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王落辰通过从铁人身上得到法阵残片这件事,其实还得到了关于参悟法阵的一点启示。即法阵也是可以拆开使用和一小块儿一小块儿参悟的,但问题的关键在于,该怎么拆分。

    法阵图谱是一个整体,若是对法阵没有相当深入地参悟,能够整体地掌握它都是很难的,更别说将它合理地进行拆分和使用了。

    这也让王落辰想到,自己跟这位制造铁人的前辈比起来,在对法阵运行的原理和机制方面,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的。

    “看来,我要学习的地方还很多呢。不能骄傲自满,也不能松懈啊。”

    歇了好一会儿,稍稍恢复了一些体力的王落辰,自言自语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拖着疲惫不堪地身体走了出去。

    到了门外,打上指模,得到了评分。王落辰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别管方法笨不笨,身体累不累,最起码分数得到了。自己的付出也算没有白费。

    因为心里的这份小兴奋,他回头望了一眼刚刚走出的这间房间,向它挥了挥拳头,然后慢慢地登上了前来接自己的铁罐车。

    通过铁罐车到了断桥,又从断桥慢慢地走出这间训练室。王落辰来到了外面的大厅。

    “师兄,你可出来了。呜呜……”

    他刚走出训练室,便有一阵香风袭来,紧接着便觉得自己怀里一阵温软,耳边也随即响起一个女孩子的哭声。

    惊慌中,他仔细辨别了一下,才发现是扑到自己怀里来想女人是吴梦雪。便拍着她的后背问:“师妹,你这又是中了什么邪了?好端端地为什么要哭?”

    “师兄,你还有心思说笑呢?你知道你在里面待着的这两天,人家这心里有多焦急吗?你好坏啊。”吴梦雪用自己的小拳头捶打着他的胸口说。

    “两天?有那么长时间吗?我怎么觉着也就大半天的功夫啊?”王落辰听她这样说,心里感到十分不解地问道。

    “师弟,这二级训练室的时间与第一级训练室的时间流淌速度相比,更慢。所以,你自以为的大半天,实际上已经是过了两日了。这两日我们在这儿坐等,是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想要进去找你吧,又听将军们说,你的训练正在进行,若是被打断了,就必须得重来,那样的话你原先的付出就白费了。所以,我们也就没敢进去。师弟啊,你说你这家伙,到底在里面干什么啊?为什么你的训练会比我们多用了那么长时间啊?”

    沙傲云这时也走了过来,用一条手帕给王落辰擦了擦脸上的灰土,疼惜地问。

    “我在里面也没干嘛啊。就是跟铁人打啊打啊的,最后把他给打没电了。哦,没电是尘世的说法,在这儿应该说把那家伙给打的能量耗尽了,我就赢了,然后我就出来了。”王落辰向他们解释说。

    “能量耗尽了?师弟,那你得跟它打了多少下啊?我可是听说这些铁人的能量足够攻击几万次的。你不会是真和它打了几万次吧。”沙傲云被他的话给震惊了。

    “嗯,我没数,差不多有那么多下吧。呵呵。不过,师姐,我也是没办法啊,我遇到的是一个拳脚很厉害的家伙,武技超棒了,我跟他比武技,根本就放不倒它。只好跟他拼耐力了。还好,我这人耐力比较足,最终把它给累死了。只是,唉,我也好饿好累……”

    嘴里说着话,他便抱住吴梦雪,头一歪,带着胜利的微笑睡着了。

    “云姐,师兄他怎么了吗?”吴梦雪听他说着说着话,就没动静了,晃他也没反应,吓坏了,赶紧向沙傲云求助。

    沙傲云见他这样,也很紧张,赶紧摸了摸他的脉搏和鼻息,说:“呵呵,没事儿,他只是太累,所以说着说着话就睡着了。走,咱们把他给背回去吧。”

    说着,就将王落辰的胳膊给搭在自己肩膀上,让吴梦雪从他怀里脱身儿,她好将他背回去。

    “云姐,要不还是我来吧。我背过他的,有经验。”吴梦雪错开了身子,将他的另一只胳膊给扶住,向沙傲云说道。

    “因为你背过,师姐我才要背一回试试啊。师妹,你就别客气了。你只需帮我把他轻轻扶到我背上,别在这时候弄醒了他就行。”

    沙傲云将自己的背凑过去,将吴梦雪手中的那只胳膊也搭到了自己的肩上,在吴梦雪的帮助下,将王落辰给轻轻地背了起来。

    王落辰的体重虽说也有一百多斤重,可对于沙傲云这样高战力的女孩儿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所以一路背着他回军营,都很平稳,并没有将他给弄醒。

    回到营区,将他送到他的房间,让他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沙傲云跟他的室友交代了几句夜里要照看他什么的话,又偷偷将自己音灵石中藏的鸡腿和馒头给他留在了枕头底下,就和吴梦雪一起离开了。

    “王师兄这是怎么了?没事儿吧?怎么是被沙师姐她们给背回来的呢?”她们走后,一个小师弟看了看躺在床上酣睡的王落辰,向周围的人问道。

    “你出门没带耳朵啊?没听见沙师姐刚才说吗?王师兄在第二级训练室训练了两天两夜,累坏了。所以才睡过去了的。”他身边,一个稍大一些的少年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怪他不仔细听沙傲云说,现在又来多问。

    “嘘,你们两个别说话了,让师兄好好睡觉。还有,别忘了沙师姐交代的话,夜里要看看师兄喝水什么的不,如果需要,要好好照顾他的,明白了吗?”另一个比他们更显成熟的少年,向两人做出了噤声的动作,示意他们不要吵到王落辰。

    于是,那两名少年就全都不说话了,只是用动作比划着,他们两个要为王落辰守夜,一个人负责一个时辰,直到天亮。

    对于沙傲云和他们所做的一切,王落辰根本就不知道。

    他的身体,再次处于一种沉睡状态中。

    不过,他这种沉睡状态,跟一般人的深度睡眠又是不一样的。

    由于他一直在持续练习五极化极归元神功,五极元功和五极元体两种功法便一直也都在自动运行。所以,此刻他的身体虽然处于沉睡状态,但身体内部却并不平静,功法依旧没有半点儿停歇地运行着。

    并且,因为他沉睡以后,心思更加澄净,功法反而运转的比平时更加流畅了。

    尤其是五极元体,在他的身体极度疲劳毫无意识反应的情况下,运行所产生的效力比平时的时候,更加深入到了他的肉体深处,对他的筋骨进行着调理和强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