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的话说得很重,那两人似乎没有想到他会有这么大口气,听了之后先是一愣,随即便狞笑了起来:“小子,你口气不小,想杀我们兄弟。先回娘胎回回炉再说吧。哈哈……”

    “辱我爱人,又辱我亲娘。你们两条老狗,更该死!”

    他们的话让王落辰更加愤怒,大声骂了对方一句,紧接着就用力吸了一口气,凝神聚气,将自己的神识完全投射到了法阵上。

    “嗡——”

    法阵在他的神识催动下,全力运转,不断从天地间汲取着元力。这元力来得太迅猛,竟然让法阵在急剧膨胀的同时,发出了有些刺耳的嗡鸣声。

    “小子,你这样弄也没什么用。法阵终究只是外道,根本就不是正途。你把法阵搞得这么大有什么用?难道还想用法阵砸死我们吗?哈哈。”

    两人之中,后来来的那瘦小的家伙废话比较多,看王落辰死命催逼只能防守不能进攻的法阵,不由地嘲笑了起来。

    “砸死你们?错!不是‘砸’,而是‘炸’。去死吧!”

    王落辰怒视着二人,将手一招,法阵滴溜溜打了个转儿,闪烁着幽幽地元力之光,就朝他们罩了过去。

    被王落辰全力催动,已达三丈方圆的法阵,在他一招手之下,飞快地将这二人给完全罩住。

    然后,就听“轰”的一下,法阵在他们头顶三尺处爆开,碎成点点萤火般的光点,狂暴的元力猛地由法阵肆虐而出,产生了强大的轰击力。

    这轰击力骤然降临到那两人的身上,他们赶紧运转体内的元力对抗,但却发觉已经为时晚矣。

    体外的元力太过浓厚粘稠,他们一运转气功,在体内经脉大开之际,那些元力就像高压水流必然要流向低压的管道一样,顺着他们的经脉就灌进他们的丹田。

    “砰、砰”

    他们二人的丹田被元力鼓胀,一时无法容纳,竟然快速爆裂开了。

    随着丹田的破碎,被束缚很久的元力蜂拥而出,在他们的体内四处奔涌,寻找可以回归天地的通道。

    “呲呲”

    元力奔涌,普通的脏器不同于经脉,怎么能够承受得了,纷纷被元力给撕碎,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啊——”

    二人内脏碎裂,痛苦不堪忍受,各自发出了痛苦的惨嚎。

    “噗嗤、噗嗤”

    惨嚎响过,他们已经张开的口腔里,如喷泉般喷出了夹杂着元力的血液和内脏碎屑。

    “哈哈,谁说法阵没用?谁说法阵不可以杀人?只要我想,就可以将你们全杀死。除非你们是更高战力的人物。否则,区区武帅级的小狗腿子,不过就是来给小爷当玩具的料儿。”

    王落辰第一次杀人,心情十分紧张,但也透着莫名的兴奋,他看着自己的法阵所收割的两条性命,竟然没有晕血,而是发出了有些疯狂地大笑。

    “你,你不是人,你是恶魔。”

    那被杀的瘦小身影,可怜的连打酱油的都算不上的家伙,临死前一脸恐惧地指着王落辰说道。

    “不,我不是恶魔,我是神明。杀死你们这些蝼蚁,不过是在替天行道。对,我是天命之人,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代天行事,对你们这些恶人进行惩罚。我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的。”

    那两人的身体在体内元力地奔突之下,虽然已经死去,但却依旧在碎裂着。

    王落辰看着他们血肉模糊,堆成一堆的尸体,心里实在有些难受。便找出自己是天命之人这种理由来安慰自己,以求得心理的平衡。

    这样做,让他的心里好过了一点。然后,稍稍稳定一下心神,他便再次复刻出法阵,将所有正在准备游走的元力给吸收了进去。

    “附!”

    他将手一招,吸足了元力的法阵贴上了自己的身体。

    “起!”

    神识缓缓催动法阵,他便随着法阵同周围物质间所产生的排斥力,慢慢飞了起来。

    通体释放着光芒的法阵,带着他飞过那棵大树,飞到了不远处他的师妹和师姐同四个黑衣人打斗的场地上空。

    “师妹,师姐,你们闪到一边儿,我来收拾他们。”

    王落辰在五极学院里需要保存自己的手段和实力,到了这外面的天地,他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

    既然自己所想出来的法阵爆轰的方法那么有效,他可不会傻到因为这手段杀人太狠辣就不用它的。别管怎么说,现在处于劣势的是自己这一方,讲人道主义,可还轮不到自己呢。

    沙傲云和吴梦雪听到他的喊声,又看到他如神灵一般飞过来的姿态,心中一阵惊喜,赶紧对着自己面前的敌人连攻数招儿,破开一个空档儿,向王落辰这边聚集了过来。

    而此时,另外那四个人见到王落辰,心里可就不是惊喜,而是惊讶了。

    他们的惊讶所导致的分神,也正是吴梦雪和沙傲云能够逼退他们,跑去跟王落辰会合的原因。

    “大哥!二哥!你们在哪儿?怎么把这小子给放过来了。”

    他们以为凭自己大哥二哥的实力,即便现在没有杀死王落辰,也不该让王落辰这么轻易就跑过来跟沙傲云她们俩会合的。

    自然,如此自信的他们,更不认为自己的大哥二哥已经被王落辰给杀了。

    所以在看到王落辰之后,他们中一人,还向王落辰他们三人先前打斗的地方喊了两声,希望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儿。

    可令他们失望和震惊的是,他们喊过之后,那边居然无人回应。

    “难道大哥和二哥已经……”

    “不可能,咱们大哥二哥是什么战力,两人联手,岂能让这小子给……”

    “可是,大哥二哥呢?”

    他们没有得到自己兄弟的回应,慌了,低声议论起来。

    “不用猜了。他们已经像野狗一样给这森林里的植物当肥料了。你们若是不想跟他们一样,就老老实实地说出自己的身份来历,留下一点儿信物当做凭证,证明你们前来刺杀过我们。小爷我就放你们一马。否则,念在你们兄弟情深,我不会介意送你们去和他们团聚。”

    王落辰降下身体,挡在吴梦雪和沙傲云的前面,非常郑重地说。

    之所以如此郑重,是因为他其实不想多做杀戮。

    他希望可以用自己郑重的态度和语气影响到他们的心境,让他们摄于自己可以那么快杀死他们大哥二哥的实力,主动交待出幕后主使。然后,自己也好留他们一条性命。

    可惜,世界上最难做的就是好人。

    因为,对有些人来讲,他们天生就不相信这世界上存在好人。常常拿人家的善意当做别有用心,当做阴谋诡计,自动选择不信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