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沙”

    他刚出了一点声音,那丛林中就传来了一阵细微的沙沙声。他循着声音望去,便看到发出声音的那里有几片枝叶在轻微晃动。

    他不禁暗想,原来你这家伙躲在那里。

    这样想着,他就猫下了身子,蹑手蹑脚地朝树叶晃动的地方走去,准备给对方来个突然袭击。

    可他刚往前走了几步,还没到那地方呢,就听到自己右侧传来一阵风声。

    不好!是偷袭。

    他迅速意识到那风声代表着什么,就看也不看,两脚往下用力一蹬地,向斜后方跳了起来。

    然而,对方好像早就算准了他会如此躲避一样。一击不中,早已在空中一个飞旋,向他甩出了另一拳。

    “砰”

    对方的拳头又大又硬,一下砸在王落辰的肩头,将他打地倒飞了数步。

    “靠,这么聪明,会使诈!”

    王落辰在空中控制自己的姿态,稳住身形,有些狼狈地落到了地面。

    细细打量了一下自己面前那名身高和普通人类中的高个儿差不多的,全身散发着乌亮金属光泽的铁人,他大声朝他喊了一句。

    但那铁人听了他的话以后,并不搭理,只是于头部那一道代表眼睛金属缝隙中,闪烁了几下光芒,算是对他做出了回应,就再次朝他攻了过来。

    “不会吧,居然使用的还是五极门的招式。果然是够智能啊。”

    见那乌溜溜的铁人有模有样地使出一招《丹枫折桂手》中的“摘枫赠君”,王落辰不禁又因太过意外,叫嚷了一句。

    同时,他也使出了一招“折桂留香”,以右手模拟出折桂之姿,斩向对方前推的赠君红枫的那一掌。并以左手模拟出折桂后给美人插在云鬓间的动作,削向对方右耳上方太阳穴位置。

    “砰”

    王落辰的右手迅猛无匹,正斩中对方的右手左手手腕,发出一声硬物撞击的响声。而后,他的左手则是被对方的右臂给格开,使得他攻向太阳穴的那一击没有得手。

    两方的招式同时被化解,他们各自错开了一步。再出后招儿。

    “砰砰砰”

    一阵拳脚相碰,王落辰非常直观地感受到了对方身体的硬度。

    “这家伙身体好坚硬啊,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啊。论武技我似乎不是这家伙的对手啊。看来,这次还是得请天一生水帮忙啊。”

    王落辰跟对方过了十几招没有占到半点便宜,觉得这样打下去也不是办法。毕竟自己在武技方面没怎么练过,没有天一生水帮忙的话,他不能做到先发制人,根本就打不过眼前这个铁人的。

    当然,他若是有元力可以使用,对付这种只会使用武技和机械力量的铁人,倒是不在话下的。可是在这里法阵无法使用,他体力的五行元力他又调用不了。无法对这铁疙瘩展开元力攻击啊。

    所以,他这会儿还是只能求助天一生水。

    可是,当他动用自己的神识去叫醒了天一生水,要它出来帮忙时,却被那家伙以一篇“对不起宿主,最近我被你给支使的太多了,身体严重透支,暂时无法帮你,这里的事情,还是自己解决吧。再说了,这种训练对提高武技很有帮助,你自己跟铁人们好好练练也没坏处。不应该使用偷懒办法的”的长篇大论,给堵了回来。

    “靠,你真的假的?不会是你这寄生虫故意跟身为宿主我找别扭吧?”王落辰有点不信它的话,怀疑这小子是因为上次在森林里搞侦察的事儿有些不高兴,故意跟自己闹意见。

    “不是,宿主,我真的是无法动弹,需要好好静养。你不要多想。我睡了,你继续。”

    说完,这家伙真就睡过去了。任凭王落辰的神识怎么叫也叫不醒了。

    “靠,这家伙还真是靠不住呢。”王落辰的神识埋怨了它一句,很无奈地将这讯息传递给了王落辰。

    神识交流不过是瞬息之间的事儿。所以王落辰用神识去叫醒天一生水所用的时间,并没有多少,还不够他和眼前的铁人过半招儿的。也因此,他跟天一生水交流,并没有影响他跟铁人的战斗。

    打斗还在继续,王落辰脑袋里也在继续思考对敌的方法:“这家伙不肯帮忙,我也拿它没办法。只是这样一来,对付眼前这个铁人,我就得多费些气力了呢。唉,投机取巧不成,只好用笨办法啦。打吧,打倒它,就算我赢了。”

    王落辰主意拿定,战斗意志增强了几分,就打起精神又跟眼前这铁人大战了三十多招儿。

    这么多招儿过去,虽然精神依旧饱满,但王落辰的身体有点儿受不了了。

    主要的问题是,对方是铁疙瘩,抗揍不说,还不知道疲累。而王落辰呢,虽说也挺抗揍,可因为这里无法调用天地元力,他的体力无法靠吸收元力恢复,这总跟对方打,就有些疲劳了。

    他身体一累,手脚不禁就慢了下来。

    手脚一慢,一不小心,一个防守不及,就被铁人给踢了一脚。

    这一脚正踢在屁股上,将他的身体给踢了一个趔趄。让他心里一阵恼火,不禁大叫:“该死的,敢踢我。小心我将你给打成白痴。”

    “哎,对啦,白痴!我可以让神识钻进去掌控他的法阵,把他变成白痴啊。唉,刚才光忙乱了,把这茬儿都给忘了。”王落辰在骂铁人的过程中,突发灵感,想起自己还有一招儿没用呢,心中不由地一阵高兴。

    于是,他便赶忙将自己的神识给放了出去,让它钻进铁人的脑袋里去控制法阵。

    可他的神识飞出去之后,在铁人的脑袋周围转了一圈儿,却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这家伙浑身上下,哪里都是可以进去的。只有脑袋,任凭它的神识怎么努力也无法穿透进去。

    “居然有防止神识偷袭的能量罩儿。这铁人是谁发明的,你给我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在感觉到自己的神识几次靠近铁人的脑袋,都被一股斥力给隔绝在外之后,王落辰发现自己低估了铁人制造者的智慧。他居然在制造这个铁人的时候,就已经想到别人有可能会对铁人进行神识攻击,而给它加装了一个防护罩在上面。

    这让王落辰心里产生了一股挫败感的同时,对这位铁人的制造者,产生了一丝气愤。

    可气愤归气愤,他又不知道对方是哪位古人,他也没办法去跟他算账啊。只好收回神识,将打败铁人的办法重新回归到硬拼上。

    ————————————————

    新的一个月,希望各位书友多支持,多投票,踊跃订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