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吐槽归吐槽,这里的环境就是如此,他也改不了。只好听从齐虎成的命令,随着师妹他们挑了一间训练室走了进去。

    到了这里,就不必拘泥于站队和营房的规定了,大家没有固定的组合,可以自由组队进入一间训练室。既然这样,王落辰自然是跟自己相熟的人在一起了。进去之后,彼此间也好有个照应什么的。

    不过,他们的这个想法,等进到训练室之后,才知道根本就是多余的。

    因为,这里所谓的训练室,根本就不是大家所想像的像健身房一样的那种大房间。而是一个被分成了很多小房间的蜂房式的大型建筑物。按照其规模来讲,这里不应该被称作训练室,而应该被称作训练宫才对。

    他们从外面那个大厅出发,通过一条倾斜向下的甬道,穿过一道闸门,进入这个训练室后,再朝前走,就是一条如断桥般悬空的道路。

    当他们按照这条奇怪道路两旁的提示,走到这断桥的桥头时,一只只悬挂在空中铁索上的圆圆的铁罐车,便自动地依次滑行过来,将他们送到跟这断桥隔空相对的一面巨大墙壁上的小房间去。

    那房间里,就住着所谓的铁人。传说中的不知疼痛,异常坚硬的人形战斗机器。

    这建筑如此科幻,以至于当王落辰一走进这座训练室,在断桥上站定,他马上就产生了一种猜测。即这座建筑根本就不是五极门所构建的,它应该出自某种科技文明之手。

    而他这中猜测刚一产生,就好像看透了他的心思一样,赵思雅马上就给了他一个说法,证明了他猜测的正确性:“师兄,师姐,你们看,这些训练室,其实说起来都是属于我们星族的财产呢。因为,当年建造这种训练室的,正是我们星族的祖先劳九归族长和他的战友们。而这些小房间里的铁人,据说也是他从我们的故乡带来的呢。只是,因为当年他和咱们祖师爷元化极情同手足,才把他给留在了这里,供五极门的弟子们当训练基地的。”

    或许是有感于自己祖先的伟大,她以自豪的语气,轻声地跟走在自己身边的王落辰他们解说了一番。

    她这话,王落辰听了,就信了。而习惯了五极门比别人强大的卓应儿,却是有些不信。拉着她的手说:“真的吗?思雅,你可不要骗我哟。凭你们星族的实力,真的可以建造出如此复杂和雄伟的建筑?”

    “应儿,怎么你不信吗?哼,我有证据的。你可以打听一下,直到现在,这里所有铁人的能量来源星石,还是我们星族在供应着呢。”因被质疑而有些不高兴的赵思雅,撅着小嘴说道。

    “星石?是什么东西?我怎么都没听说过?”卓应儿从来没听说过星石,故而又问道。

    “星石就是一种饱含宇宙能量的石头,是由我们族中的圣元塔中出产的。非常珍贵的。但是我们族中都不怎么捞得着用,因为全都当保护费交给五极门了。”赵思雅说到这儿,脸上露出一丝凄然之色。

    王落辰看她这副表情,就知道这里面有故事,但此处人多眼杂,此事想来或许会涉及到星族的秘密,不宜多问。就先把此事记下,打算以后没人的时候再问她。

    而此时经过赵思雅这么一说,大家对她的话也就都信了。没人再怀疑这座建筑和那些铁人都是他们星族所建造和制造的了。

    说话间,大家已经随着前面的人被铁罐车接走,而慢慢排到了断桥边。又一辆铁罐车滑过来了,该他们上了。

    “师兄,我上去了。”吴梦雪进入铁罐车之前,深情地看了一眼王落辰说。

    “师弟,不用为我担心,以我的战力,这一级的铁人应该奈何不了我的。”沙傲云的玉手在王落辰的脸颊上亲昵地摸了一下,翩然上了铁罐车。

    “师兄,要是我有真的金声雷震子就好了。那我就可以给你一颗,让你把铁人什么的全给炸个稀巴烂。那样,你不就过关了。”卓应儿知道王落辰的法阵在这里无法使用,心里不禁为他担心。

    “师弟,你尽管去吧。我相信,你一定行的。”王落辰跳上了铁罐车,秦俊彦冲他竖起大拇指,为他加油说。

    “对啊,你们都不用为我担心。就算打不过,凭我这么皮实的身体,最起码全身而退还是可以做到的。”他笑嘻嘻地跟秦俊彦赵思雅还有李英晨他们挥了挥手,钻进了罐车里面。

    他走进去以后,铁罐车的门就自动关上了,其情形,就跟尘世中的自动门一样。这让王落辰更加确信了赵思雅的话,这东西的确是他那位外星人祖师爷,劳九归和他的族人制造的。

    只是,不知道五极门中,除了这东西之外,还有没有其他什么是这种带有科技文明痕迹的东西。

    如果还有就好了,他可以借此了解一下劳九归他们这种文明到底发达到什么程度。并借此探究一下,他有没有可能将他们的这些文明成果给掌握了,以用来制造出对抗狂霸星强盗的武器什么的。

    不过呢,就目前他对历史记载的研究和对五极门的现状所观察的结果来看,圣境这个世界的确是没有多少科技文明的东西。

    这或许跟劳九归他们这些人,从外星球来到这里后,手里并没有多少资源有关。也可能是圣境这个世界的确如墨可当初所说的那样,不适合科技文明的发展。

    至于究竟是怎么一个情况,以他现在的身份和地位也弄不清楚。所以,这些问题,便也只能放一放了。

    这些思考正在进行着,铁罐车就已经停在了巨大墙壁上的一个房间面前。

    “呼啦”

    铁罐车的门开了,王落辰从铁罐车上跳到那房间门前的平台上,朝那房间门开走去。

    待他离那门还有一米多远,那门也自动地朝上卷了起来。他便走了进去。

    走进房间,他眼前便豁然一亮。

    原来,这个房间,从外面那一道仅供一个人进出的小门看,好像很小。可进来之后就会发现,这个房间其实足有近千平方,空间很大的。而且房间内还使用了晶石作为照明光源,令室内非常得明亮,视线也因此非常得好。

    “呦吼,有人吗?”

    走进这间宽敞的显得有些空旷的房间,独自一人的王落辰心里不禁有些发毛,为了给自己壮胆儿,便大声喊了一句。

    “咻!”

    谁知,他这句话刚喊出,房间的某个他根本就没注意到的角落。猛然射出一根短矛,呼啸着就向他扎了过来。

    “靠,这什么鬼地方?居然有暗器。”

    王落辰看着那只速度快到自己好像怎么躲都躲不过去的短矛,边伸出手掌硬生生地怼了上去,边气呼呼地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