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王落辰的话,如同刚才那弟兄两个一样,他们几个人听到后,也哈哈大笑起来。

    “小子,你够狂妄。可惜,你还不太清楚我们兄弟的实力。我们兄弟几个人,即便单独一个站出来,你们也不是对手。何况还是我们兄弟联手。”他们中间一个体型稍胖的向前一步,回应了王落辰所开出的条件。

    然后,他又对着自己身边的一人说:“老六,去看看大哥二哥是不是被他们给杀了。”

    “是,三哥。”那排行老六的家伙听了他的吩咐,转身跃起,跳入刚才王落辰和那两人打斗的林子。

    “看看也好,你也好死心。免得还沉浸在对自己实力的幻想中,而不能清醒地认清当前的形势。以致于到头来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就被我给灭了,空留一肚子遗憾去见你们的大哥二哥。哈哈。”

    王落辰对他们派人去查实自己的话,并未阻拦,而是非常平静地看着他们,再次说出了一番很有威胁力的话。

    “小子,你别吹嘘了,我相信凭我大哥二哥他们的实力,没那么容易死的。如今喊他们不答应,只是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而已。哼!”

    他们三个,对王落辰的话依旧不信。依旧在幻想着自己的大哥二哥没事儿。

    但现实是残酷的,由不得他们不信。

    因为,就在他们的三哥说完这句话以后,他们听到树林里传来了自己兄弟悲戚地哭声:“大哥!二哥!你们死的好惨哪!”

    “怎么?大哥二哥真出事儿了?老六,你快回来啊。”

    兄弟的哭声,震撼了他们的心灵。因为若是自己兄弟几个中实力最强的大哥和二哥,都被王落辰如此轻易地给杀死了。他们这几个还真的要考虑考虑该怎么对付,眼前这个看似没什么杀伤力的少年呢。因而,他们就想确认一下,也好早做打算,便向树林中喊了一声。

    “三哥,四哥,五哥,咱们的大哥二哥真的死了。而且还死的特别惨。”听到了他们的喊声,去查探的老六满脸挂着泪水,跌跌撞撞地跑了回来。

    “特别惨?怎么个惨法儿?”他们追问道。

    “你们就别问了,我不想说。反正是很惨就是了。”亲眼目睹两位兄弟的惨状,这名排行老六的黑衣人心里难受,不想回忆,也不想描述。

    “哈哈,他不想说。但我可以告诉你们他们死的有多惨。他们身体碎成了无数块儿,鲜血流成了一大堆,整个身子就像一堆烂泥一样摊在了地上。就是这么惨。怎么样?你们听了,很受刺激吧?那你们是想向我出手,然后跟他们一样惨死,还是按我原来说的那样去做,自己给自己留一条活命呢?”

    王落辰还是想用恐吓和威胁来达到自己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所以故意将自己杀死的那两名黑衣人的惨状给描述了出来。

    “你,你这小混蛋,小魔头,没想到你这么狠。一出手就是这样的毒招儿。你这样狠辣,连一副完整的尸体都不给人留下,是很损阴德,要遭报应的。”

    那名排行第六的黑衣人,听王落辰将自己大哥二哥的惨状给如此轻描淡写地说了出来,心里既痛又气,忍不住指着王落辰骂了起来。

    “狠辣?阴德?报应?我呸!你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还有脸跟我说这些?行啦,别废话,利索儿的。愿意配合就配合,不愿意配合我也无所谓,反正我就是猜,也能猜得到是谁让你们来的。怎么样?给你们一分钟时间考虑。我等着你们的决定。”

    对方的辱骂,王落辰回骂过去,并不耐烦地给他们下了最后通牒。

    但对于王落辰的通牒,黑衣人中的老三,却想也不想地说道:“不用考虑,我们兄弟都是一奶同胞的亲兄弟,跟江湖中那些所谓结义的草班子兄弟不同。所以,我们不会跟你谈什么条件的。我们要做的,就是杀了你,替兄弟报仇。”

    “那既然这样,就来吧。”王落辰听他说出这样的话来,把手一招,将法阵从自己的身后投放到了空中。

    “嗡——”

    法阵再次嗡鸣,不断地膨胀起来。

    “师弟小心,他刚才一说他们是亲兄弟,我想起来了。他们好像就是什么放牛山闲云宗的牛氏六兄弟。据说他们六人乃是一个妈生的,故而自小儿便一块儿练功。最后练得彼此心意相通,动静如一人,若是团战,很不好对付的。”

    王落辰放出法阵,对方四兄弟便各自站位,准备与他厮杀。此时沙傲云恰好猜出了对方的来历身份,知道他们团战功夫了得,便赶忙向自己的师弟提醒了一句。

    “放牛山,闲云宗,好名字。不过,听这名字,好像你们兄弟几个不应该是喜好热闹的人啊。今天为什么又趟这浑水呢?我看不如这样,我原来的话呢,还依旧有效。只要你们说出幕后主使之人,我便放过你们,且对你们今晚偷袭之事做出保密承诺。否则,一旦让我将你们偷袭我们的事报到长老那里。就算我杀不了你们,毒元山你们知道吧?你们也一样会像他们一样被灭门的。”

    王落辰还是不想杀人。因而在知道了对方的身份来历之后,再一次出言相劝。

    谁知,对方一听自己的身份被揭穿了,反而更加不肯妥协了。他们纷纷亮出武器,大声说道:“既然知道了我们的身份,那就更不能对你们留情了。原本人家只让我们弟兄杀你一人的,如今却不得不连这两个女娃一起杀掉了。”

    “靠,你们这几个家伙还真是不服劝说啊。劝你们两句,你们居然越发变本加厉了。真是可恶。该死。”

    听到这几人心肠如此狠毒,王落辰知道跟这种人是没什么道理可讲的了。便不再给他们机会,全力催动法阵,向他们罩了过去。

    “哼!小子,区区一个法阵,能将我们四兄弟如何?还是拿命来吧。”

    他们见那由王落辰放出来的散发着光芒的法阵,在自己头顶上不停地旋转,越变越大,但却没有散发出一点儿威胁的气息。便觉得这玩意儿也就是看着好看,没什么卵用的。

    就根本没把它当回事儿,各自挥舞着自己的武器,向王落辰砍杀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