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道理,王落辰的室友们,也就是那些将他给抬到营房外面的师弟们,可没有闲工夫去琢磨。(书=-屋*0小-}说-+网)他们现在最关心地是,他们该将自己手里这烫手的师兄给安置到哪儿。

    放地上吧,怕被师姐和将军们责怪;放石头上吧,怕他硌伤;因而他们很犹豫,就先架着王落辰,商量了起来。

    不过,就在他们正商量着,能拿主意的人就来了。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军营的军医。

    他来到之后,因探看王落辰的身体情况,也被他给烫了一下。

    而这一下,让他马上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便赶紧对其他人说:“去,快去找木桶,打凉水,把他给放进去。病人现在这种状况,首先最应该做的,就是降温。而降温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他泡在水里。”

    “哦,对对,不愧是医生,果然比我们高明。我们这就去给他到厨房找木桶和水。”

    听了那长着长胡须,戴着老花镜,很有几分仙气儿的老军医的话,大家立刻跑到厨房去找大木桶及挑凉水。

    人多好办事儿。一会儿的工夫,他们就从厨房搞来了木桶和凉水。而此时,铁人营的两位将军和沙傲云她们一伙儿也都已经赶来了。

    “快,将他泡进水桶。”

    大家准备停当,医生马上命令。

    “哗”

    他一声令下,王落辰一刻也不耽误地被大家放进了水桶里。

    “咕嘟嘟”

    “咕嘟嘟”

    王落辰的身体进入水桶之后没多久,木桶里的水就冒着气泡响起了水开了之后常有的那种声音。

    水,沸腾了。

    “这么厉害?这得多少热量才能将水给烧开啊。这少年的身体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难道他走火入魔了。”皓龙将军姜文龙看到眼前的景象,有些惊讶不已,不禁心存疑虑地问道。

    “将军,我师弟他这不是走火入魔,而是炼体呢。关于炼体的时候身体会出现发热这种症状,古书《功法异闻录》中可是有记载的。”

    沙傲云怕姜文龙对自己师弟身体上产生的异样产生怀疑之后,会将此事上报给五极门的上层,从而引来上层有些部门对王落辰的查问什么的,就替自己的师弟向他给解释了一下。

    “不错,这位师妹说的没错,这少年身上发热的现象,的确是炼体引发的。只是,他的这发热比人家一般人来得更猛烈而已。说实在的,我刘毅看了一辈子的病,虽说也见到过几次炼体发热病的,但像他这样热得连水都能煮开的,还真是头一次见到呢。”那名老军医,也证实了沙傲云的说法。

    “哦,这么说,他这症状还真是炼体引发的发热。这倒是我孤陋寡闻了。”姜文龙听军医也这么说,便信了,内心的惊讶便也去了几分。

    “这不是师兄你孤陋寡闻,而是我五极门自祖师爷元化极之后,修炼五极元体的本就没有几个,因而导致这种炼体发热的情况极少发生。若不是像我们这样,因为师弟在修炼这门功法,而特别留意去搜集这方面的资料,是很难想到他这种症状其实不是走火入魔,而是正常的练功现象的。”

    其实,沙傲云心里原本并不能肯定王落辰这种发热的症状是炼体所致的,是经军医刘毅这么一说,她心里才对自己的想法笃定了几分的。

    现在,为了彻底消除姜文龙的吃惊和怀疑,更是将王落辰的身上的这种现象出现的稀有性,给他特地解释了一番,也好让他明白他不知道,并不代表这事儿不正常。

    姜文龙听了她的解释,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摸着自己刚剃干净的下巴说道:“哦,原来如此,你们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只是,刘毅啊,这少年的身体现在这种状况,你确定真的没事儿?要不要再采取点儿其他措施?毕竟人在军营,我不想他在我这儿出现任何闪失啊。”

    对他的这个说法,刘毅捋着自己的胡须,想了想说:“这个嘛。将军,这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若是想让他这症状快些消失,最好是将他放入一个更大的水池里去释放他体内的热量才好。可是,咱们这儿没有那么大的水池啊。”

    “你这老糊涂虫儿,要更大的水池有什么难的?别忘了,咱们这里可是有个瀑布形成的水潭,还有一条由这条水潭所发源的小河啊。你说,咱们是把他送河里去好呢,还送去水潭好呢?”姜文龙笑着,凌空虚点了一下刘毅,问道。

    “对啊,我真是老糊涂了。把这些都给忘了。”刘毅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自嘲了一句,接着说:“既然要送,当然是送水体大,且凉爽的地方。我看,不如就尽快将这位师弟赶快送到水潭去吧。”

    “好,那马上传令下去,叫工兵们安排云车将这位师弟送去。另外,你们几个若是不放心,要跟去的,我特准了,也可以一起离营的。剩下的人嘛,就各自回营房,不要再走动了。咱们这里必定是军营,还是要按军纪行事嘛。”

    随着姜文龙的命令下达,围在王落辰周围的所有人忙活了起来。

    吴梦雪和沙傲云,以及他一伙儿的那几个,自然是要跟着王落辰一起去水潭了。而其他人,则是在帮着将王落辰连水桶一块儿抬进云车之后,各自回房就寝去了。

    水潭离铁人营的营地虽然也有几十公里的路程,但以云车的速度,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大约十几分钟后,他们就到了那水潭那儿了。

    “呼啦”

    地方到了,云车的门开了,王落辰被大家给抬了下来。

    “哗哗”

    刚一下云车,大家便听到了巨大的流水声,那是瀑布从岩壁上下来,注入深潭的声音。然后,他们便闻到一股夹杂着湿气的花草的芬芳。

    这让他们确定,水潭就在前面不远处了(因为停车方便,云车并没有靠近它,所以他们要稍微走一小段距离)。

    “打开照明灯,马上将师弟送去水潭吧。”

    紧随他们之后,姜文龙带领着几名士兵也下了云车。他一下来,便叫士兵将晶石做成的照明灯具打开。

    那是一具神龙口含明珠的造型的铜制大型灯具,是军队专用的。夜里亮起来,非常明亮。一打开,就将周围数十丈照的亮如白昼。

    这灯光,让大家的视野一下变得开阔起来,一下子就看见了前的正在荡漾着波纹的水潭。

    “走,水潭就在前面,咱们赶快过去。”

    确定了水潭的方向,沙傲云招呼了一下秦俊彦他们几个,一起抬起装有王落辰的水桶,朝那里走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