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鹰在那间本该由王落辰走进去的训练室里到底经历了什么?王落辰当然是无从知道了。

    他只知道,这家伙的小命儿的确够硬,从那间训练室被人家给抬出来的时候,居然在浑身被射了一百一十三箭之后,还没有死去。

    “或许是司徒鹰的肉比较厚吧,射向他心脏的那一支飞箭,据说还差一张纸那么薄的距离,就穿进他的心脏了。”王落辰完成自己的训练,得了一分回来后,在断桥上听到了别人的议论。

    “怎么会这样啊?训练用的飞箭什么的,不都是没开刃的,被射中也只是会造成皮肉的淤青或破皮,不会伤及骨肉吗?”王落辰假装不知情地问了一句。

    正在议论那些人都是司徒鹰他们一边儿的,见是他问,还以为他是因为幸灾乐祸儿有意这么问的呢。便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训练事故没听说过吗?铁人营里的士兵也是人,就不许人家在装箭头儿的时候犯个错误吗?”

    “许,许啊,我没说不许他们犯错啊。行,这位兄弟,你不用解释了,我懂了。碰巧司徒鹰那间房间里的铁人,箭头被士兵放错了嘛。呵呵,我明白了。打扰了,你们聊,继续聊。呵呵。”

    见自己“好心”问句话,对方还这种态度,王落辰也就不跟他们多说什么了,笑着陪了个不是,慢慢地从这间训练室的断桥上走了出去。

    再次回到大厅里。碰巧见着了刚从第四间训练室出来的吴梦雪他们,他就走过去,跟大家会合在了一起。

    “师兄,你没事儿吧?我们都替你担心坏了。第三间训练室出事儿了,你知道吗?听说是一个胖子,被飞箭铁人给射了一百多个血窟窿,浑身就跟从血里面捞出来的似的,差点儿就没了性命。是真的吗?”

    吴梦雪一见到他,立刻将他从头到脚检查了一遍,一脸关切地问。

    “梦雪,你还用看那么仔细,师弟这么精神,肯定是没事儿了。”沙傲云看着吴梦雪瞎紧张地样子,捏了捏王落辰的腮帮子,笑着怪她太多虑了。

    “就是,师兄皮糙肉厚的,就是有飞箭射他,也只当是给他挠痒痒啊?哪里会有事儿?对吧,师兄?”卓应儿笑嘻嘻地玩笑说。

    “不错,师兄的确没事儿。不光没事儿,还很好呢。哈哈。”见到他们,王落辰因自己“阴谋”得逞而憋在心里的笑声,才得以肆无忌惮地释放出来。因而,刚跟他们说了一句话,便放声大笑了起来。

    他这笑声大的有点奇怪,弄得他们几人都有些莫名其妙,一脸的困惑。

    王落辰笑过之后,见他们这副表情,知道他们心里被自己的笑声给弄得有些纳闷儿了。便用神识将自己怎么被人家给算计的,又是如何逃脱的,以及逃脱之后,又是怎么用计把司徒鹰送进那间本该由自己进去的房间的,都跟他们说了。

    跟他们说完之后,众人才恍然大悟,为什么王落辰刚才会开怀大笑。

    “可是,师兄,你这样把他给害了,会不会不大好?”

    吴梦雪毕竟是善良的。听了王落辰的解释,她觉得自己的师兄这样做,好像有点儿邪恶了,便靠近王落辰,小声儿问道。

    “傻丫头,师弟这么做绝不是不大好,而是太好了。你也不想想,在五极门,师弟得罪过的人里,有什么人有这样的胆量,又有什么人有这样的能力,在军营这种地方动算计师弟的念头?因此,师弟这么做,无非是把他们家自己的人送过去让他们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因而并不为过,也并没有什么不大好的。”

    沙傲云把头靠在王落辰的身上,假装亲昵,轻声向靠近王落辰另一边的吴梦雪说道。

    “就是,他们这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活该。师姐,你管他呢。”卓应儿一把揽住吴梦雪的小蛮腰,笑着说。

    “我也认为师弟做得对。这次对方出手狠辣,来势汹汹,若是师弟不给对方一点儿教训,恐怕这一个多月的训练里,师弟即便是将今天的算计给躲过去了,今后也会有更多的算计等着他呢。说不定,哪天一不小心就中招了呢。所以,不如直接出手,让他们知道厉害,也好让他们自己将邪念给收起来。”

    秦俊彦也点了点头,赞许了王落辰的做法。

    他这样一说,其余人都点头表示赞同他的看法。

    李英晨甚至还因此提出了一个建议:“要不,我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家里的老祖吧。请他们干预一下。毕竟,这次对方做的实在太过分了。要他们出面警告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

    “对,我也是这样想的。这次训练,是为了五极门能够在三教大比上夺得好名次而做准备,没想到竟有人在这样重要的事情上做手脚,真是不知轻重。我也要告诉金长老,要他出面说一下。”

    沙傲云听李英晨要搬救兵,为了自己的情郎,便也决定去向金长老求救。

    对他们的说法,王落辰点了点头,同意了。

    他说:“这样也好,因为若是这件事只针对我自己,倒是无所谓的。就是不知道他们这些混蛋在我这里讨不到便宜,下一步会不会对师妹你们下手。所以,咱们还真是有必要找些大人物来震慑他们一下呢。另外,我以为,现在情况不明,咱们的训练不宜再进行下去了。时间也不早了,咱们不若先想办法把这里的情况汇报出去,等长老那边有了回音再做决定。你们说呢?”

    他的意见很合理,其他人都没什么异议,便在这大厅里留了下来,聊起了训练的感受什么的,不再进入别的房间了。

    而就在他们做出这样的决定不久,大厅边儿上的那些训练室的门里,忽然涌出来很多参加训练的弟子。

    见他们都汇聚到大厅里来了,王落辰他们很奇怪,便想着去打听情况。

    还没挪动脚步呢,齐虎成的声音就在大厅里响了起来:“今天的训练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因此,所有的铁人都需要检修,你们今天的训练就到此为止。下面,所有的人都排好队,跟随老兵按次序出去吧。”

    他们光听见了齐虎成的声音,也没看到他在哪里。或者,他根本就不在这儿,而是通过这座铁人地狱的某种设备而发布的命令吧。

    这让王落辰觉得,他的猜测是对的。整座铁人地狱,其实是可以被人给监控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