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心里的鬼点子早在见到司徒鹰和欧阳靖这帮人时,就已经想好了。所以,在拍完司徒鹰的肩膀之后,就故意拨开众人,朝断桥的尽头挤了过去。

    “哎,你挤什么?什么事情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你这样不管不顾地挤到前面去算怎么回事儿?”

    见他往前挤,占据了断桥前面位置的欧阳靖一伙儿人不干了,义正辞严地对他发出了谴责。

    “我师妹他们都在下一个训练室等着我呢,所以我比较赶时间嘛。你们反正没什么事儿,干脆让个位置给我得了。”王落辰拿出加塞儿专业户的厚脸皮,笑嘻嘻地说。

    而在他身后,见欧阳靖他们阻拦自己的社长,天命社的成员发声了:“社长,你跟他们商量没用。你来得晚,你不知道,他们这帮人非常无耻的。起初,他们就来了一人和我们一块儿排队。可等那人轮到了,他就呼朋唤友地叫来了他们所有的人,一下子就将前面的位置都给占了。很不要脸的。”

    “哦,如此说来,他们自己本来就是加塞儿的嘛。那怎么还好意思说别人?的确是有些无耻了呢。”王落辰听了自己这边师弟的话,嘴里数落着欧阳靖他们,继续朝断桥桥头上挤去。

    他这边不顾他们的谴责继续向前挤。他的后面,司徒鹰看着王落辰不肯停下来,而接人的铁罐车又来了,便一边跟在他后面朝前挤去,一边冲自己这边儿排在前面的人说:“铁罐车来了,不能让他先上车。前面的几个,你们快拦住他,别让他过去。”

    他的话,他们这边的人自然是要听的。因而,他话刚一出口,就立刻有好几个人堵在了王落辰的前头。

    但王落辰似乎对此早有预判。在那几次对自己形成合围之前,飞身一跃,就已经从他们头顶上跳了过去,站在了他们身后。

    然后,连续施展几次移形换影,就快速地借助这几人因围堵自己所形成的空缺,饶过了身前的几个人,跑到了刚刚到来的铁罐车前面。

    “呼啦”

    铁罐车的门自动开了,王落辰一把抓住门框,就要上去。而这时,紧跟在他后面的司徒鹰却用左手一把按住了他的肩膀,说什么也不让他上。

    王落辰被他按住了肩膀,回头笑了笑说:“怎么?你想先上?好啊,就让给你吧。”

    说着,他便把自己的左手往司徒鹰按住自己肩膀的那只手上一搭,紧紧扣住。然后身子猛地一蹲,将他的身体中心给拉得前倾了。

    接着,他再以左腿为中心,转了个圈儿,带动司徒鹰肥胖的身体朝前一个趔趄。同时,他空闲地右手往前伸出,在已经身体前倾的司徒鹰那肥大屁股上用力一推,就将他推进了铁罐车。

    “呼啦”

    铁罐车的门关上,车子滑了出去。

    王落辰向滑走了的司徒鹰滑挥了挥手,便假装自己在做刚才那一连贯的动作之后,身体失去了平衡,一屁股坐在了断桥的桥头上,摔了个四脚朝天。

    他这显得非常狼狈地样子,让司徒鹰很是得意,在铁罐车里还跟他挥了挥拳头,表示对他的嘲讽。

    而到了这时,周围的人们中间,天命社的成员则赶紧过来搀扶自己的社长,欧阳靖那一伙儿却早已哄笑了起来。

    但王落辰却对他们的哄笑毫无反应,在天命社的人搀扶自己的那一刻,轻声说了声:“我没事儿,你们不用扶我,只要先替我挡住欧阳靖他们一伙儿,别让他们靠过来就好。因为,我要坐下一辆铁罐车走。”

    王落辰说这话的时候,司徒鹰所乘坐的铁罐车已经滑行出去好远了。紧接其后的铁罐车也马上就要到达断桥桥头了。

    他的话,让天命社的人立刻明白,原来刚才的一切,不过是社长故意安排的。当下各自一点头,表示自己已明白了他用意。便有意散开,假装扶他,将桥头的位置给占了。只待后面那辆铁罐车来了,才悄悄地让开一条通道,让王落辰猫着身子钻了进去。

    也因此,直到铁罐车离开,断桥上的人,除了王落辰身边的人以外,其他人还不知道王落辰已经上了第二辆铁罐车走了呢。

    王落辰这一招很高明。

    他故意让司徒鹰坐上先前那辆铁罐车,然后隐藏了自己的身形再坐第二辆铁罐车走掉。这便很容易会让别人,特别是那种使用窥视法阵,远远地观察桥头情形的人产生误判,以为他上了第一辆铁罐车走了。

    而他想要的,就是这种结果。

    因为,他从飞镖铁人那间训练室里出来之后,就已经想明白了。对方算计自己的方式绝不可能是通过遥控铁人。

    你想啊,若是对方可以遥控铁人,在自己将第一个铁人的法阵给控制了之后,他们就应该有所察觉了吧,不应该还傻不愣登地再次使用飞镖铁人来对付自己的啊。

    既然不是这种方法,他就想了,暗算自己的人肯定是通过什么窥视法阵之类的方法,先在暗中观察自己上哪一辆铁罐车。然后,再通过操控铁罐车滑行的方向,将自己送往他们预先安排好的房间,最后由那里已被他们给预先设置好了的铁人发动攻击,来完成杀死自己的任务的。

    那么如此想来,整个计划中的关键,就应该是对铁罐车的控制了。

    正是因为对方可以控制铁罐车,才有可能将他送往特定的房间,实现他们的计划的。

    知道了这一点,就很好办了。只要他能够想办法不让那些人知道自己上了哪辆铁罐车,不就是可以让他们无法达到自己的目的了吗?

    只是,这事儿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

    他们能够知道他王落辰上了哪辆铁罐车,想来必定是有某种途径可以知道他的行踪的。

    也就是说,他很可能被他们给用某种方法监视了,要做到他上哪辆铁罐车而不被他们知道,的确是有些困难的。除非,他会隐身术。

    不过,或许真是吉人自有天相,王落辰正为怎么避开那些人对自己的监视而发愁的时候,欧阳靖他们恰巧就被老天给送到他身边来了。

    他由打一开始一进训练室的门,远远地看见他们,心中灵机一动,便立刻有了一个计策,所以才有了跟司徒鹰争抢铁罐车的那一幕。

    如今,他计划成功,躲在第二辆铁罐车里,默默地看着司徒鹰所去往的方向,或许因有些良心不安,他朝那儿用力一抱拳,一脸抱歉的说:“司徒鹰,虽然我很讨厌你,可也不不至于谋害你的性命的,这么做也是迫于无奈。所以希望你小子不要怪我。最好呢,你这家伙命能比较硬点儿,那帮家伙在发现搞错了之后,能及时饶过你一条小命儿。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