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莽都叫些什么呢?王落辰听得真真的,他叫:“我就不信砸不中你。我就不信你真是神?邪门!见鬼!气死我了”等等话语。

    王落辰听到这些话,心中暗暗好笑,便又取笑了他一番:“林师兄,你又卖艺,又吆喝,你累不累啊?我劝你还是悠着点儿吧,别待会儿卖艺不成,再累虚脱了,就不好了。”

    “啊!该死的,我的大锤已经打的这么卖力了,你居然还有功夫取笑我。难不成你身上真有邪气?嗯,你小子身上肯定有古怪。要不然你怎么能每一招儿都这么轻松地躲过去呢?”林莽被他取笑了,气得又找起了原因。

    “我身上没有邪气?而是有一股天地正气在保佑我。不信,我站着不动,让你使劲儿砸,你也伤不了我。”说着,王落辰竟然真的站在原地不动了。

    林莽一看,这是机会啊。这小子自己犯浑、找死,居然打算用身体死扛大金锤,那可就怨不得我下手狠啊。

    这样想着,他就将手中的金锤抡圆了,死命朝王落辰的头顶砸去。

    “啊,师兄(师弟),快躲开了。”看到林莽的大锤迅如流星地向王落辰砸去,而王落辰却跟没看见一样不闪不避,不扛不架。围观的人群里,王落辰的师兄师妹们发出了惊呼。

    “嗡”

    然而,就在众人惊呼的之时,王落辰的身上猛然浮现出一座光阵,将那即将砸到自己头顶上的大锤给托住了。

    紧接着,就听王落辰喊了一声:“镌刻。”

    那光阵便迅速钻进了大锤里面去,接下来,随着大锤锤体上光芒闪烁,一眨眼的功夫,大金锤就从锤头到锤把儿,全碎成了一颗颗金豆子。

    “全是金子啊,真好。正好拿回去给师妹师姐打首饰。哈哈。”

    不待那些金豆子落地,王落辰将手一招,那些金豆子们就听话地全排成一列,飞向了吴梦雪沙傲云和卓应儿她们。

    等那些金豆子到了她们面前,并被她们一脸欣喜地给收入音灵石中后,王落辰手再一招,一点点如萤火虫般的小小法阵就从吴梦雪她们身边飞了过来。

    这一过程中,林莽看着自己的金锤碎成无数颗金豆子,并犹如有了灵智生出翅膀一样飞向了几位美女,就这么一脸不可置信地站在原地,如同木偶一样,呆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他想破自己的脑袋也无法理解,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不过,他虽然不清楚,王落辰自己心里却门儿清。

    原来,早在他让林莽用锤砸自己之前,他就已经算计好了。自己这回跟林莽这家伙打斗,不能白累手。

    既然他那么识相把自己的大金锤给拿了出来,那他怎么着也不能再让他拿回去啊。

    于是,他便暗自用神识调出法阵,待他金锤砸下,便将法阵挡住了它,并瞬间镌刻了进去。

    法阵已经被他给掌握的十分娴熟了,可以任意玩耍。因而,待法阵在金锤内的镌刻一完成。他立即将法阵内的元力调集起来,形成了无数元力分隔线,将金锤给分割成了无数颗小颗粒。并催动法阵,将它们给带到了吴梦雪他们的身边。

    这一过程,是法阵深入物体内部世界,改变物体能量分布和解构这一能力的灵活运用。对法阵不了解和不熟悉的人怎么可能理解呢?所以,林莽才被吓呆了。

    “怎么样?林师兄,你那只金锤还要吗?不要的话,也可以送给我师妹她们的。我相信,等她们打好了首饰,一定会时常想起你的这份人情的。”王落辰将法阵收回自己的体内,看着林莽,笑着问道。

    “你,你,你不是人,身上肯定有邪门儿的东西附体。我,我不跟你打了。”

    林莽被他问了,终于醒过神儿来了。但到了此时,他已经再也没有心思跟王落辰打了,他紧紧抱着自己的大金锤,惊慌失措地逃回了自己的队伍中去。

    “林莽,你。可恶,来人,将林莽拉下去,重打五十军棍。”林莽飞也似的逃回队伍,令齐虎成颜面受损,十分不悦。就气呼呼地一挥手,赏了林莽五十军棍。

    可怜林莽这次出面“教训”王落辰,半点便宜没捞着,还陪了三十斤黄金,挨了五十军棍,真是倒霉到家了啊。

    不过,这又怨得了谁呢?

    正如他表妹,在他被拉下去打军棍时在心里所念叨的那样:“表哥,早告诉你了,你一个凡人跟我们社长这种神明作对,是没有好结果的。你偏不听,看吧,受报应了吧。唉!”

    不仅是她,经此一战,凡是亲眼见到王落辰在战斗中的奇异表现的人,都将王落辰要么跟邪门儿要么跟神明划上了等号。暗自提醒自己,最好不要跟此人战斗,否则下场会跟林莽一样惨。

    当然,这些人里面,不包括对王落辰所使用的能力有所了解的人和一些高战力的人物。

    因为,他们看得很清楚,王落辰身上的所有表现,都有可以用武技和元力进行解释的可能。所以,依旧是只将他当成一个高手来看,并没有将他给邪魔化或神话。

    尤其是齐虎成,他战力强大,修为高深,经验丰富,早已看出王落辰最后这一手跟法阵有关,就冷哼一声说道:“哼,借助外力,终究不是正道。武者,修习五极元功,凝练元力才是正途。你这种手段,倘若今天是我出手,定然会依靠充盈地元力将你的法阵摧毁,令你身陷险境。”

    “哈哈,齐将军慧眼如炬,所言不差。只是,我用这样的招式和方法也是没有办法啊。谁叫我不能凝练元力呢?再说了,说到跟你战斗,你以为我还会用这样的方法吗?我就那么傻,不懂得随机应变?”王落辰不甘示弱地笑着反问。

    “哦,你还有别的招式和方法?不妨说来听听。”齐虎成听了他的话,眼睛眯成一条线,十分感兴趣地问。

    “齐将军,事关自身安全,你以为我会说吗?哈哈。”王落辰再次反问。

    齐虎成套不出他的话来,脸色微微一变,愤愤地说道:“不说拉倒。我管你有什么高招儿,到了铁人营,都得听我的。好啦,这次的事情,就算这么过去了。虽然我们铁人营方面丢了面子,可是小子,告诉你一个很不幸的消息。因为你把老子给惹毛了,你和还有你的这些同伴们,今后在铁人营的日子,将会很难过的。哼哼!”

    很难过?有多难过?我怕你啊?你以为我是厦(吓)大毕业的吗?

    针对这将军威胁的话语,王落辰没有理会他,而是在心中暗自吐槽了一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