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地上爬起来,用手掸了掸身上的土,冲着短矛铁人咧着嘴一笑说:“来啊!你再来啊!你怎么不狂了。哈哈。”

    跟原先一样,铁人依旧没有回答他,但它的轮子却动了。

    “什么?天一生水,你玩儿我啊?它怎么又动了?”这家伙一动,王落辰脸上的笑容立刻凝固了,神识对天一生水发出了抱怨。

    “咦?这是怎么回事儿?我明明……”王落辰的泥丸宫里,天一生水挠着自己光秃秃的脑袋纳闷儿起来。

    “你姨个屁,现在叫你姨父也白搭了。咱们俩还是赶紧想办法逃命吧。”王落辰抢白了他一句,便飞快地转身朝门那儿走去。

    “咻!咻!咻!”

    身后又传来了密集的短矛破空声,王落辰心中不禁暗暗叫苦。

    这家伙,若是它再给自己来上一波儿,自己的身体肯定非得让它的短矛给轰散架儿了不可。这可怎么办呢?

    王落辰暗自叫苦了半天,也逃到了门口。趴在门上,却感觉出了哪里有点儿不对劲儿。

    哪里不对劲儿呢?

    他回头朝身后瞥一眼。恍然大悟,原来是身后不对劲儿啊。

    怎么没短矛啊?他明明听见身后响起了短矛破空之声的嘛。

    因为好奇,他便转过身子,朝短矛铁人那边仔细查看了一下。这才发现,地上的短矛居然全都不见了。

    他想了想,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原来,天一生水的破坏还是起了作用的。只是它搞的破坏并没从根本上摧毁铁人的控制系统。只是让它的程序有些紊乱了而已。所以铁人才将短矛一会儿收,一会儿发的。

    “靠,这铁人的短矛不光能发,还能自动回收,还真是高级啊。这机器人比尘世中的还牛@逼。看来,劳九归他们这个星族的科技水平要比地球先进的多啊。几千年前造的东西,现在的地球人光着脚丫子都赶不上人家这技术。不能不佩服啊。”望着一动不动的铁人,王落辰心中感叹道。

    这样感叹过之后,他又想起了自己刚进这训练室时想要了解这些外姓科技的想法,就对天一生水说:“天一生水,你能不能过去把这短矛机器人的内部构造给我全部记录下来。然后,给我弄个设计图出来?”

    “这个还不容易?对我来说就是手到擒来的事儿。关键在于他的控制系统不好弄。就像刚才,我明明黑进去了。怎么好像没起作用呢?这让我有点想不明白了。”天一生水歪着头,若有所思的说。

    “控制系统的话,你也给我记录下来,我自己研究。就不用你管了。你只负责它机械的部分就行。”王落辰笑着说道。

    “你自己研究?靠,你牛啊?我超级计算机都弄不明白的东西,你就能弄明白?”天一生水用它那豆粒大的小眼睛,望着王落辰,以怀疑的口吻问道。

    “这你不懂的。就好像,我弄不懂你是怎么调用我体内的五行元力一样,你也不会明白我要如何破解这铁人的控制系统的。”王落辰若有所指地回答了他的质疑。

    “宿主,调用五行元力,是因为五彩轮盘在当初建立时,我留了驱动程序在里面。通过你的神经细胞,我跟它这个能量矩阵之间,有一种血肉相连的联系。所以我才可以调用它其中的能量的。”

    “这个,你可以根据我调用元力的过程和方法自己琢磨个办法出来,调用它的。而你说你可以破解铁人的控制系统,我就有些不明白了。你又没见过这种机器人,不了解它的原理。你怎么可能破解它的控制系统呢?”

    天一生水听出他话里对自己可以提取五彩轮盘中五行元力,而他不能提取的怀疑意味,就跟他解释了几句。然后也说出了自己的怀疑。

    “好吧,既然你那么坦诚,我也对你明说了吧。我之所以说我可以将铁人的控制系统给破解掉,是因为我想到了一个问题。就是,既然这里的一切都是星族人建立的,那他们在铁人身上所使用的能量控制系统,会不会就是某种法阵?而根据我的直觉,它很有可能就是。所以,我才敢说自己可以破解铁人的控制系统的。”

    一直以来,王落辰对自己大脑中的超级计算机,第二神识天一生水,都有一种恐惧,就怕自己的大脑会被这家伙给鸠占鹊巢。因而从头到尾,他对它都是有所怀疑和有所防备的。

    尤其是在藏书阁里,见识到天一生水连自己无法控制的五彩轮盘都可以控制得了以后。他心里对这小人儿的这种怀疑和防备意识就变得更加强烈了。

    他总怀疑这家伙还有许多秘密功能是自己所不知道的,有许多更厉害的能力是自己所不了解和所无法控制的。

    因而,他心里的某些想法以及他所掌握的某些秘密,也就被他给留意着,不让它知道。以便将来,这些可以成为自己控制它这强大又神秘的家伙的底牌。

    不过,今天听它说出了控制五彩轮盘的原理和方法后,为了平衡他们俩之间的关系,王落辰还是将自己所掌握有关法阵的奥秘透露了一点儿给它。

    “哦,原来是这样。那我们还等什么?赶快行动吧。我进去将他的内部构造给测绘出来,而你就用神识将它的控制系统给破解了吧。”

    天一生水听他这样一说,就知道他对破解铁人的能量控制系统是有把握的。便催促他赶快行动。

    “好吧,你先进去。待我调息,就将神识外放出去。”

    说着,王落辰便在铁人的面前盘膝坐下,开始运功调息,进入冥想状态。而天一生水,则是直接飞了出去,悄无声息地再次钻进铁人的体内。

    一会儿的功夫,王落辰也将自己的神识外放了出来,追寻着天一生水的踪迹,钻进了铁人的头部。

    进入到那里以后,他便见到了铁人头部里那颗镶嵌在一个金属框架内闪着红光的晶石,以及以这块晶石为中心,所延展开去的各种管线。

    “法阵在哪儿呢?”

    王落辰看着这颗红色晶石和那些复杂的管线,认真思考了起来。

    须臾,他眼睛一亮,有些兴奋地低语道,“原来是这样。法阵不在外部,而是在晶石里。这样它就可以通过调控晶石能量的输出,来完成各种指令的下达了。果然奇妙。这就跟人的大脑利用脑波儿控制人的身体差不多啊。”

    想明白了这个道理,他就将自己的神识,朝着那颗晶石附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