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

    在鸟儿飞起的时候,军营里操练的士兵们中间,突然暴起一声大吼。

    “是!”

    这大吼声刚停止,士兵们都应声高呼了一声,将自己的动作,停在了那声大吼响起的一瞬,仿佛画面被定格一般。

    接着,那大吼之人又对着空中吼了一声:“刚才是哪几个鸟人喧哗的?给我下来,让我好好教教你们规矩。”

    好嘛,这是要给众人一个下马威啊。

    听到他的话,大家心里都是这种想法,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同向着下面的操场,落下了飞行兽。

    大家心想,我们这次来了没有足有五千人,而你们全营的士兵才不过五百多人,数量上我们是你们的十倍,占优。

    质量上,我们这五千人都是长老会从新老弟子中精选的,最差的也有武师下品的战力,跟你们比应该也不差吧。你就算是这铁人营中的将军,也不敢把我们怎么样吧?

    所以,当那人发出那一句充满威严和愤怒地责备之后,大家根本就没有一点畏惧之意。他们缓缓落了地,下得飞行兽来,一大群人乌泱泱地随意围成了一堆闲聊起来。对他的话就像没听见一样,该站出去的人也没有站出去。

    不过,作为带队的沙傲云和毕世明,对这人的话自然是不能不予理睬的。

    两人便在一落地之后,由毕世明冲那位已经从士兵中间走出的将军一拱手,说道:“是七将军齐虎成吗?我是毕世明,那位是沙傲云沙师姐,我们奉命带领本门参加此次入营集训的弟子,前来报道。至于,刚才有人喧哗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有几位弟子到这儿后,见到军营的师兄们操练的威武,心里有感而发,才大叫以示豪情的。希望您不要见怪,并请念在他们初来咋到,不懂规矩,原谅一二。”

    “原谅个屁?军营重地,岂容喧哗?你们今天既然来到这里,便要守这里的规矩。我再说一遍,刚才那几名大声喧哗的弟子马上给我站出来接受惩罚。否则的话,你们全体都要受罚。”

    那名一身乌金盔甲的中年将军,根本就不给沙傲云和毕世明面子,虎目圆睁,棱角分明地如铁锤般的四方脸上,带着几分怒色,继续坚持要惩罚那几名坏了军营规矩的少年。

    他的话,立刻在前来集训的弟子中引起了一阵躁动。

    “这人谁啊?这么不讲理?人家不过就是喊了一声,惊了山鸟,又没把军营的士兵怎么着,他就不乐意了?”

    “就是,他们这些士兵不是号称跟铁人一样坚强的铁兵吗?难道说几声喧哗,还能将他们吓着了不成?”

    “话不是这样说的,这儿是军营。咱们门规上有说过的,五极军团军营周围不得任意制造噪声,刻意喧哗,否则体罚。”

    “是啊,这里是军营。而这位将军又是铁人营最厉害的七名将领之一,七将军,号称虎目神将的齐虎成。”

    “我也听说过铁人营七名将军的威名。好像个个都是武帝级战力的老弟子。其中尤其以他们的老大,皓龙将军姜文龙最厉害,战力已达武帝上品。很快就可以超凡入圣,成为武圣战力的超级高手了。”

    “武帝上品?很厉害啊。一个就能将我们一群人给打的找不着家吧。”

    “这又怎样?即便是战力再高,也不能不通人情吧。不过就是少年们一时兴起,嚷着玩儿的,又不是故意的,值当得那么大题小做吗?”

    他们这一大帮人议论纷纷,顿时在现场形成了巨大的嘈杂声。且因为人数太多,这种声音,比刚才那几名少年的喊叫声的分贝,似乎还要高上几分。

    这令整个军营变得更加喧嚣了起来,也令那位虎目将军的脸色变得比刚才更难看了几分。

    这叫什么事儿?不仅刚才没大声叫嚷的那几个没一个出来的,反而这帮人还制造出了更大的噪声。

    他不禁有些急了。脸色铁青地往前踏出两步,一手叉腰,一手指向众人,就要宣布自己的对所有人的惩罚命令。

    但就在这时,他却看见一名少年,迈着懒洋洋地步子,从数千人的队伍中走了出来:“将军,刚才叫嚷之人都是我的师弟师妹,他们年龄小,不懂事,身体又单薄,无法承受你的惩罚。所以此刻都被吓坏了,不敢站出来。可我这人吧,没有别的,就是皮糙肉厚这一点比人家强,不如就让我来代替他们接受你的惩罚吧。”

    “哦,你是哪根葱哪头蒜?报上名来?让本将军听听,你够不够资格替他们接受我的惩罚。”

    虎目将军齐虎成,逼视着眼前这名算不上英俊但也够不上丑逼的少年,冷冷地问道。

    “好说,好说。七将军,本人名叫王落辰,是五极学院的新弟子。也是咱们五极门这批新弟子中,唯一一名不能凝练五行之力,专靠炼体升级战力的弟子。所以呢,你把惩罚都加到我身上就对了。因为惩罚对于别人来说是吃苦受罪,对我来说就是帮助我练功啊。”

    不错,这名少年正是王落辰。他的神识修为已经超过了旁人。所以,对刚才是谁大声叫喊的知道的很清楚。

    他看其中有几人都是自己天命社的社员,便觉得自己这个社长,在关键时刻,还是要为了他们挺身而出的。不然,岂不是白顶了一个社长的头衔,也白接受了人家的爱戴?

    于是,他就站出来了。

    而且,他也料定,这铁人营里这位将军,此刻正下不了台,自己在这时候站出来,他必定也会接受的。

    另外,他觉得,所谓惩罚无非就是体罚嘛。以他如今的身体强度,虽说还达不到不惧人间任何攻击的程度,但要应付一下平常的体罚,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果然如他所料,那名叫齐虎成的将军,虽然脾气发得大,但也知道责罚众人是不现实的。既然现在肯有人站出来替别人承担责任,他正好可以顺着这个台阶下台。

    就听他说:“王落辰么,我知道你。你的名字最近很是响亮,即便是军营里的年轻士兵整日不怎么外出,也都听说了。”

    “哦,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名了?连兵哥哥都知道了我的大名。只是,这事儿我怎么不知道呢?”听他这样说,王落辰想起了饭堂里众人热情崇拜自己的场面,不禁有些得意。

    但刚得意没多大会儿,齐虎成接下来的话,却让他菊花@一紧,浑身冒出了冷汗。

    只听他接下来说道:“不过,你先别高兴,他们听说你的名字,对你来说可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儿。因为,他们最看不惯的就是一些浮华之徒,靠着哗众取宠的言论和举止来博得一些虚名。因此,他们都很不服气你,都想要跟你比试一下,看看你这盛名之下,到底有几分真本事呢。只是以前一直都没有找到机会而已。呵呵。不过,今天嘛,看来他们能够如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