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听王落辰说出这样的话,都有些不解,便问他是什么意思。

    王落辰的解释是,他担心那些人想害自己的人,在铁人地狱中没有得手,会想办法在别处继续对自己不利。

    大家就说他这是有点多虑了,在那种训练的地方,他们整出事来,或者可以找个训练事故的理由搪塞过去。在森林里,他们能编什么理由?所以他们应该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对他们这些人不利的。

    王落辰一想也是这么个道理,就收起自己的担心,跟大家一块儿加快了脚步,开启了在这偌大的山谷中的食物采集之旅。

    然而,大家在森林里走了半天,除了在一些不起眼的角落采到一些蘑菇和木耳,却一点儿其他的食物都没搞到。尤其是他们特别想抓到的、大型的、可以一下解决他们食物问题的动物,更是连半点儿影子都没看到。

    他们感觉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就决定分成三队各自行动,以便扩大搜索的范围,增加找到食物的几率。但为了防止有人迷路和遇到危险,他们为每一队都配备了联系用的信号弹。

    这三队中,大家很识趣地将王落辰和吴梦雪、沙傲云分到了一队。剩下的人,李英晨和丁梁柱甄仁才一队,而秦俊彦和赵思雅卓应儿则是最后一队。

    队伍分好,并约定在天黑前回到军营,他们就各自分开了。

    分开以后,由于得到了跟沙傲云吴梦雪单独相处的机会,王落辰心里高兴,情绪就亢奋了起来。在寻找食物的过程中,他很不老实,一会儿跟吴梦雪嬉笑两句,一会儿又跟沙傲云打闹两下。将食物采集搞成了撩妹的约会。

    而吴梦雪和沙傲云呢,她们俩也挺高兴的,一路上有说有笑的,跟一对亲姐妹一样。

    三个人就这样一路欢笑着又朝前走了大约半个时辰。在寻找到了一些野果后,看看天色已经有些暗淡,便不再寻找下去,而是按自己来时所做的记号原路返回,以便能赶在天黑之前和其他两队的人在营地会合,也省得他们担心什么的。

    谁知,他们匆匆忙忙地走了一个多时辰,天都已经完全黑下来了,还是没有走出这边森林的迹象。看看自己周围的林子,反而好像更密了。

    又累又饿,他们都有些焦急了。

    “师兄,师姐,好像不对啊。咱们走了这么久,为什么还没有走出林子去?”吴梦雪首先有些烦躁了,有些不耐烦地向两人问道。

    “对啊,师弟,我也觉得有些不对。你做的记号准确吗?为什么咱们比来的时候走得快,但走了这大半天还是看不到营地的灯火呢?”沙傲云也有些急躁,就怀疑起王落辰做的记号有问题来了。

    “师姐,师妹,你们别急啊。让我再琢磨琢磨这是怎么回事儿。”她们俩着急,王落辰也跟着着急了起来,就盯着一颗大树上自己刻出的记号,思考了起来。

    “那你慢慢想吧,我和师姐去那边等你,好不好?”吴梦雪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棵粗大的树木,问道。

    “你们,去那边?哦,我明白了,去吧。哈哈。”王落辰听说她要和沙傲云撇下自己单独去旁边,想到了她的用意,便笑了起来。

    “笑什么啊?我和师妹去那边就值得你这么笑吗?你这家伙,果然是像应儿说的,猥琐。”沙傲云被他笑了,红着脸在他头上戳了一指头,娇嗔了一句,便拉起吴梦雪的手一块儿去了大树后面。

    “又没有外人,不过就是方便一下嘛,还用得着跑那么远。你们看我,就没那么多讲究。就地解决不就完了,帮助哪棵植物生长不是都一样吗?”

    王落辰偷偷笑了她们俩一下,便解开裤子,对着做记号的这棵树放起水来。

    “啊!臭流氓!”

    “什么人?滚出来。”

    他放水刚放了一半,猛然耳边传来了吴梦雪和沙傲云的叫喊声。弄得他身心一阵难受。

    “这他@妈谁啊?竟敢偷窥小爷的女人。真是可恶。看我不把你给阉成太监。叫你再作怪。”

    听到叫声,王落辰歪着头朝她们那边叫骂了两声,赶紧鼓着肚子,加快放水的了速度。可就是这样他也嫌太慢,便一边放水一边朝那边跑了过去。

    这就快多了,等到了那儿,他的水也放完了。

    刚一完事儿,他就快速地提上裤子,准备到大树后面一看究竟。谁知,他才走到树旁,一条人影就向他飞箭一般扑了过来。

    “谁?”

    事发突然,王落辰来不及多想,嘴里大喝一声,心念一动,法阵便从体内闪电般调动了出来。

    “咦,法阵?”

    偷袭他的那人,扑过来的时候,手里是握着一柄剑的。

    他原本是打算借这一扑之力,将王落辰一剑穿个透心凉儿的。不曾想,在他的剑尖儿即将刺到王落辰的胸口时,却被法阵给挡了下来。于是,心里吃惊之余,不免叫出了声儿。

    “既然认识法阵,就是江湖中人。你是谁?有种报上名来。”

    王落辰挡住敌人的偷袭,手一挥,从音灵石中取出了沙傲云送给自己的千绝剑,剑花一抖,迅疾地向对方刺了过去。

    “一个死人,也配问我的名字?哼哼!”那人见王落辰挺剑刺来,赶忙撤剑回挡。

    用力格开王落辰的一击,这家伙连哼两声,拒不说出自己的名字。

    “师弟,你没事吧。我们这边有人偷袭,我和梦雪都被人缠住了。暂时无法分身帮你,你可要小心啊。”

    被那人格开了自己的长剑,王落辰正想再次进攻,耳畔就传来了沙傲云有些急切地声音。

    “没事儿师姐,不过是一个连名字都不敢报的鼠辈而已。很快就能解决掉的。你们也要当心啊。”看不见树丛里的情形,王落辰有些担心地回应了一句。

    “呵呵,你们这郎情妾意的倒是够酸的啊。不过,小子,你不用担心那两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儿。我们兄弟今晚只要你的性命。怎么样?若是你乖乖地自尽,我们自会放她们离去。若是你不识相,若是杀得兴起,说不定我们兄弟会忍不住将她们先奸后杀的。”

    王落辰刚冲沙傲云喊完,树丛中又蹿出一道略显瘦小的身影,用淫邪的话语,跟王落辰讲起了条件。

    “辱我爱人者。死!哼,看你们不过是人家的狗,本不想杀你们。可惜,你们却偏偏爱自己找死。”

    侮辱自己的师妹和师姐,等于是揭了王落辰的逆鳞,他急眼了,决定要大开杀戒,以解心头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