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王落辰只是一脸冷漠,没有对自己的威胁做出任何反应,齐虎成自感无趣,就对着所有来参加集训的弟子说:“都别傻站着了,每五十人一队,跟着老兵去军营登录姓名,领回自己的物品,整理好自己的床铺。然后,给你们半个时辰熟悉环境和吃早餐。接着,所有人就到铁人地狱参加训练。记住,一个都不许少。违者,一百军棍。不论男女。”

    门内弟子谁都知道,五极军团素以军纪严明著称,到了这里没有人情可讲,只有冷冰冰地铁一般的军纪。

    而这铁一般的军纪,如若违反,后果十分严重。轻者军棍伺候,重者关进不见天日的黒牢,吃馊饭,与蛇鼠作伴。

    所以,当听到齐虎成的命令后,没有一个人敢怠慢,都争先恐后地排好了队伍,跟着引领自己的老兵去登录姓名,领取物品,去了铁人营为他们准备的营房。

    可当他们抱着军营为他们配发的衣物和被褥到了营房前面,他们全都傻眼了。

    可能是由于长老会要送大批弟子前来训练的决定,是临时做出的。因此,铁人营并没有多长时间来为这么多人准备住处。

    这就导致所谓的营房,非常的简陋。不过就是些用木桩搭建出轮廓,然后再在顶上和四周搭上篷布以遮蔽风雨的简易棚子。而且还不分男女,二十人一间混住。

    这种住宿条件,令大家忍不住纷纷埋怨了起来。

    “都别吵,都听好了。这里每个房间上都有各自的名字,你们自己去找。摊到和谁在一个房间,就和谁在一个房间,不准调换。否则,以违反军规处置。”

    见他们磨磨蹭蹭地光说话不进房间,一个军阶较高的老兵大声警告了一番。

    军规当前,大家无奈,只好各自找到自己的名字,进了房间。

    进了房间之后,就有老兵过来教他们叠被褥,放置物品。

    “看好了,关于被褥怎么叠,东西怎么放,我只做一遍。若是你学不会,最好向自己的周围的人赶快请教一下,否则若是在将军来检查内务的时候,发现谁的被褥和东西没放好,就会体罚那人的。”

    所有的老兵都是这样说,也并且都是这么做的。

    被褥当着新弟子的面儿叠得整整齐齐地,然后拆开,让他们自己叠。生活用品也固定地放在房间的某一处,然后拿回去,让他们自己凭借记忆自己放。

    这些事情,说起来好像很简单。但一旦有了标准,就变得复杂和艰难了起来。

    你比如说,你的毛巾,一定要搭在床头的那一个位置,若是偏差一点儿也是错误。

    你的鞋子,脱掉之后,一定要按照鞋子尖儿朝外,整齐的放在床头,哪怕就是因为你有脚臭,鞋袜熏的人作呕,也不能挪到别处。

    诸如此类的规定和规范非常的多,而老兵不知是什么用意,就只给你做一遍。也不管你记得住,记不住。

    而事实上了,说实在的,除了极少数平常对这些生活细节非常注重的人和那种智商很高过目不忘的人,真的很少有人能够全记住,并全做对。

    做不对怎么样呢?就只好拿出些礼物求老兵或求同伴了。不然,搞不好,真会被将军拉出去体罚的。至于体罚什么?那就看他的心情了,这些新来的军营的弟子们谁又清楚呢。

    因而,就这来到军营的头一件事儿,就难为的不少人冒了汗,掉了泪。

    不过,这种烦恼,王落辰是没有的。

    他有天一生水的超强记忆力和经历回放能力的帮助,这种事情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他们房间的那个老兵刚一做完,他立刻就不错一点儿的将自己的被褥和物品都放得整整齐齐地。而且,做完自己的之后,他还迅速地教会了自己同屋的人怎么弄。弄得跟他一个房间的弟子,都非常感激他。

    帮完他们,他又怕自己的师兄师妹们搞不好,又去查看他们的情况,有搞不好的,也都把他们给教会了。

    不用说,他这么做,又为自己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加了分。但同时也被铁人营里的那些老兵给记恨上了。

    本来嘛,这东西就是老兵难为新兵和要些好处的手段,如今大家被他给教会了,就没人去求他们了。他们怎么会不记恨他呢?

    王落辰不管这些,反正他的敌人多了去了,也不差多他们这些人。就在帮助完大家之后,大大咧咧地招呼上同伴,排着队,一起去吃早餐了。

    由于参训的人多,铁人营的厨房也忙不过来,早餐搞得也很简单,就是每人一个鸡蛋,一碗稀粥,外加几根咸菜半个馒头。

    怎么还半个馒头?

    人太多,厨房蒸了一夜馒头,才蒸出够每人分半个的数量。

    大家倒也能理解厨房的难处,没人多说什么,就将就着吃了一顿。

    只是,他们这心里也担心,虽说这顿早餐就这样将就了,但午餐和晚餐呢?总不能再这样糊弄吧?

    然而,他们这份担心,在军营里呆了半天之后,再回想起来时才知道,自己今早只是想得太多了。原因嘛,咱们马上就会讲到。

    众人吃过这份他们来到五极门后最寒碜的早饭之后,离齐虎成所规定的半个时辰的时间也差不多了。便很自觉地排好队,跟着引领自己的老兵,走向了军营旁的密林深处。

    等他们经过大约半个时辰的徒步行进,到达密林深处一座犹如古墓一样的圆形建筑前时,发现那里已经有包括齐虎成在内的七位将军,在等着他们了。

    他们被带到这儿之后,就按照老兵的引领,排成了一个非常整齐的队伍,接受那几名将军的训话。

    “大家安静。为了欢迎大家到这里来集训,也为了说明我们铁人营对大家此次集训的重视,我们铁人营七名将领全都到了,跟大家见个面,交流一下。所以呢,请大家都要严肃起来,不要乱说话。”大家站定,齐虎成作为他们的老熟人儿,向前一步,冲大家摆着手,来了个开场白。

    等到大家都按照自己的意思安静了下来,他指着他们七人中间那名身着黄金铠甲的将军说道:“下面呢,就由我的上司也是我的大哥,皓龙将军姜文龙跟大家说一下此次集训的情况,大家欢迎。”

    说完,他自己先带头鼓起掌来。他这一鼓掌,底下的弟子们为了给他点儿面子,也稀稀拉拉地鼓起了掌。

    而他的大哥,皓龙将军姜文龙则是缓缓地朝着众人站立的方向,迈出了两步,极有威仪地冲大家挥了挥手,示意全体安静,然后便用充满磁性的洪亮嗓音跟大家讲起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