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硬拼,自然就是凭自己的血肉之躯跟眼前的铁人一招一式地去硬碰硬。还好王落辰的武技虽然仅够勉强和这家伙对打,血肉之躯的硬度和韧性却不输于它。否则,这样跟他硬碰硬,他早就被铁人给打趴下了。

    饶是如此,他终究还是不如铁人身体坚硬,战斗力持久的。又跟它过了五十多招儿,王落辰可以招架住对方的次数越来越少,被它给打到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显然,到了此时,如无意外,他就已经可以说是败了。

    败了,便只有暂时先退出这个房间,找地方休息,下次再战这一条路可走了。

    这是王落辰进入训练室以来,第一次失败,心中难免有些不甘。

    可不甘心也没办法啊,有时候,人不承认失败是不行的。

    就像现在,他总不能明知道自己打不过,还留在这里当沙包,被铁人狂揍,用挨揍战术累死只要体内有能量供应,就不知疲倦为何物的铁人吧。

    “哎,铁人的能量。对啊,铁人是需要能量供应的。有没有可能,我可以利用拖延战术将铁人的能量给耗尽呢?这事儿,我得好好研究研究。”

    王落辰心里萌生退意之际,在给自己找承认失败的理由时,又想到了一个可以打败铁人的方法,就是耗死它。

    但问题在于,驱动铁人的晶石到底有多少能量提供给它,即可以让它做多久的攻击。要知道,若是一块能量晶石可以让铁人做出持续攻击的时间,超过王落辰所能承受的极限,那么他想耗死它的想法根本就是不可行的。

    所以王落辰才要研究一下。

    研究?怎么研究?他手里有铁人的资料吗?

    他手里没有,可他的脑子里有啊。

    大家不要忘了,他脑子里可是将整个藏书阁的书都给装进去了啊。这其中就包括五极门的很多秘密资料。这会儿找点儿有关于铁人的,应该是不费劲的。

    只是,这事儿他一个人还是干不了,因为读取那些书籍里的知识需要元力啊。他现在还无法调用体内的元力,所以这事儿他自己才干不了,还是要去求天一生水那个动不动就睡觉的懒家伙。

    不过,求就求吧。谁叫自己干不了呢。

    想到就去做,王落辰马上就用神识再次去叫醒了正做春秋大梦的天一生水。

    “水水,小水水,醒醒,快醒醒。哥有个事儿麻烦你一下。”王落辰的神识用肉麻的神念叫着天一生水。

    “靠,怎么又来烦我?宿主,你又有什么鸟事儿?”天一生水不耐烦地揉着眼睛问。

    “也没什么事儿,帮我找点儿铁人的资料好呗?”王落辰笑嘻嘻地说。

    “你又不好好训练了?想啥歪主意呢?唉,真是拿你没办法。铁人的资料是吧,拿去。”天一生水随随便便把手一招,就将铁人的资料从他的脑海中复刻出来,丢进了他的神识里。

    马上,有关铁人的所有信息就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嗯,很详细。小水水,做的不错。你可以死去睡了。”

    王落辰的神识在拿到资料的时候,猛然想起天一生水这不是能够调用五彩轮盘上的能量嘛。还骗自己说它累了,身体不行了,不能帮自己,不禁气呼呼地骂了他一句。

    “你,真是用人的时候把人捧上天,不用人的时候把人踩在地啊。可恶,看着吧,以后我再也不理你了。”天一生水被他给骂了,气得咬牙切齿地发誓,以后再也不帮他了。

    而王落辰呢,这次却不理它了。

    他得到的铁人资料被他的神识迅速地给掌握,他一下子就明白了铁人的很多知识,发现了铁人的秘密。这让他觉得,就算是不用天一生水帮,他也可以对付得了铁人了。所以,他才不怕得罪它了呢。

    留下气得在那儿嘟嘟囔囔骂自己没良心的天一生水,王落辰的神识散回到识海。

    “铁人的能量晶石原来只可以提供它进行三万次攻击的能量啊。好啊,那我就陪他大战三万招儿好了。看看是小爷我能坚持,还是看你这铁家伙能坚持。哼哼。”

    王落辰知道了铁人所能发出攻击的次数,心里一下有了底。决心今天就和铁人杠上了,看到底是谁能坚持的更久些。

    因而,他大叫一声,抖擞精神,再次跟铁人打到了一块儿。

    双方战到一处,各用自己所会的招式。你一拳,我一掌的打得不可开交。这一过程中,王落辰发现了一点好处就是,通过跟这家伙的对攻,自己对武功招式的使用不禁更熟练了。而且在使用武功招式的过程中,自身体力的分配和使用也更合理了。

    “哎,看来跟这铁人多战斗一下,对自己也有好处嘛。好,那就让我跟你多玩儿会吧。”

    王落辰发现了其中的好处,就像一个经商的商人看到了商业利益,一下子跟打了鸡血似的,更加的兴奋了。

    他也因此调动起所有的神经和肌肉力量,跟铁人进行了更为激烈的战斗。

    这场战斗持续了多长时间,王落辰自己都记不清了。反正是到了最后,到他已经累的连抬起胳膊的力气都没有了的时候,才把这铁人给的能量给耗尽。

    看着自己面前这一动不动的铁人,王落辰得意地张了张嘴,想大笑一声。可是却发现,自己根本就连笑的力气都没有了。

    但尽管如此,他还没有忘记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放出自己的神识,再次去铁人的头部破解它的能量系统,也就是法阵。

    这次,由于铁人的能量耗尽了,他头部的防护罩消失了,王落辰的神识很容易就穿透了进去,并找到了它的能量控制系统。经过一番参悟,王落辰很容易就将那法阵得到。

    经过比对,王落辰发现,这法阵仍旧只是一份残片,属于基本法阵图谱中第二张。

    “又是第二张图谱的一部分。看来这第二张图谱很厉害啊,仅仅一部分残片就可以将铁人控制的如此难缠。若是整张图,那还了得?看来若是有时间,我还是得多多参悟一下图谱啊。”

    王落辰将新得到的法阵跟原来在第一级训练室得到的法阵拼接到了一块儿,发现这第二张法阵图谱,果然比第一张要更为玄妙。威力也似乎更大。

    只是,有过上次参悟第一张法阵图谱的经验,王落辰实在不敢轻易参悟图谱了。免得再跟上次一样,假死十日,被人家给当成怪物一样看待。

    所以,参悟法阵图谱的事,还是得找到合适的机会才能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