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师弟,师妹,我谨代表铁人营五百一十三名成员,对你们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

    姜文龙首先右手握拳,置于胸前,向大家行了个军礼,并表示了对大家的欢迎。

    然后,在众人的掌声中,他继续讲到:“只是,作为铁人营的最高长官,我欢迎的方式可是跟别处的不一样的。我的欢迎方式就是好好训练你们,让你们个个都变得更强。希望前来参加训练的你们,要牢记自己的使命,多多理解才是。”

    “而且,我知道,你们中有一部分人是才刚刚入门的弟子,因为是自小练功的世家子弟或表现优异被选拔进来的。你们这部分人,想来也没有吃过什么苦。所以,若是在这军营的训练过程中感到苦不堪言了,可不要哭鼻子哟。”

    “还有,咱们这次的训练,是一次极为艰苦,也极为实战化的实验。所谓刀枪无眼,训练中难免出现一些损伤。这就要求大家,在训练中第一要认真,第二要灵活,第三要多用心。尽量避免自己被伤到。”

    “好啦,我就说这么多。前面就是你们此次训练的基地,铁人地狱。待会儿,大家都跟随着老兵进去吧。”

    “最后,让我们一起振臂高呼吧!”

    “荣耀!五极门!长存!化极峰!”

    说到最后,姜文龙右手握成的拳头用力拍打着自己的胸脯,高喊起了五极军团的口号。

    “荣耀!五极门!”

    “长存!化极峰!”

    他的口号响起,众人也跟随着他喊起了口号。

    此刻的他们,虽说并没有因为姜文龙的话而热情高涨,扯开嗓子尽情呐喊,但因为人多,所有的人声音汇聚起来,也很响亮。可以说达到了响彻云霄的程度。

    也因此,林中的鸟儿,被惊飞的更多了。

    见到此情此景,王落辰心中不禁又暗暗吐槽:“这回飞起来这么多鸟儿,齐虎成怎么不说话了?哈哈。”

    吐槽完毕,他就跟着队伍迈入了前面那座灰色的坟墓型建筑的大门。

    不知为什么,这么多人里,他被排在了第一批。因而,他进入这座所谓的铁人地狱比其他人都早。也便比别人更早地见识了这传闻中十分凶险之地的真面目。

    一进大门,他们便被领着穿过了一个长长的向下倾斜的宽阔甬道,来到一个头顶挂满灯火,足以容纳几万人的巨型大厅。

    其实,这大厅若是没有穹顶,完全可以被称作广场的。而它的作用,在这座建筑里,也的确是起到广场的作用的。

    它就是用来集中和分流人员的。

    大家都被带到这里,再次排好队。也不知那些士兵是怎么控制的,这大厅里的灯火就暗了下来。穹顶上,就紧接着亮起许许多多蓝色光点。

    “哇,好漂亮。”

    那些光点有如夜空中的点点繁星,引来女孩子们的一阵感叹。

    “不要喧哗!听我给你们解说。”

    当女孩子们的感叹声响起时,齐虎成威严的声音也随之响了起来。并且因为他在这声音里加持了元力,反而以一人之声音,将所有人的声音都给压制了下去。

    这样他的话就在嘈杂之中,为所有人听到了。

    听了他的话,众人赶紧闭嘴,听他要讲些什么。大厅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好,我跟你们说一下。这穹顶上的光点,连起来就是这座铁人地狱的地图。大家第一次来都看不懂,所以我才要跟你们讲解一下,这副地图记下来之后,你该怎么用。”

    说着,他便详细地讲解起这副地图所标注的内容来。

    通过他的讲解,王落辰他们了解到:从大门处算起,到广场这里,算是铁人地狱的入口部分。这部分属于安全区域。

    而过了这片区域,通过大厅边角处的九扇大门,人们就可以分别进入这座铁人地狱地第一级训练室,去接受该训练室中铁人的训练。

    每个训练室中的训练铁人的类型是不同的,每通过一个训练室中那一类型铁人的训练,可以得一分。如果你能够通过七个训练室,也就是攒够七分,那么你就算是通过了这第一级训练。同时,你的战力会被五极军团战力鉴定司,认定为武师级。

    通过第一级训练室之后,你便可以通过训练室后的甬道,到达下一座大厅。然后由那座大厅里进入下一级训练室。

    以此类推,当你通过了四级也就是三十六个训练室的训练,你便可以被认定完成了铁人地狱的所有训练。并且战力也已经达到了武帝级,可以被认定为铁人营的将军了。

    不用说,铁人营的七位将军,就是这么选出来的。

    只是,最近这二十年来,其他地方的不算,铁人营也只出了七位将军。且都是中年人,是在五极门刻苦修炼了二十年以上的弟子。

    可见,这里的四级训练室,是非常难以通过的。

    年轻弟子,想要通过几乎是没有可能的。他们之中,出类拔萃者,也顶多也就是能通过第三级,成为铁人营一名带兵五十的军士而已。

    听着齐虎成以非常自豪的口气,讲解完大家头顶上这幅地图。王落辰心中暗想,怪不得这家伙这么牛气,对谁都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原来还真是有些值得骄傲的资本呢。

    又想,听他将通过这些训练室说的那么困难,不知道我又能通过哪一级呢?

    因为有此一想,他心里竟有了一些心潮澎湃,跃跃欲试的感觉了呢。

    然而,就在他心里的这种感觉生出来之后,齐虎成的一句话,却将他这种感觉给冷却了下来:“最后,提醒大家一句。进入训练室后,天地元力将被训练室的防护罩隔断,你们所能使用的,只有自己修炼得来的战力。那些借助外力的弟子,尤其要记住这一点。免得与铁人对阵时,还按照原来的作战习惯跟它打斗而吃亏。”

    说打此处,王落辰以神识感知到,他似乎以一种嘲讽的目光,有意往自己这边看了一眼。

    听了他的话,王落辰心里忍不住咯噔了一下,暗叫了一声不好。

    他也是忍不住再次吐槽:靠,还有这种事情。那照他这么说,在训练室中,我岂不是就不能使用靠天地元力驱动驱动的法阵了?而法阵一旦不能用,自己的战力不就等于被降低了一大截?唉,好倒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