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晶石,王落辰的神识很快就找到了像一棵树一样“长”在其内部的一个法阵。(书屋 shu05.com)

    “果然是法阵。只是不知道它包不包括在法阵图谱里的呢?”

    见到这法阵的第一眼,王落辰便觉得有些熟悉。就想着从自己的记忆里调出那三百六十五张图谱比对一下,看看它是不是法阵包括在法阵图谱里。

    三百六十五章法阵图谱要是一一比对下来,也是很费时间的。但很幸运的是,刚比对到第二张,他就发现了两者的相同之处。

    “原来是从第二张法阵图谱上截取的片段。怪不得有些眼熟呢。”

    不过王落辰对眼前的法阵,也就只能做到眼熟而已。因为法阵这东西没有参悟之前,只有模糊的印象,并无法准确地记住其形状的。

    “幸亏只是一点片段,若是一整张图谱,那我岂不是又要像上次那样,费上十天的时间来参悟?”

    王落辰看着眼前这第二张法阵图谱的片段,暗自庆幸。

    然后,他便不再犹豫,直接将自己的神识附着在它上面,运用神识的体幽之力开始参悟起来。

    而这一参悟,也让他明白了。原来这法阵,别看图谱各不相同,其实其内部结构都是大同小异的。最初参悟时,因为对法阵的本质了解不足,参悟起来固然困难。费时费力。但真正入门了,再参悟起其它的法阵来,就没那么难了。

    所以,这法阵片段,他仅仅用了半个多时辰,便参悟了。

    不过,或许因为这片段只是第二张法阵的一部分,其中并没有出现跟上次一样的影像世界。这多少令想要了解那颗星球后来到底怎么样了的王落辰,心中有些失望。

    但失望之余,他也想到了,那种影像世界或者不会出现在这种不完整的法阵里,若想再见到它,大概还得等到自己将第二张法阵图谱给完全参悟了,才有可能吧。

    因而,他就收起了自己心中的失望,离开了铁人的头部,出去跟天一生水会合了。

    “怎么样?宿主,你将铁人的控制系统给掌握了没有?我可是将这铁人的构造给完全测绘出来并制成设计图了。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哟。”见到他出来,天一生水马上就复刻了一套设计图给他,并带着几分得意之色问道。

    “切,我亲自出马,还有搞不定的事情?告诉你,已经掌握了。只要将这图纸和控制系统一结合,再找到合适的材料。那我们肯定就可以仿造出这种铁人了。”王落辰将自己的得到的法阵,复刻了一份给天一生水,然后说道。

    “怪不得你让我测绘这铁人并弄出设计图来,原来你是想要仿造铁人啊。不过,这我就不明白了。你仿造它们干嘛?你又不训练士兵。”天一生水有些不解地问。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不训练士兵,可我得回尘世救我父母啊。但要救我父母,我就需要战胜敌人啊。然而,敌人那么强大,我一个人怎么可能战胜的了?所以,若是我能带着一批这样的铁人回去跟他们作战,你想想,那我不就不用担心打不过他们了吗?”王落辰跟他解释说。

    “哦,原来你存着这样的心思。唉,恐怕,你这个打算要落空了呢。因为我刚才在测绘这铁人的时候,顺便看了一下它的材质。如果我没搞错的话。这东西的材质可不一般呢。根本就不是地球和圣境所能制造出的东西。所以,你要仿造它们,首先这个材料的问题就不好解决呢。”天一生水给他浇了一盆冷水。

    “这个嘛。我也想到了。不过,反正我们已经搞出图纸了,这事儿以后再说吧。‘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说不定将来我们就有办法解决了呢。”王落辰无奈地笑了笑,自我安慰似的说了一句。

    天一生水见他眼中露出失望之色,脸上浮现出一个狡猾的笑容说:“其实,宿主。你有没有想过,铁人的问题我们可以不必等到将来的。只要咱们将这里的铁人,神不知鬼不觉地给弄出去一批,这问题不就解决了?”

    “靠,你的意思是?偷!你这家伙,还真敢想呢。不行不行,这个方法不行。我跟你说,这些铁人对五极门很重要,他们一定会很小心地保护这些东西的。所以,咱们根本不可能那么容易得手。除非,到了我临走的时候,不用担心他们追查。否则,我是不会采取偷的办法的。”

    王落辰心说,这方法还有你教?我早就想过了。可是行不通啊。所以,若非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他是不会采用这种下策的。

    听他这样说,天一生水耸了耸肩,摊了摊手说:“随你,反正又不是我要用。好啦,陪你玩儿了半天,我也累了。该回去休息去了。再见。”

    说完,它便钻进王落辰的泥丸宫,继续睡觉去了。

    “懒蛋!”王落辰笑着在它背后小声儿骂了一句,也钻回了自己的身体。

    神识回到身体之后,王落辰便站了起来,重新朝门口走去。

    可是等他走到了门口,想要走出去时。却发现了门怎么也打不开了。

    “该死的,铁人都被我搞定了。为什么还不放我走?”王落辰在门上拍打了几下,气呼呼地骂道。

    而就在他在这里发脾气的同时。这座铁人地狱的核心位置,一间用能量晶石设置了很多窥视法阵的巨大房间内。齐虎成正站在一个法阵面前,看着王落辰所在的那个房间,向身体的一名华服老者问道:“师伯,我明明叫人将铁人的攻击力提高了十倍的,可谁知他在这样的攻击面前却居然没事儿。现在铁人也不知怎么搞得,不动弹了。您看,我要不要把他给放出来啊。”

    那长着鹰钩鼻,三角眼的老者有些阴险的笑了笑,说“放,当然要放。这间房间的铁人碰巧出了问题,没能把他给搞死。下一个房间的铁人难道也那么巧会出问题?出了这间,他不是还有六个房间要去吗?告诉操控手,让铁罐车把他再带到下一个特别房间去。”

    “是,师伯。弟子明白了。”齐虎成向那老者一抱拳,表示了遵从他的安排。便叫来了一名士兵,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就打发他去干坏事儿去了。

    而那名士兵,得到齐虎成的命令后,一溜小跑,到了另一个布满了各种管线和拉杆儿、转轮的房间,在其中一名正在操控这些东西的士兵耳边同样低语了几句。

    那士兵便走到一个拉杆儿前,抬起了拉杆儿。

    便在这拉杆儿抬起的瞬间,“呼啦”,王落辰怎么拍都拍不开的门,自动卷了上去。

    当然,这里的“自动”,是王落辰所以为的。其实,他哪里知道,所谓的自动门,其实也是可以由人控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