辰给弄到了岸上。

    到了岸上,大家就让军医过来查看王落辰的情况。

    军医刘毅给他进行了一番检查,很快得出了结论,他的身体已经恢复正常,并没什么大碍了。

    “师兄,你自己觉得怎么样?有没有事?”听了军医的结论,吴梦雪扶着他问。

    “梦雪,我自己也觉得没事儿。要说有事,就是觉得自己肚子很饿。真的,非常饿,饿得前胸贴后背,好像好几天没吃饭似的。”王落辰自我感觉了一下,摸着肚子说道。

    “饿就对了,你刚才身体里散发出了那么多热量,消耗一定很大。能不饿吗?”军医听他这样说,点了点头说道。

    “散发了很多热量是什么意思?”王落辰听他这样说,心中一愣。为求真相,便赶紧调出神识,将过去一段时间内他的身体所发生的情况了解了一下,马上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儿。

    但事关练功的奥妙,他虽然了解了,却并没有说破。而是继续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听军医将话。

    “散发了很多热量就是你身体在炼体的时候发热了,热到将一木桶的水都能给烧开的程度。我们没办法,怕你被烧死,就将你弄到了这深潭这儿,把你整个身子给泡进这潭水里,由潭水吸收走了你散发出的热量,才将你这发热的症状给给控制住,并治好了。怎么?难道你对这一切真的毫无知觉?”军医耐心地跟他解释。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我记得的最后一件事,就是自己从训练室里出来,跟师妹说着说着话,因为又累又困,就睡着了。”王落辰对他撒谎说。

    他也不想撒谎的,可若是不撒谎的话,自己还要跟他解释更多的事情,那样就难免会泄露自己的一些秘密。他不想因那些秘密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因而便只好撒了个小谎儿。

    “哦,这么说你在昏睡之前,就已经又困又累了。哦,这就好解释了。或者,你这症状正是极度疲劳所引起的。因为极度疲劳,你的身体发生了紊乱,而你的炼体术便不自觉地进行了某种调整。因而,也就引发了你身体的发热。啧啧,真没想到,炼体术原来还有这功能的。真的好神奇。看来,有时间我也要好好修炼一下五极元体呢。”刘毅替他分析了一下病情,然后发出了对炼体术的赞叹。

    听刘毅这样说,姜文龙连忙摆着手说:“刘毅,你拉倒吧。别再给我添乱了。有他这小子一个人给我整出这异常发热事件儿来就够了,你若再修炼什么炼体术,再热这么一回,我这军营还不得乱套了啊。行啦,行啦,既然他没事儿了,又饿了,我看咱们就别在这儿闲扯一些没用的了。还是先换件儿干爽的衣服,然后回军营吧。”

    “哈哈……”

    他的话,引来众人的一阵大笑。

    笑过之后,大家就听他的话,男的女的分开,各找僻静地方,由音灵石中取出干爽的衣物,替换了。然后,聚拢起来,一块儿回到了云车之上,乘着他回军营了。

    回到铁人营,姜文龙特别安排厨房搞了一些食物让王落辰填饱肚子肚子,并同他们闲聊了几句,便安排他们各自休息去了。

    这件事就算这么过去了。

    王落辰吃饱喝足,回到自己的营房又去睡了一觉,到了第二天早上,也没有再出现什么异常。

    他,又跟常人一样了。

    只是,这个“一样”,是旁人以为的。真实情况,或者说不一样的情况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因为,他发现,经过这次发烧之后,自己身体的强度和肉体的力量又得到了大大的提高。跟铁人战斗的时候,铁人的拳脚打到他身上已经毫无感觉了。而他打到铁人身上的拳脚,却是可以将其身体打出一块凹陷或者将其打得“花枝乱颤”了。

    这变化给他带来了非常大的好处,让他跟铁人战斗时,使用“耗死”对方的战术更加有优势了。因而,耗死铁人的时间也缩短了不少,已经从最开始的两天,变成了现在的一天。

    虽然这个速度在自己可以使用元力击败铁人的师兄师妹面前,依旧很慢,但他却觉得非常知足了。毕竟,在时间缩短了一半之后,他通过第二级训练的速度,又提高了几分。

    终于,在用九天耗死了七个铁人之后,丝毫元力可以使用的他,也勉勉强强地通过了第二级训练。

    “终于过了第二级训练了。真是不容易啊。虽然说自己通过跟这些铁人的五极较量,掌握了不少拳术、掌法、兵器的用法等武技,但说实在的,这过程真是他@妈的累啊。要知道,这结果那可是我一下一下拼出来啊。回想一下,每个该死的铁人都要硬扛三万下,真不是人干的活儿啊。幸亏是我这身体硬度,若是常人,还不早就累死了?”

    看着第七间训练室中被自己所耗死的那个铁人,王落辰心中回想起这九天来的战斗经历,不免暗自佩服了一下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