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说,冲动是魔鬼,愤怒会使人丧失正常思考的能力,这些话用在现在的齐虎成身上就再合适不过了。

    他现在就是满腔怒火,头昏脑涨,对自己的情绪失去了控制。以至于,在听到大家的话之后,他莫名地对王落辰产生了一股厌恶感和憎恨感。

    甚至,他竟然在一瞬间对他产生了杀意。

    因而,他向前走了几步,对着王落辰吼道:“王落辰,我看你小子就是存心找事儿是吧?好,我让你出来,你不出来不说,还在这里惑乱起人心来了。好,你不是说我刚才是在对你撒气嘛?对,我就是在对你撒气,就是看你不顺眼,就是想教训你。你能把我怎么样吧?”

    看他已经被气得差不多了,说话已经有些不讲道理,不考虑后果了,王落辰就慢悠悠地从队伍中站了出来。

    他一步一步地走到齐虎成的跟前,眼睛直直地看着他说:“齐将军,我不能把你怎么样。但我相信,五极门的门规和五极军团的军纪却是可以把你怎么样的。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已经被怒气冲昏了头脑,失去了身为将军的风范。你这样做,是在大家的面前出丑啊,你知道吗?你若是自己不知道,我可以提醒你一下。哼哼!”

    王落辰直视着他,眼睛里、表情中、话语间都带着一股蔑视和鄙夷,好像他才是这座军营里的将军,而对方才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弟子一样。

    这种眼神表情和语气,彻底引爆了齐虎成心底的杀意。

    他被王落辰说的恼羞成怒,脸色铁青,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亦不论什么章法招式,直接就一掌劈了过来。

    “呜”

    他的手掌之上加持了元力,因而整个手掌挥过来时,跟空气产生了剧烈的摩擦,发出了低沉的吼声。

    这一掌,任谁都看得出来,齐虎成根本就不是要教训王落辰,而是打算要他的命啊。

    “住手,你这是要干什么?”

    “齐虎成,你疯了?你眼里还有门规军纪吗?”

    “齐将军,不要冲动。”

    “混蛋,敢害我师兄,我给你拼了。”

    看出他的杀意,参训弟子的队伍里,立刻就有几条身影大喊着跳了出来。

    只不过,他们速度虽快,怎奈离王落辰和齐虎成的距离却太远,一时之间,看来是无法在齐虎成的那威力巨大的手掌到达王落辰的胸口之前,将其拦下了。

    眼看王落辰就要被齐虎成给劈于掌下了。

    突然,他的身子晃了一下,手掌变慢了那么一丝。而就在这一丝的停滞中,王落辰的身体在他的掌力即将打到自己的时候,蓦地倒飞了出去。

    边飞,还边煞有介事地吐出了一口血,以显示自己被他掌力击中受了严重的内伤。这还不算,他在落地后,还用手指着齐虎成说:“你,你太狠了。无冤无仇的,你居然想杀我。”

    而齐虎成这时,就在刚才头脑中再一次遭遇到神识攻击后,才彻底明白了自己从岩壁上掉下来的原因。

    这一醒悟,让他心里的怒火像火山一样爆发了。他竟然不顾一切地向着王落辰追杀而去。

    边追,嘴里还叫喊着:“可恶,我要杀了你这小兔崽子。我要杀了你,啊!”

    然而,由于刚才受到神识攻击后那一瞬间的停滞,他很快就发觉,自己想要杀死王落辰已经变成了不可能的事情了。

    因为到便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李独钓和朱江雪都以闪电般地速度赶到了,沙傲云和卓应儿他们也火急火燎地飞来了,军营里的老兵们大叫着他的名字快速也围过来了。

    这些人都挡在了王落辰的身前。他想要杀他,就必须从这些人身上碾过去。

    但是,一来他没那个实力,二来他也绝无那个胆量。所以,这样的事情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除非,他真的疯了,并且不计任何后果了。

    既然他做不到杀光所有要救王落辰的人和阻止他杀人的人,那么他便只能停下自己的身形和攻击了。

    “将军,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可以对一个少年弟子下如此狠手?”

    首先围过来的是他的手下,他们疑惑不解地看着他,好像不认识他似的,向他提出了一个问题。

    “他该死!居然敢对本将军不敬。”

    他想说是这家伙先用神识偷袭的我,所以我才要杀他的。可他想到对方只是一个刚入门一个多月的新弟子,若说他能用毫无痕迹可以证明的神识攻击自己,恐怕没有任何人会信,就将这个理由给咽回了肚子里。并随便扯了一个根本无法支撑他杀人的理由。

    “你放屁,你才该死。我师兄不过就是说了几句玩笑话,算是对你的不敬吗?你一个小小的铁人营将军,又不是五极门的长老,有那么大的脸吗?连句玩笑都开不得。”

    他话音儿刚落,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卓应儿马上就将他臭骂了一通。

    紧接着,吴梦雪沙傲云他们也是上来对他进行了一番言语攻击。再然后,更多的弟子从队伍里跑了过来,加入到对他的指责和痛斥的行列之中。

    他直到这时才知道,原来王落辰这家伙在五极门年轻弟子中拥有这么高的人气。那么多的不喜欢辨别是非,只喜欢跟着别人的思维走的追随者,根本就不会听他的解释,只会将他认定为想要杀人的疯子。

    可惜,他这才意识到,已经晚了。

    因为,李英晨和李独钓朱江雪向他走了过来,明确地告诉了他,他们已经将此事禀报了铁人营第一将军姜文龙和五极门戒律院,以及自己家的老祖。他们之中,马上就会有人过来处理此事。

    而他,这被冲动控制了头脑的家伙,很快将会受到五极门戒律院和五极军团军纪处的双重审查。

    那些人会弄清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是不是得失心疯了。若是得了失心疯,就将送他去治疗。若是没得失心疯,哼哼,估计就要以意图残害同门的罪名,去牢里待上几年了。

    听了他们的话,齐虎成胸中更是恼怒,他两眼冒火地看着王落辰,再次恶狠狠地喊出一句:“王落辰,你给我记着,你不得好死。”

    他的话一出口,王落辰立即装出一副十分害怕地样子,往自己的沙师姐怀里躲了躲,说道:“这人怎么真跟疯狗一样,大家都把他给劝住了,他还要咬我。”

    而私下里,他却将自己的神识放出,向齐虎成传递了一个意念:“哼,齐虎成,你这条狗。你不用怨恨,也不用装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更不用凶巴巴的看着我。你应该庆幸,庆幸自己有一个将军的身份。否则,恐怕你此刻已经和放牛山那六个傻兄弟一样,变成一堆摊平在地上的肉泥了。哈哈。”

    只这一句话,王落辰就让齐虎成瞬间语塞,变成了沉默的哑巴。

    自己作孽害人,如今人家报复,将他搞得身败名裂,他心机不如人家,还有什么可说的。

    “唉!我小看了他啊。该死!”他心里长叹一声,无奈地低下了自己曾经非常骄傲地挺立的脑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