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得好!”

    见几人气势汹汹地朝自己而来,王落辰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微笑,然后心念一动,以神识全力催动法阵向着他们包裹了过去。

    “法阵又不是实体,还能拦住我们?”几人见法阵向自己头顶压下,纷纷调动自己的元力对抗,企图直接将法阵劈开一个口子,突破过来,杀掉王落辰。

    “愚蠢!给我爆!”

    王落辰正等着他们调用元力呢,见他们掌心元力之光一闪,便自爆了法阵。

    跟对付那两人时一样,法阵碎开,在空中制造了一个元力沼泽,将他们四个给包裹了起来。

    “快闭塞经脉,元力逆行了。”他们中的老三,修为最高,在元力刚裹住他的身体时,便感觉到了不妙,向自己的兄弟发出了警告。

    “三哥,我们也想啊,可是根本闭塞不了了。元力太狂暴了。”其他人向他喊道。

    “哟,还有功夫说话?还是好好想想我的话吧。现在求饶,告诉我想要的一切,还不算晚。”

    王落辰复刻出另一个悲悯法阵,对他们再次进行了招降。他打算好了,即便会为自己留下麻烦,如果他们现在肯投降,他也会饶他们一条性命的。

    “休想!我们兄弟生死一条心。今日死在你手上,算我们栽了,来世……”那老三气呼呼地表示。

    然而,还没等他说完,元力已经涌入他的丹田。

    “砰”

    一种像气球爆开一样的声音从他体内传出。然后,跟他的大哥二哥一样,他的身体各处,也慢慢有元力夹着血液和肉体的碎屑从皮下喷出,弄得他周围扬起一阵血雾。

    紧接着,其他人也是如此。以至于现场一片血腥,非常恐怖。

    “师兄,我受不了了。我想吐。”

    吴梦雪虽说当医生时见过血,而且上次在妖精森林也杀过人,但见到如此血腥的一幕,还是受不了了。向王落辰说了一句话,转过身去,就呕吐了起来。

    相比之下,沙傲云就不一样了,毕竟她沙千绝的名头不是白来的嘛。

    她见吴梦雪吐了,便伸手在她背上轻轻拍了拍说:“师妹,场面的确有些血腥。可你若想想,今日若我们不杀他们,躺在地上流血不止的就是我们,你就不会这样恶心了。”

    “师姐,道理我是知道的,就是看到这样的场面之后,这心里和胃里实在承受不住。”吴梦雪边拿出自己的手帕擦着嘴巴,边很无奈地表示。

    这时,那四人已经在王落辰的注视下死透了。他将法阵重新放出,吸收了那些乱串的元力,回过头来对吴梦雪二人说道:“这方法杀人,是有些残忍。可我想你们也感觉出来了。凭这些人的实力,如果不是我使用这非常手段,恐怕咱们三个都在他们手上落不了好儿。”

    “一旦落在他们手里。我,很可能会被他们杀死,而你们两个,真就有可能被他们给奸污。师妹,你愿意出现那样的后果吗?如果不愿意,你就必须要跟师兄这样,变得心更狠些,更硬些。你看,我这么怕血的人,见到了这么多血,不是都没有晕血吗?”

    他的话,说的有些急,吴梦雪听了,不禁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说:“师兄,你好像变了。”

    她的这一句话,代表了很多意思,但最主要的还是说他变狠辣了。王落辰听出来了,便一把揽住她的肩膀说:“师兄没变,相信我。因为师兄刚才是带着对你和师姐的爱,才去杀人的。”

    沙傲云也替吴梦雪整理了一下头发说:“梦雪,江湖就是这么险恶的。你看,他们六个人通过修改咱们留下的记号,煞费苦心地将咱们引到这里,不就是为了要结果掉师弟的性命?若师弟比他们弱一些,咱们今天就失去他了。所以,师妹,为了师弟,你和我都要变得更坚强些,明白吗?”

    “嗯,明白了师姐。咱们今天杀了他们这么多人,想来对方更不会放过咱们了。今后若不坚强些,只怕还真没法跟他们斗呢。”吴梦雪伸手将他二人抱住,点了点头表示。

    “好,师妹明白这一点就好。那什么,咱们这也算是迷路了,如果仅仅靠咱们自己这么摸索下去,肯定是无法在今夜走出森林了。不如咱们先离开这儿远一些后,就马上跟秦师兄他们联系吧。”

    王落辰在她头上摸了一下,跟她商量道。

    “嗯,我没意见,一切都听师兄师姐的。”吴梦雪被他给用了摸头杀,心里立刻升起一种温馨的感觉,瞬间变成了对他百依百顺的小女人。

    “那走吧。”沙傲云看着他们俩亲昵的样子,眼馋了,伸手在王落辰的脸颊上抚摸了一下,说道。

    “走!哈哈。”

    王落辰摸了吴梦雪的头,而沙傲云则摸了自己的脸,这让王落辰心里生出一丝恩爱的感觉。便用两只胳膊,将她们两个的小蛮腰一手一个揽住,朝远离这片血腥之地的地方走去。

    就在他们走到远处,放出了一只联络用的信号弹之后不久,这片被鲜血给浸染的树丛中,悄然出现了两个身影。

    他们其中一人,拿出一块闪着幽光的晶石在地上照了照,吐了口浓痰说道:“什么他@妈的放牛山六杀星,简直就是一群废物,居然连战力如此低的三个娃娃都对付不了。呸!白浪费了一次绝好的杀死他们的机会。”

    “你这话说的就没见识了。你也不想想,这些年死在这六个只认钱不认人的家伙手底下的人还少吗?可为什么他们今天就折在了这里呢?这说明,我们都低估了那小子的实力了呀。唉,可恶,也不知怎么搞得,这废物小子居然在一个月内得到了这样的战力,估计是有什么奇遇吧。”

    另外一人声音有些苍老,证明他是一位老者,见识自然比身边那人要高些。也因此,在看过现场之后,得出了跟前者不同结论。

    在他看来,不是自己这方派出的杀手太弱了,而是对方太强了。

    这次,他们产生了严重的误判,因而才吃了亏。

    “是,师伯说的没错。从现场的情形来看,没有金戈之气,这些人显然不是沙傲云杀的。另外,也没有冰寒之气,也便排除了那名使用冰寒元力女孩儿出手的可能。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王落辰那少年出手将这些人给杀死的了。只是,师侄不明白的是,他一个没有元力修为的人,是怎么调集了这么强大的元力,一举将这些人给杀死的呢?”那名自称师侄的人,有些困惑地问。

    “我想你忘了一件事,那就是那少年会使用法阵。而法阵也是可以调集元力的,不是吗?”那老者想了想,给出了问题的答案。

    ————————

    欢迎订阅,打赏,投月票和推荐票,写书评。祝读书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