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王落辰已经很小心了,可生活中有些阴谋诡计,还是他无法料想得到的。就像今天,他断然也想不到在这号称纪律严明的铁人营里,居然也会有人用阴险的手段,想要谋害于他。

    没办法,谁让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呢?

    司徒和欧阳两家在五极门的势力,可不光仅仅只包括他们两家的老祖,还包括这些年来他们依靠老祖的权势,所安插进五极门的族人和门人。

    而刚才与齐虎成在一起的那名老者,便是他们的门人之一,桂不决。他此次就是得到了欧阳家家主的授意,特别过来“解决”王落辰的。

    因为欧阳家家主认为,这次在饭堂打架还有上两次王落辰他们这个小团体跟欧阳司徒两家子弟之间的纷争,起主导作用的人物,就是王落辰。

    而这个王落辰呢,又偏偏是他们那群人里,最没有根基也最没有人脉的家伙。动了他,也不会有人深究的。

    毕竟,你像卓应儿、赵思雅、李英晨、朱立军、丁梁柱他们,都是圣境中长大的,有自己的后台。而吴梦雪、秦俊彦、甄仁才呢,则是被长老们看重和眷顾的人。他们都不好动的。

    唯有这个王落辰,虽有沙傲云这小丫头喜欢,但终究是没有得到长老们之中任何一位的护佑。动他,绝没什么后顾之忧的。

    基于这两个原因,他们认为,这名最近因为跟他们家子弟发生矛盾取得了胜利,而不断得到一些新弟子崇拜的少年,必须得死了。

    另外,若在平时,在别处,无缘无故地杀死他,多少总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的。而在这铁人营,在这训练之地,在这世人皆知危险重重的铁人地狱中,想办法把他搞死,谁也不会怀疑到什么的。

    既然这人该杀,可杀,杀了又没什么麻烦,他们自然是不会放过这次绝好的机会的。于是,桂不决,这位齐虎成的亲师伯,就来了。

    不用说,齐虎成在他的师父师伯的影响下,也早就投靠了欧阳和司徒两家。如今他师伯带着家主的命令来了,他自然是要积极配合的。因而,才有了王落辰在短矛铁人训练室所遇到的那些事。

    只是,对于这些事,王落辰现在还没有产生什么怀疑,他还以为所有的进入训练室所遇到的攻击,都跟自己的一样呢。

    离开了这间短矛铁人的训练室后,按照规定,他在门外一旁的由晶石做成的指模仪上,打下了自己的指模。以此同训练室的评分系统确认,自己已经通过了一个铁人的训练了。

    评分系统当然是已经在他从训练室出来时,就得到了铁人传送给它的训练结果了。

    若是认为他训练的不错,便会给他记上一分,并自动给他弹出一枚勋章的。若是认为他没有达成训练任务,便会给他一串数据,指出他为什么没有通过训练。提醒他应该继续在此训练。

    无疑,王落辰在打下指模之后,指模仪里没有出什么数据,而是直接给了他一枚代表通过的勋章。

    拿到这枚勋章,他很高兴。就站到了这房间的平台边,等着铁罐车把自己接走。然后他好再从断桥那儿出去,到一级训练室的九个中的下一个训练室去接受另一类型铁人的训练。

    铁罐车来了,他跳了上去。被它给带回了断桥。

    在那里,他逗留了一会儿,准备等一下自己的师妹他们,一块去下一个训练室。

    可等了半天,他也没有看到一个人过来。就有些奇怪:“不知我是所有人中最先完成的,还是最后完成的呢?怎么这半天了,不见一个人被铁罐车给送过来呢?”

    因有了这样的想法,他便决定不再等了。而是拿出了音灵石试着跟自己的师妹师兄们联系一下。问问他们的情况。只是,在接通他们的音灵石之前,因为知道这里有屏蔽,他根本就无法确定自己能不能联系上他们。

    不过,还好,屏蔽措施好像对断桥这儿的影像比较小,他试了几次之后,就跟吴梦雪联系上了。

    “师兄,你在哪儿?你是不是比我们大家速度都快?怎么我们在前面三间训练室都找不到你?”音灵石刚连通上,吴梦雪有些急切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什么?前面三间训练室?这么说,你们已经到了第四间了?怎么这么快啊?”

    王落辰被她的话给震惊了一下。他怎么也没想到,大家的实力都这么强,自己费了半天劲儿才通过的训练,他们居然很轻松地就过了。

    “快吗?我们都感觉不快啊。人家进行的快的,比如朱立军的姐姐和姐夫都已经结束了第一级训练了啊。我们这就够慢的了。怎么?师兄,你的速度很慢吗?不是吧,简简单单地一些短矛、飞镖、飞箭什么的攻击,你不会都应付不来吧?”吴梦雪有些吃惊地问道。

    “哈哈,师兄故意这样磨磨蹭蹭的,或者他是被哪个漂亮的师姐师妹给拖了后腿儿了吧。吴师姐,沙师姐,你们也不说回去看看,你们就这么放心啊?”吴梦雪刚问完,卓应儿开玩笑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咦,这是怎么回事儿?听她们的意思,好像这里的训练并不太难啊?为什么我感觉就这么难对付呢?难道,是我走错房间了?还是遇到出故障的铁人了?

    这我还得好好琢磨琢磨呢。

    王落辰听了他们的话,心里起了疑心,但又不敢将自己的情况告诉师妹们,免得她们为自己担心。就说:“应儿别瞎说,我之所以慢,是因为我陡然间没有法阵的帮助,有些不习惯罢了。不过,现在习惯了,你们就等着我超过你们吧。哈哈。”

    然后,他就终止了通话,从这间训练室走了出去。

    再次回到广场,他略微思考了片刻,便走向了第二道门。

    进去第二道门以后,眼前的景象跟第一间训练室一样。他便沿着断桥走到了铁罐车来接的地方。

    铁罐车来了,他跳了进去。然后,铁罐车将他带到了一间训练的房间门口。

    到了那儿,门自动开了,他人走了进去,神识也飞了进去。不用说,这次迎接他的是师妹所说的会发射飞镖的铁人了。

    他的神识抢先一步飞入那铁人的脑部,查看了一下控制系统里的法阵,发现它跟短矛铁人的法阵一样,便不动声色地潜入了进去,等待机会再全面控制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