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虎成到了崖壁前,回头向众人高喊了一句“都看好了”,就连安全绳儿也没有系上,纵身一跃跳到岩壁上。然后手脚并用,闪转腾挪,一会儿的功夫就攀上去十几丈高。

    “哇!将军好威猛啊。”

    “不愧是铁人营的将军,徒手攀岩能达到这种速度,也是没谁了。”

    “七将军,你好帅!我喜欢你!哈哈!”

    齐虎成露了一小手儿,立马就引来了参训弟子们的一片夸赞。

    因为情绪激动,这些声音都很高亢,便一声不落地都钻进了齐虎成的耳朵里,令他十分得意。以至于,原本爬到这么高,示范作用已经达到,不用再往上攀援的他,为了对得起观众,又往上前进了十几丈。

    然而,便是这多出的十几丈,让齐虎成吃了个小亏。

    因为,当时正攀援的欢实他,突然感觉自己头部像是猛地被谁给重重地锤击了一下,出现了片刻的意识模糊。他的手和脚马上就因这突发的情况酸软了下来,再也无力支撑自己身体的重量了。

    “呼呼”

    就觉得耳畔生风,昏昏沉沉之中,他自我感觉,自己从岩壁掉下去了。

    “不好,将军掉下来了。”有人在他掉下来的时候,大声高喊。

    “将军,快抓安全绳索!”老兵们大喊着,提醒它。

    “快想办法啊!将军要摔死了!”有人担心地狂吼。

    因为下坠时所产生的风让他的头脑清醒过来,这些声音也一个不落地传进了他的耳朵,让他意识到自己若不采取点儿措施,这条性命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于是,他猛地深吸一口气,调动自己的元力,向着自己的身下拍出。然后,借着这股元力与身下空气所产生的反弹之力,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身子,由平躺变成了脚朝下,头朝上的姿势。

    紧接着,随着身子的姿态变化,他再向自己身体右侧拍出一股元力,并借着元力反震之力,迅速滑向左侧,伸出一只手,一把抓住了从岩壁顶端垂落下来的安全绳索。

    “砰”

    他抓住绳索后,由于惯性,身体被绳子拽着,一下子撞击到了岩壁上,将他的额头和脸颊以及胳膊肘和膝盖儿都撞破了皮,流出许多血来。

    血液顺着他的脸颊和身体上的出血部位往下流淌,将他的衣衫染红了好几片,让他的样子看起来非常之狼狈。

    不过,狼狈就狼狈吧,好歹他在离地三丈之处抓到了安全绳索,捡到了一条性命。他心里不免暗自庆幸了一下。

    只是,在庆幸之余,他还没有忘记自己对刚才是怎么摔下来的思考了一下。

    这一思考,让他想到一种可能,就是自己之所以出现意识模糊的情况,绝非是自身的原因。

    根据他的认知,他机没有高血压也没有脑抽筋儿的毛病,平常训练时攀爬这岩壁就如同小孩儿戏耍一样,根本就没有任何难度,不可能是发病或技术水准的问题。

    所以,那一时的意识模糊就只能是别人对自己进行的神识攻击所造成的。

    对方这是想害死自己啊。他暗想。

    可是,拥有如此高深的神识修为的高手中,谁跟自己有这样的深仇大恨呢?他想了想,将五极门中所有的神识高手都在脑中过了一遍,也没有想出来那人到底是谁。

    于是,他便对着四下里,用尽全力大吼了一声:“哪位朋友对齐某心存不满,居然用神识攻击在下。若是够胆,还请出来一见。有什么仇什么怨,咱们当面锣对面鼓地说清楚,整明白。”

    他喊过之后,就仔细观察周围的动静,但老半天也没什么人回应,他也没看到有任何可疑之处。

    由于吃了亏,心里恼火,他忍不住又高声喊道:“朋友,如此藏头露尾的算什么英雄?有本事就跳出来跟我大战三百回合。咱们来个快意恩仇,手底下见真章不是更好?”

    “齐将军,你这是在做什么?难道你刚才的坠落,不是在向大家展示不系安全绳的坏处,或安全绳索断裂下坠的自救措施,而只是被人给暗算了,不得已而为之的吗?”

    齐虎成再次喊过之后,还是没人跳出来跟他解决恩怨,正暗自纳闷儿。忽然听到底下黑压压的人群里面,传来几句略带调侃意味的话语。

    “谁?是谁在说风凉话儿?”齐虎成被人给算计了,找了半天没找到人,心里正烦,听到有人调侃自己,不禁勃然大怒,将所有的火气都发到了那人身上。

    “齐将军,是我啊。王落辰。你还记得我吗?就是昨天被林莽教训的那个。不过,您刚才这话说的有点儿不对,恐怕您是误会师弟了。我对您绝无半点不敬之意,只是对您刚才那么一下呼呼地往石壁上攀援,一下子又呼呼地掉下来感到有些不理解,所以才问了问。你若不想我问,那就算了,我不问就是。你大可不必生气的。”

    王落辰啰里啰嗦的说了一大堆话,看似好像是跟齐虎成解释的,其实却每句话里都暗含了讥讽。目的就是让心情很不好的齐虎成,忍不住想对他这个说话臭自己的家伙发一通火儿。

    果然,齐虎成听了这些话之后,立刻手一松安全绳,从三丈多高的地方直接跳到了地面,冲着王落辰吼道:“你怎么那么多废话?你给我出来,我要好好教教你小子怎么跟师兄,跟长官说话。”

    “这,齐将军,我也没说什么啊?你说你自己不小心摔破了脸,也不至于要拿我这小人物撒气吧。大家说是不是啊?”王落辰听了他的话,并没有站出去,而是呆在原地,发动起了群众。

    他和齐虎成的对话,还有齐虎成火气冲天的模样,以及他在气急败坏地情况下对王落辰的指责,大家都听得也看得清清楚楚。

    因而,他们本来就对他这种说法和做法有些不赞成,如今被王落辰一煽动,立刻就发声为王落辰说起话来。

    “对啊,齐将军,你得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啊,不能乱朝别人发火儿啊。”

    “王师兄又没怎么着你,你凭什么对王师兄这么大吼大叫的,你当我们天命社是好欺负的吗?”

    “就是,你刚才那么卖力地为大家做演示,我们本来对你印象挺好的。可你突然对我们敬爱的王师兄这种态度,让我们感觉,对你真的是没法儿再爱了。”

    “王师兄,别理他,他这叫恼羞成怒,自己臭显摆没显摆好,就拿你出气,太可恶了。”

    众人的话,又一句不落地落进了齐虎成的耳朵里,只是这次不是夸奖,也不是惊叹,而是一边倒地对他进行谴责。

    这让他心里更加气愤了。不明白何以刚刚还为自己叫好的人们,在他和王落辰发生了一点龃龉之后,马上就转变了态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