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傲云这样一解释,大家就都明白了。怪不得这次长老会这么重视大比呢,原来是另有目的啊。

    既然这样,大家也就不再追问什么了。于是就各自洗漱了一下,一块儿跑去饭堂吃完饭。

    到了饭堂,众弟子一看到王落辰来了,纷纷围拢了过来,向他问好,和他握手,甚至是要求被他抱抱。气氛热烈的要命。

    这阵势,秦俊彦吴梦雪他们昨日就已经见识过了的,所以并不觉得稀奇和惊讶。

    可沙傲云就不同了。她不是五极学院的学生,从来没有来过饭堂,昨日也没有参与打架的事儿。所以,并不知道王落辰现已经成为新弟子们崇拜的偶像,神明一般的焦点人物。

    初进饭堂,见到他们迅速围拢过来,不禁吓了一跳。还以为王落辰又闯什么祸了,众人要群殴他呢。

    等她刚正想站出来保护自己不让人省心的师弟,并警告他们不要乱来的时候,却发现他们脸上的神色不对。

    他们跑向自己师弟时,脸上的神情根本就不是那种要揍什么人时所带的愤怒表情,而是一种见到自己心爱和崇敬之人时的欢喜和激动的神色。她便有点疑惑不解地愣住了。

    然后,她便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偶像的人气和粉丝的狂热。她因此而蒙圈了,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这师弟啥时候从一个废材变成众人眼中的宝贝疙瘩了。

    直到吴梦雪看出她的疑惑,跟她解释了。她才恍然大悟。原来,师弟已经不是一个月前被五极门给拒之门外的那个师弟了,而是成为令人仰视的人物了。

    她的心情一下子复杂了起来。

    因为,她觉得自己的师弟之所以对自己好,是因为他需要并看重她的保护,所以才重视她,跟她交好的。若是自己的师弟不需要她的保护了,他还会像以前那样对她好吗?

    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她觉得自己想多了。

    她的师弟并不是那样的人。因为,当有比她还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准备投入她师弟的怀抱,要他师弟抱抱时。他竟然毫不犹豫地就以男女授受不亲为由躲开了。

    而正当众人都以为自己的这位偶像不近女色时,他却主动靠近了吴梦雪和她沙傲云的身边,牵起了她们的手,向所有人大胆地秀起了自己和她们两个人的恋情。

    这就叫心有所属,绝不移情别恋。

    王落辰的这一举动,让沙傲云心里一阵感动。不禁对他投去了赞许的微笑。而她的微笑,也被王落辰看到,他便毫无顾忌地跟她眉来眼去了一番。

    这更让人们确定了他和沙傲云以及吴梦雪的关系。

    于是,男弟子们不禁羡慕地唏嘘了起来,而女弟子们则是躲到一边哭鼻子抹泪儿去了。

    不用说,这样一来,王落辰的这顿饭就又没吃好啦。

    唉,光忙于接受大家对他和两位美女恋情的祝福了,哪有功夫吃饭啊?

    不过,饭没吃好没关系,他们可以后补啊。

    就在几人胡乱吃了几口饭,在众人的瞩目中离开了饭堂之时,李英晨他们也跟了出来。

    跟上王落辰他们后,李英晨建议说,明天大家就去铁人营了,不如今晚聚一聚,再吃一顿酒。

    大家都知道铁人营是个苦地方,一听他这提议,都觉得不错,就一致同意了。

    见无人反对,李英晨就去张罗酒菜去了,王落辰他们一伙人,则是上了各自的飞行兽,回到了寓所。

    回到寓所以后,卓应儿便抱怨说,以后再也不跟着王落辰一块儿去饭堂吃饭了。太吵,根本就吃不好。

    王落辰自己也说,饭堂这种公众场合自己还真是不便去了。大家热情太高了,他自己也有些受不了了。

    大家就出主意说,干脆在家开小灶算了。反正人也不多,饭菜什么的也好做的。至于学院那边儿,动用一些关系跟巡查的弟子说一声,估计以王落辰现在的这影响力,他们多少也会给些面子的。

    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王落辰以后就真的很少去饭堂吃饭了。

    众人商议好了这事儿之后,李英晨也便带着酒菜来了。大家一起动手,布置好了桌椅,就开始了今天的宴席。

    这一晚,因为明天就要不自由了,大家当然又忍不住来了个尽情豪饮,不醉不归了。

    只是,夜里闹得欢,早晨就难免没精神了。以至于,第二天早上去铁人营的路上,大家都躺在飞行兽上补起了觉。这一觉睡得昏天黑地的,直到被五极军团铁人营的号角给吵到了,才醒过来。

    “这就是铁人营?好美的地方啊!”王落辰在号角声中醒来,由巡天兽上向下面一处位于峡谷中的营地观望,发出了一声惊叹。

    他原本以为,铁人营必定是个非常阴森恐怖的地方,没想到,这座位于化极峰和落霞平原之间峡谷地带中的军营,却拥有着如诗如画一般的景色。

    只见,苍翠的群山怀抱里,天然生成一条狭长山谷。

    山谷由山体中初成的那一端,一条如白练一般的百丈瀑布,飞流直下,挂在陡峭的绝壁之上。

    绝壁之下,由瀑布所冲击成的一泓深潭碧绿如翡翠,镶嵌在山谷的起始处,好像它的眼睛。

    深潭的周围,以及由它漫溢出的水流所形成的小溪两畔,是各类树木和犹如锦缎般的花丛。

    而在这花丛和树木中间,翩然起舞的粉的、白的、彩的蝶,大的、小的忙忙碌碌的蜂,以及时而飞行,时而停止的蜻蜓,和林间或啁啾,或呖呖,或嘁嘁喳喳的鸟鸣声,都显现出无限的生命气息。

    沿着水流而下,山谷渐渐变得宽阔了,更多的植物和动物也便出现了。而人类的建筑物也随之出现在它们中间。

    这些建筑,都是用山谷间的树木搭建的木屋和木楼。而它们所在的地方,便是王落辰他们此行的目的地,铁人营。

    他们来的早,此时营中的数百名士兵正在做早操。

    鲜亮的盔甲和锋利的武器,在朝阳下闪着光。晃着他们这些刚睡醒之人的眼。让他们觉得这里好像也并没有传说中那么恐怖。

    而那一声声号角,将他们体内人类的原始野性给唤醒,令他们个个热血沸腾起来,进而将心底里原本对这军营的恐惧变成了向往。

    “啊!铁人营,我来了。”

    或许因为激情被点燃了,数千只飞行兽的后背上所驮着的人中,有少数几个,居然忍不住放声大叫了起来。

    那喊叫声在山谷中回荡,经久不息。

    或许因为这喊叫声,跟鸟儿们平常听惯了的军人号子声和号角声不同。鸟儿们竟被它给惊吓地纷纷飞起,仓皇地逃向了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