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的神识藏好,他的身体才到了铁人的面前。

    接着,他便看到飞镖如闹蝗灾时的蝗虫一样,铺天盖地地朝自己飞了过来。这情形,让他怎么也不能和师妹所说的“容易通过”对应起来。

    到了此时,他已经能确信,自己被人算计了。可令他想不明白的是,对方是怎么算计自己的呢?

    他们怎么知道自己会进入哪个房间,他们又是如何调控这样铁人的?是预先设置好的,还是遥控的呢?

    如果是预先设置好的,那么他们必定是在铁罐车的运行上动了手脚,不然就不能保证自己一定会被带到某一个房间。

    如果不是预先设置好的,而是遥控的。那么他们必定有能够获知自己进入某一个房间的设备和遥控指挥这些铁人的手段。

    想不到,这座训练基地竟然如此的先进,拥有这样的技术水平。要真是这样的话,若非自己拥有天一生水和控制法阵的能力,还真是会被他们给算计到了呢。

    可惜,他们虽然有这样阴险的算计,却是找错了对象了。他王落辰可不是那么好算计的。

    想到这里,他便利用预先潜入到铁人头部的神识,将铁人控制系统中的法阵给逆转了。

    法阵逆转之后,铁人的体内骤然产生了一股吸力,将向他射来的飞镖全给回收了回去。

    “哎呀,妈呀!咦,飞镖怎么全飞回去了。”

    王落辰在飞镖将要回头的瞬间,故意装出惊慌失措的样子,把自己的脸给捂了起来。然后,等了一会儿,再把手拿开,做出一副蒙圈的样子,表示自己对那些飞镖怎么飞回去的完全不知道。

    接着,他便在房间里跳了跳,对着飞镖铁人骂了两句。

    飞镖铁人已经在他的控制之下,当然不会有什么反应了。他便假装出死里逃生的样子,哧溜一下跑回了门口。

    “砰砰砰”

    这次门依旧没有开,他就用力地拍,甚至踹。

    “呼啦”

    砸了半天,门终于开了。王落辰心念一动,收回自己的神识,然后快速蹿出了房门。

    出门后,跟上次一样,王落辰依旧在门旁打了指模,拿到了一分。

    拿到了这一分,他有些得意地回头看了看身后已经关闭起来的房门,脸上露出讥讽的微笑。

    心说,不管你们是谁,你们现在一定很懊恼吧。你们一定在想,怎么用来暗害小爷的铁人都那么巧出了故障呢?哈哈。

    的确如他所料,此刻在那间核心房间内,面对着窥视法阵传来的影像,齐虎成和他的师伯桂不决,正在对着房间里的那尊飞镖铁人大声叫骂。

    “该死的。什么破烂玩意儿?怎么就能在飞镖快要射中那小子时再收回去呢?虎成,你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儿?是不是你们平常对这铁人缺少维护啊?”桂不决气得不轻,骂完铁人,又质问自己的师侄。

    “师伯,铁人一直都有专人定期维护,而且这些铁人都是我叫人专门挑出来的,性能特别优良的啊。谁知道竟就出现了这种情况了呢?”齐虎成被师伯一问,有些着急地又是搓手,又是挠头地解释道。

    “下一个。虎成,下一个铁人,绝不能再出现这种情况了。若是再出现这种情况,我可要怀疑你对家主的忠诚了。”桂不决脸色铁青地说。

    “唉,师伯,真不赖我。我对家主可是一片忠心哪。所以,您放心,下一个,我保证绝对不会再出现任何闪失了。”

    齐虎成听了他师伯的话,心里一抽抽。他唯恐他师伯会到欧阳家的家主那里去打自己的小报告,赶紧拍着胸脯跟他下了保证。

    “好啦,别解释了,赶快布置下一个铁人吧。解决了姓王的小子,什么都不用说,家主自然知道你的忠诚。而你在五极军团的地位,也就会不断上升的。否则,哼哼!你明白的。”桂不决拍了拍他的肩膀,明明白白地告诉了他办成事儿和办不成事儿两者之间的区别。

    “是,谢师伯提点。弟子心里的确明白,这就亲自去布置。”

    说完,齐虎成就赶紧转身去了那间不满管线,拉杆儿和转轮的房间。亲自操控起将王落辰送往死亡训练室的铁罐车来。

    而此时,王落辰已经到了第三间训练室。

    进入房间之后,王落辰就发现,这里跟先前那两间训练室有些不太一样。

    或许是大家实力都差不多,所以进度也差不多,他们很多人通过前面两关之后,都集中到了这里。因而,将这里的气氛弄得比前两间更热闹。

    而且,在这热闹的人群中,王落辰还发现了许多熟人。其中,有他的天命社里的成员,也有他的对头欧阳靖和司徒鹰他们。

    因为关系不同,众人见他来了,立刻表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天命社的人自然是对他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的,而欧阳靖他们一伙儿呢,则是对他露出了讥讽之色。

    “哟,王大社长,天命之人,众人的偶像,现世的神明,你老人家这么大本事,怎么才到这第三训练室啊?”爱说话,素来不以讨人嫌为耻的土肥圆司徒鹰,见王落辰过来,立刻开腔儿,嘲讽道。

    “铁人这么奇妙的东西,既然有机会来见识一次,自然是要好好了解一下它们了。岂能如蜻蜓点水一般瞎糊弄着就过去呢。我啊,这叫慢工出细活儿。”王落辰白了他一眼,反唇相讥道。

    “就是,我们社长是有大智慧,大见识的人,岂能如同你们一般,搞训练也跟囫囵吞枣似的?他慢,必定是有慢的道理。大家说是不是啊?”

    王落辰的话刚一出口,他的社员们中间,就有人出来响应,替他造势。

    “对啊。我们社长做事自有道理。何须你来指手画脚,说三道四?”

    “我看,他们这些人就是皮痒,犯贱,刚刚在饭堂打了他们,转眼就忘了。如今又来骚扰咱们社长,真是该打。”

    “既然他们如此讨打,不如咱们这就召集社里成员过来,再教训他们一下,让他们长点儿记性。如何?”

    有人一造势,社员们的情绪立刻就被调动了起来。纷纷拿出音灵石,就要呼朋唤友,再次群殴欧阳靖司徒鹰他们。

    “王落辰,你看看你手下的这些成员,个个都多么的没有素质。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这样不好。很容易给你惹事儿啊。所以,我警告你啊,这里是五极军团的铁人营,不是五极学院,你要注意约束他们,否则,很容易连累你被罚的。”

    见天命社的人又出现了跟在饭堂里的那种情绪,怕真被他们再次群殴的司徒鹰,色厉内荏地向王落辰吼道。

    “谢谢提醒!我明白你所说的意思。所以,今天我的师弟们是不会群殴你们的。你不用害怕。哈哈。”王落辰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

    不过,心里却在想,不群殴,我也有办法教训你。呵呵。不信,咱们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