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果然是老的辣,那老者勘察了现场,然后稍稍一动脑筋,就将王落辰怎么把这几个人给杀死的推理了出来。(书屋 shu05.com)

    这不得不令他的那位师侄佩服,他向老者一弯腰,行了个礼说:“师伯,还是您厉害,一眼就看出是那小子出的手。而且,还知道他用的是法阵。”

    “行啦,别拍马屁了。这次的事情办成这样,我也是没脸戴你送的这顶高帽儿了。唉,看着吧,此番回去,必定会被家主痛斥一通。还有你,天色不早了,先回军营去吧。千万小心,一定不要让别人瞧出这次‘训练意外’和森林里偷袭的事情跟你有关。否则,恐怕会为自己招来长老们的怒火。”

    那老者交待了拿晶石的那人两句,就招下自己的飞行兽,骑着离开了。

    目送他离去,那人将晶石装进了自己的怀里。就在晶石的光芒被装入他怀里的过程中,他的脸被晶石的光芒给照亮了。

    那副脸孔,若是王落辰他们在场,定然会认得,他便是铁人营的七将军,齐虎成。不用说,那位跟他在一起的老者,就是他的师伯桂不决了。

    他们两人在训练室里没有杀死王落辰,反而还将司徒鹰的大半条性命给搭了进去,心里很不甘心。就暗中又启动了备用方案,准备在野外训练中,悄悄将王落辰给杀掉。然后,借口其是被暗暗潜入五极门的本门的敌对势力所杀,敷衍了事。

    谁知,他们低估了王落辰的实力。这次伏击,不光没有杀得了他,反而还将桂不决带来的帮手,放牛山闲云宗六杀星兄弟的性命全部搭了进去。

    事情到了这一步,王落辰他们已经都被惊动了,他们二人也明白自己不能再将这个计划进行下去了。便就在此地分手,一个回去向欧阳家的家主复命,一个则是潜回军营继续想办法伺机干掉王落辰。

    因此,齐虎成在他师伯走了之后,装起晶石,也骑上飞行兽离开了。现场只留下大片无人掩埋的破碎尸体,显得非常凄惨。

    突然,在这破碎尸体遍布之地的一棵野草的根部,钻出一个一寸大小的小人儿。

    它一离开草根儿,即像鬼火儿一样腾空飞起,在这片尸体上面打了个转儿,骂声“晦气”,就化作一条流光飞走了。

    由于飞行速度快,仅仅约莫一分钟后,它就来到了一堆篝火旁。那里,吴梦雪沙傲云王落辰三个人正相互依偎着,啃着野果等人来接。

    它飞到他们近旁,瞅瞅没人注意,半刻也不停息,就没入了王落辰的脑袋里。

    “宿主,我回来了。”进到王落辰的泥丸宫以后,小人儿就向王落辰发出了一丝讯号。

    “哦,回来了?天一生水,你侦察的怎么样?都看到了什么?”王落辰接收到了它的讯号,马上用神识跟它交流了起来。

    “看到了什么,一句话两句话的也说不清。还是直接给你回放一下你们走了之后,那该死的血腥之地的情形吧。”

    天一生水似乎很爱干净,钻了一回被血泡湿的草根,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一样,对王落辰有些意见。

    它气呼呼地将自己所留下的齐虎成和桂不决两人出现后的影像,一下复刻到王落辰的神识里,便理也不理地自顾自去休息了。

    “靠,这货使唤不得了。叫它干点儿事情,意见老大了。”王落辰一边在它身后数落了它一句,一边将那些影像在脑海里过了一遍。

    了解过情况以后,王落辰暗暗骂了一句:“呸,不要脸的东西,还什么狗屁将军呢。表面上看着挺威武的货,却原来也只是人家一条狗。好吧,既然你这条狗来咬我了,那我就要想办法打你一顿给你主人看。免得他总觉得我好欺负。”

    他这边主意已定,就将神识收了起来,继续跟自己的师姐师妹聊天儿。

    聊着聊着,大约过去了小半个时辰,他们就听见了树丛之上秦俊彦他们的喊声和飞行兽的吼叫。

    然后,王落辰便感应到巡天兽的神识。

    “主人,我来了,你在下面那堆篝火旁吗?”巡天兽问。

    “宝宝,快下来。哎呀,太好了,可把你给盼来了。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参加这种没有你陪伴的活动了。”接受到它的神识,知道自己人寻过来了,王落辰大喜过望,马上向自己的巡天兽宝宝奉上了甜言蜜语。

    “切,我要当真我就是傻子。你说这话,纯属哄人。你巴不得跟你的什么师姐师妹单独相处呢。别以为我不知道。呵呵。”巡天兽带着身后的其他飞行兽从天而降,到了自己主人身边,还不忘记开他的玩笑。

    “你这家伙,越来越油嘴滑舌了,回头我再跟你算账。哈哈。”王落辰轻轻拍了拍它,终止了和它的神识交流,跟前来找寻自己的师兄师妹们分别拥抱了起来。

    “师兄,你们真的遇袭了?你没受伤吧?让我好好看看。”

    卓应儿先前在用音灵石通话时,已经了解到王落辰他们遇袭的情况,因而一见面就抱住王落辰的胳膊,眼圈儿红红的,嘘寒问暖起来。

    知道卓应儿心底那点儿小秘密的王落辰,见她这样,知道她心里恐怕是动了某种情愫了。

    就赶紧从她怀里将自己的胳膊抽出来,揪了揪她的小辫儿说:“傻丫头,师兄这么厉害,会有什么事儿?遇见我,有事儿的只能是他们。不信,你问你的两位师姐,那现场,相当血腥了。他们……”

    “师弟,你跟应儿师妹这小丫头讲这么血腥的事情干嘛?再说,就是要讲,也不用急着在这里讲啊。有什么话,咱们还是先回营地再说吧。”

    沙傲云见王落辰要跟卓应儿谈论这次遇袭的事儿,唯恐他这话匣子一打开,就说个没完没了的,就提醒了他们一句。

    “沙师姐说的对。师兄,要不我坐你的巡天兽,咱们一块儿回去,这里发生的事情,你在路上讲给我听好了。”

    卓应儿是个急性子,故事听了个开头,就想把它听完,便想出了这样一个同乘一头飞行兽一块儿回去的主意。

    “好吧,你这丫头,不说给你听,你肯定是饶不过我的。那就跟我一块儿上巡天兽吧。正好这里有李英晨李师兄给搞来的好吃的,咱们路上就走慢些,边吃边聊。”

    王落辰飞身上了巡天兽,又把卓应儿给接了上去,然后向所有人提了一个建议。

    大家一听,觉得这个主意不错,既能聊事情,又不怕别人偷听,还能避免违反军营到点儿必须回房休息的军纪。一举多得。就纷纷上了自己的飞行兽,围在王落辰的周围,在空中召开了一次秘密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