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林莽一见王落辰干脆利落地在生死状上签上了名字,他立刻当胸一抱拳,对着围在王落辰身边的人说:“既然王师弟已经签了生死状,我们比试的事儿就算这么定了。诸位请让开点,小心拳脚无眼,误伤了你们。”

    “误伤我们?你狂什么?你信不信我们天命社两千名弟子群殴了你?”卓应儿听他说的如此狂妄,气得不行,立刻就要上前跟他较量一番。

    她一动,天命社众人也跟着动了起来,瞧那阵势,还真有群殴他的意思。

    见他们如此,齐虎成大喝一声道:“干什么?字都签了,还想反悔不成?”

    王落辰笑了笑,拨开众人的围挡,向齐虎成和林莽一抱拳说:“齐将军和林师兄不用担心我会反悔。刚才我师妹那样说只是为了制造点儿战前气氛,谁叫她是我的啦啦队的队长呢。”

    齐虎成见他这样说,指了指铁人营的五百多士兵说:“什么啦啦队?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既然已经签了生死状,你和林莽的这一战就开始吧。同时我也警告你们,别玩儿花样。这里是军营,一切自有军规法纪。谁违反了,也没有好果子吃。”

    “打架这事儿好说。要依着我,不签这生死状,早就开始了。现在么,待我跟师兄师妹他们说句话,咱们就开始。”王落辰冲齐虎成一抱拳,说了句话,接着便向自己的师妹他们说:“大家不用担心,且退后,看我领教这为林师兄的高招儿。”

    他都这样说了,大家知道他跟姓林的这一战是不可避免了,便各自退开,让出地方,以便他们俩好展开战斗。

    只是,他们虽然退开,但却没有真正放心王落辰跟林莽的战斗。因而,他们退开之后,也是各站方位,眼睛紧盯着两人,小心戒备。

    这样做,一来是为了防备对方使出阴招儿;二来是为了万一王落辰不敌对手,他们好及时将他救护回来,不使他遭遇到对方的毒手。

    王落辰看他们的站位,自然是了解他们的想法。因此,他对他们报以了充满感激的一笑。

    随后,他便倒背双手,有如闲庭信步一般,走向了林莽。

    而林莽见他这种近乎装@逼的姿态,心中在闪过自己表妹面若桃花的美貌之后,向旁边大声吐了一口浓痰,大叫一声,一招黑虎掏心,就冲王落辰飞速打了过来。

    “哟,林师兄果然是恨我不浅啊?上来就想掏我的心。可惜,我的心不是那么好掏的,它的前面可有铜墙铁壁挡着呢。”

    王落辰见对方的虎爪对着自己的心脏恶狠狠地抓来,他一边说笑着,一边躲也不躲地直挺挺地将自己的胸口往他的虎爪送了上去。

    “咚”

    虎爪和王落辰的胸口撞在一起,发出犹如敲击战鼓的巨响,就各自分开了。

    “林师兄,早晨起得早没吃饭吧?怎么这虎爪子使出来就跟猫爪子似的,软绵绵的呢。哈哈。”

    虽然胸口被这林莽的利爪给抓的有些隐隐作痛,王落辰嘴上却依旧说的云淡风轻,好像对方那一抓,根本就未对自己造成一点儿伤害一样。

    “这不可能,我这虎爪,连石头都能掏出个洞来,怎么抓在你身上会没事?你肯定使诈了,身上穿了什么软甲之类的防护宝衣了吧。”

    林莽揉着自己那五根被王落辰身上反震过来的力道给弄得剧痛无比的手指头,脸上露出不相信的神色。并且,还因此而怀疑起王落辰贴身衣物有古怪来。

    “林师兄的想象力很丰富。可惜,你猜错了。我身上还真没有那些东西。你若不信,我可以脱了衣服让你看看啊。只是,这么多师妹师姐在这儿,我这样做,怕是不雅呢。哈哈。”王落辰指了指自己衣服,又指了指现场围观的女弟子,取笑了林莽一番。

    “林莽,这小子练得是炼体术,身体自然比常人结实。你不要瞎怀疑,只管进攻,破了他的炼体术就是。”齐虎成见林莽被王落辰给取笑了,便从旁指点道。

    林莽听了,这才相信王落辰身上并无防护甲衣,便又扑了上来,又跟王落辰打到一处。

    只是,王落辰通过他刚才那一击,已经试出他力道的大小,对他的攻击不再直接用身体迎接了。而是使出所学的武技,跟他拆起招来。

    但是,他跟他的拆招儿,却不是普通地拆招儿。而是使用上了天一生水的新能力——预见对手进攻和防守的着力点,并以此作为自己出招依据的见招拆招。

    “宿主,这小子的眼神儿瞄向了你的左大腿四分之一处,他下一招有百分之八十的概率,会踢你的左大腿。你可预先向右移动半尺,并将右脚抬起六十度,直接中途截住他的右腿。踢中右腿后,立刻将右脚踏地,左脚向前,侧身右转,以左肩直入他的怀中,给他来个靠山崩。如此一来,他必定会被你撞飞。后仰,以三十度倾角,摔向地面……”

    两人对战中,天一生水高速运转,不断将对方拳脚的进攻防守路线,以及他的站位和身体角度都一一复刻进王落辰的神识。

    神识提取信息的速度自然很快。王落辰心念一动,便可掌握对方的这些信息,从而采取相应的动作,击打对手的身上防守的空档,将他击倒在地,或者重创于他。

    天一生水的这能力果然够神奇,王落辰跟林莽对了十几招之后,就慢慢熟练掌握了,并且利用这种能力连连击中了对方。

    特别是那一记重重的靠山崩,更是将林莽给撞飞出数米,让他摔了一个大大的屁墩儿。同时,也得到了围观弟子们的高声叫好。

    这下子很摔得相当重,以至于林莽爬了足足有一分钟才爬起来。

    “你小子不是刚入门的弟子吗?怎么对本门招式如此纯熟?好像招招都能找到我的破绽。你是不是入门之前就已经练习了好多年本门的武技了?而入门后却故意装作什么都不懂,隐藏起自己的实力了啊?”

    连连受制与人并屡屡中招儿、心中憋屈的林莽,捂着自己的屁股,龇牙咧嘴,满脸通红地朝王落辰问道。

    “你废话真多。打不赢我就乱找理由,胡乱怀疑。我告诉你,我与你过招,凭借的不是什么对招式的纯熟,而是比你更高明的脑子,更快人一步的判断力,更迅速地反应能力。唉,反正凭借的都是你这种人无法理解的东西。说了你也不懂,你就不用瞎琢磨了。”

    “我也不跟你废话,就只问你一句,你还打吗?要打,就尽管放马过来。反正打你又不费什么力气。就当早晨起来做做早操,活动活动筋骨吧。”

    连连得手,让王落辰信心倍增,跟林莽说话的时候,为了气他,便故意将自己给吹嘘了一番。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