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的意思,就是说人一出名就容易被人家给盯上或嫉妒上。

    王落辰经过李英晨他们一宣传,真成了五极门的名人了,自然也就引起了一些人的嫉妒。

    对这样的情形,作为曾经是河洛城家喻户晓的明星少年的王落辰,早就已经从自己以前所经历过的事情中预测到了。因而也早就做了思想准备。

    如今听齐虎成嘴里说出这样的话,自然便没有半点惊慌之色了。

    他在对方话语落地之后,语气平淡地笑笑说:“那么,听将军的意思,你是想将这些士兵的对我的挑战,当成今天的惩罚了?”

    “不,不是挑战。而是教训。因为,我相信,你这种货色在我亲手调教出的士兵面前,根本就不不堪一击。若是将你们的战斗,说成是他们对你的挑战,未免就有些抬举你了。”齐虎成以轻蔑地语气更正了王落辰的说法。

    “哦,你的士兵这么牛逼啊?那好吧,那就依将军所言,让他们过来‘教训’我一下吧。”王落辰无视他的轻蔑,继续平淡地说。

    “他们?你的意思是要我几名士兵教训你一个人吗?真是可笑,教训你,还用得着几个人?”齐虎成用一种我想到你狂妄了,但没想到你居然这样狂妄的眼神儿看着王落辰,反问道。

    “随你,铁人营里你是老大,我听你的。那既然如此,咱们废话少说,开始吧。”王落辰笑着伸出手,做了一个请出招儿的姿势。

    这个姿势,是江湖圣境中挑战弟子们之间发起挑战的姿势。

    王落辰这是在用这个姿势告诉齐虎成,虽然他将他的士兵跟自己的战斗,叫做教训。而在他王落辰看来,这依旧是一种因对自己名声和地位不服气所发起的挑战。

    齐虎成身为一名将军,自然是不缺心眼儿的家伙,他又岂能看不出王落辰这姿势中的意思?心中因此便有了一股怒气。

    心想,好啊,既然你找死,那我就让你品尝品尝死亡的味道吧。

    主意拿定,他旋即对着王落辰冷冷一笑,然后对自己的士兵喊了一声:“列队,观战。林莽,出列!”

    他的命令一经发出,那些士兵立刻收起了自己刚才所保持的那个动作,迅速地排出了一列长队。紧接着,从他们之中,就跑出了一名身材魁梧,长相英武不凡的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不用说,他便是齐虎成口中的林莽了。

    他迈着刚劲有力的步子,很快就到了齐虎成的面前。

    “啪”

    他笔直地站好,右手握拳在胸口击打一下,行了个军礼,大声说道:“将军,林莽出列,请将军吩咐”

    “好,不愧是我的士兵。行则虎虎生风,言则铿锵有力。”齐虎成他夸了他一句,然后说道:“林莽,你看那边,那便是最近声名鹊起的天命少年王落辰,你日思夜想想要教训的对象,不知你可有信心战胜他?”

    “有!只是不知将军,要我如何教训?是死是残?您给定个标准,免得下手重了,要领责罚。”林莽听了他的军令,面带残忍之色,大声问道。

    “呦呵,看来这位师兄对我恨之入骨啊,还没打呢。就把我给划归到伤残人士中去了。虽然我不知道我是如何得罪了你,让你这么恨我。但你既然对我有这么大的恨意,我若是不让你将这恨意从心中挥发出来,想来你定会内分泌失调的,抑郁死的。所以,我不如来个成人之美,待会儿让你随意出手。也就是说,你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我是死是残,都与你无关。绝不追究你的责任。”

    听他这样问齐虎成,王落辰心中不禁为这家伙的自信感到好笑,也不等齐虎成给他定出标准,就主动地将自己的性命给献上去了。

    “真的?你可愿立生死状?”

    林莽听闻,心中大喜。脑海中立马闪现出自家表妹提到王落辰名字时那陶醉的神情。

    心想,王落辰,这是你自找的,可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为了表妹,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的。

    王落辰可不知道自己因为成了他表妹的梦中情人而被这家伙给恨上了,他只知道自己眼前这家伙的战力跟他的狂妄多么的不相称,觉得对方如此大言不惭地想要自己伤残,自己怎么也得给对方一个进行挫折训练的机会啊。

    于是,就说:“好,拿生死状来,我签。”

    他的话,立刻在铁人营中引起了一阵嘘声。那些士兵们纷纷轻微地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为王落辰这位明星少年惋惜的神色。

    谁不知道,林莽在铁人营中号称蟒蛇。与人战斗好像贪吃的蟒蛇一样,打倒一个接着便是下一个。将军不叫停,他就好像永远不满足那种战胜人的快感似的,会不知疲倦地继续跟别人打斗下去。

    这还不算,关键在于这家伙好像没有什么人性,与人交手,即便是战友同袍之间,他也毫不留手。以至于,每年在他手底下受伤的人没有十个也有八个。

    如今王落辰这种刚刚入门,没学过多少武技,也没有经过什么训练的少年,跟他这种军营中的老油条对上。

    在士兵们看来,能活下来就不错了。那还得说是林莽这家伙怕违反军规手下留情的结果。

    而这少年倒好,居然还一点儿新弟子的自觉也没有,竟然想也不想就跟这家伙签下什么生死状。

    这人不是脑子有病,就是活腻歪了。

    他们这种表情,不只是一个人两个人脸上所表现的,而是几乎每个人脸上都是如此。当然就很容易被参加集训的弟子们看到了。

    那些老弟子们看到这种表情还好说,毕竟跟王落辰关系不怎么密切,对他的生死不怎么关心。

    但那些新弟子,特别是天命社的成员,还有那几名由王落辰代替自己接受惩罚的,以及他的朋友李英晨他们几个,当然也少不了他的亲师兄秦俊彦,亲师妹卓应儿,恋人沙傲云和吴梦雪他们,看到铁人营的士兵都是这副表情,心中不禁担忧了起来,就都涌上前来,劝他要三思而行。

    王落辰却对他们笑了笑说:“无妨,你们忘了我最大的本事就是抗揍了?再说,我可是天命之人,命硬得很,没那么容易就死的。你们只管退后,看这铁人营的士兵到底有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就好了。”

    而这时,生死状也已经有人写好,送到了王落辰的面前。王落辰哈哈一笑,看也不看,就在众人无比担忧地目光中签上了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