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的话在林莽身上见到了效果,他听了他的话之后,果然气得七窍生烟,脸色铁青。想也不想,就嗷嗷大叫着朝着自己胸口猛击了几拳,激发了一下自己心脏的潜力,朝着王落辰再次冲了过来。

    “还来?好,打服你。”

    “对方奔跑速度大幅提高,达到了时速八十公里,远超常人。所以若被他给撞上,所承受的力量肯定比被常人撞上要更大。建议宿主零点四秒后向右侧快速闪避,然后出左脚以四十五度角给他下绊子。他必将以大于时速八十五公里的速度来个狗吃屎。宿主可趁此机会,一脚踩在其头部,将他头部夯进地面一下十五公分,结束战斗。”

    林莽刚一启动,天一生水的分析和建议就送达王落辰的神识里。

    王落辰得到这一信息,眨起了眼睛。

    手里没有秒表,眨眼权当计时。四下之后,他马上按照天一生水所说,向右侧闪避,恰恰在林莽的拳头将要接触到自己身体时躲到了一旁。

    躲避的同时,王落辰右脚狠狠地扒住地面,左脚肌肉绷紧,以四十五度角斜斜地来了一个勾踢,一下将林莽刚落在地面的左脚勾起。

    “扑通”

    林莽被他一勾,快速奔跑而来的身体由于下半身重心后移,上半身保持向前的惯性,一下子就朝前飞出,并以头脸和胸部冲下的姿势,重重地扑在了地面上。真像天一生水说的那样,来了个狗吃屎。

    王落辰早就预料到他会跌倒,左脚勾完他的脚之后,立刻放下,稳稳踏在地面。接着便快速地将身体重心左移,以左脚为中心将自己的身体旋转一百八十度,由面向林莽的身体正面转为面对他的后背。

    而且,转身之后,又于林莽飞行的过程中,启动了身子,向前迈出几步,飞一般地跟上了他扑向地面的身体。

    他速度很快,等林莽刚一着地,啃了满嘴的泥巴。他的人已经到了林莽的肩部。

    “呼”

    毫不犹豫,刚到他身前,王落辰就将自己的一只脚抬起,狠狠地跺向了林莽的头部。

    这一下,若是王落辰跺中了,踏实在了,林莽的脑袋即便不被他给像气球一样踩爆,也非得像天一生水所预估的那样,嵌入地面以下一段距离不可。

    在这样的攻击之下,林莽死不死不好说,脸上的五官保不住是肯定的了。而一旦破相,估计他的表妹喜欢他的可能性就更不大了吧。

    眼看着王落辰的大脚就要落下,林莽的悲剧人生就要开始,来参加集训的弟子中突然有一名女子大叫一声:“社长,不要!”

    不知是这一声充满惊恐地喊声救了林莽,还是王落辰本身就没有杀人的意思。他的脚落在林莽的后脑勺上之后,只是踏住,令林莽的脑袋无法动弹,并没有用力夯下去。

    “哈哈,自古英雄救美人,今日美人救英雄。我倒想看看,今天是哪位美女对你这家伙动了恻隐之心。”王落辰踩住林莽的脑袋后,对着集训队伍笑着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人群中走出一名颇有几分姿色的粉衣女子,满脸通红地对王落辰恳求道:“是我,社长。刚才我在队伍后面,没看见是表哥跟你比武。所以也没能阻止你们。不过,社长,我表哥只是性格粗鲁莽撞了点儿,并不是坏人。他此次得罪了你,我代他向你赔罪。至于他,就请你原谅了他吧。”

    “表哥?表妹?你们是亲戚啊。那这事儿就好说了嘛。林莽,你表妹是我天命社是成员,既然她出面替你求情了,我今天就饶你一命。你且起来吧。”

    王落辰见自己的天命社的师妹出来求情,不好意思说不给面子,就将脚收起,给了林莽自由。

    林莽觉得自己脑袋上一轻,就知道王落辰的脚拿开了,他便骨碌一下趴了起来。

    而且,这家伙对王落辰的好心放过并不领情,刚一站好,他就伸出袖子把自己脸上的泥巴和嘴唇鼻子上的血给擦了一下,对着自己的表妹喊道:“谁要你求他了?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你别管。快走开。”

    所谓恼羞成怒,大概指的就是林莽此时的情绪。

    “表哥,你别生气啦。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一定很生气,很难过。可是,表哥,作为一个凡人,你打不过我们社长是很正常的。他可是天命之人,是来拯救我们这些人的神啊。所以,你不用太在意的。”

    林莽表妹看他情绪有些激动,怕刚刚放过他的王落辰会再次对他不利,赶紧劝说道。

    可她这话一说出口,王落辰马上就知道坏了。

    这小丫头这样说,简直就是在挑事儿啊。把自己说成神,把她表哥说成凡人,还要他不要跟神一样的人比。这样的劝说,她表哥会听才怪呢。

    果然,她话音儿刚落,林莽气得大声咆哮着说道:“住口,你这是要气死我吗?好好好,你既然把他当神,那我就把他给打落神坛,让你看看他的本来面目。小子,看我轰天神锤。”

    他被激怒了,一边大叫着,一边从自己的音灵石中取出了两把西瓜大的金光闪闪的金锤,舞地虎虎生风,不顾一切地朝王落辰砸了过来。

    “哟呵,你们家好有钱啊。连这么大个儿的锤子都是金的。啧啧,可惜有钱也没能俘获美人心。看来,你得好好反思一下自己了。”

    大锤带着风声朝自己落下,王落辰却像没事儿似的继续跟林莽玩笑。这可不是他傻大胆儿,而是他对天一生水的能力以及自己身体的坚实程度有绝对的信心。

    因为,经过刚才的一番较量,王落辰已经看出来了,林莽跟自己打,如果仅凭武技,以他现在这种修为所具备的力量和速度,根本是打不过自己的。除非,他还有别的杀手锏。所以,他才敢不把这家伙用力挥舞过来的锤子当回事儿。

    林莽呢,被王落辰给取笑了,心中的怒火更盛了,两把加起来足有六十多斤的锤子,也被他给挥舞的更快了。

    可令他着急的是,他那两把在以往的战斗中使用起来威力巨大的金锤,虽然因为胸中的怒火,被他耍得比平时更加快速和流畅。但就是对王落辰半点威胁也没有。

    他的攻势,每每都是在即将砸到他的时候,被他以各种姿势巧妙地躲过。就好像对方是他金锤的克星,金锤根本就不敢和他沾边儿,见到他自己就主动躲开一样。

    这让他火气更大了,一边舞动着金锤,一边急的吱哇乱叫了起来。

    ————————————————————————————

    月底了,打算订阅的朋友,抓紧啦。打算投月票的朋友,也抓紧啦。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