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生水见他着急,呵呵一笑说:“你看你急什么啊?不就是点儿元力吗?你现在有了法阵,不会利用法阵再从别人那儿吸回来?真是,你现在根本就不用担心元力不足的问题,用得着这么小家子气吗?”

    “对啊!一着急都把这茬儿给忘了。(书^屋*小}说+网)”王落辰一拍自己的大腿说,然后他十分豪爽地向天一生水一招手,“走,去其他藏书的地方,争取在藏书阁关闭前,将所有的藏书都给收进脑子里,留着以后慢慢看。”

    “嘿嘿,你还用慢慢看?这些书里的内容,你需要哪些,只要用自己的神识复刻一下,就全记住了。快得很,根本就不用慢慢看。”天一生水听了他的这种说法,又告诉了他一个令他大为振奋的消息。

    “靠,要不要这么逆天?那我要有这样的速度,岂不是我永不了多久就成为圣境之内最博学的人了?”

    王落辰想想自己将来某一天或许会在课堂上成为教授们教不了的学生,心里就不禁兴奋异常。他好想那一天赶快到来,自己好求一下教授们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

    “理论上是的。但是,别忘了,快速学习也是需要消耗元力的。所以,今后你在元力和知识面前还有得取舍呢。哈哈。”天一生水见他这么兴奋,坏坏地一笑,又给他泼了一盆冷水。

    “靠,你说话能不能别大喘气?这样很容易闪到小爷的腰的。哎,算啦算啦,元力和知识如何取舍的问题以后再说吧。咱们还是赶紧地先把我成为博学之人的第一步给做完吧。走,继续吸书去。”

    世界上果然没有白得的东西。

    练个气功要吃苦,收集和学习个知识要消耗元力,听完天一生水的话,王落辰不禁因此而将心里的热情给降了一下温。

    不过,他并不打算就此放弃,反而觉得明天的事明天再说,还是先把今天的事情给做好再说。因此,便在埋怨了天一生水一句之后,急急忙忙地离开元初阁,去了下一座藏书的楼阁。

    看来,他是真打算利用一下午的时间,不计成本地将这里所有的藏书都给“吸”进脑子里去了。

    事实上,因为舍得下本钱,他将这里的藏书全部吸进脑子里,连一下午都没用到呢。

    以至于,当他在藏书阁关闭前半个多时辰就离开时,周不通觉得这孩子好奇怪,好不容易央求自己把他给放进去了,怎么不多看会儿就离开了呢?

    不过,他哪里知道,对有些人来说,看书量的多少,不在时间长短,而在看书的速度啊。

    而且,若是他知道王落辰一次就把藏书阁里所有的书都给“吸”走了,他肯定会非常后悔自己今天把他放进藏书阁的。

    因为,王落辰所吸走的那些书里,可是连藏书阁一些不向普通弟子开放的珍本和秘本,都包括了的。他若知道了,能不后悔吗?

    当然,王落辰可不管这些,他离开藏书阁后,因为“吃饱喝足”了,心情大好。还主动联系了吴梦雪和卓应儿,说是要陪她们去逛街呢。

    可惜,她们说该买的东西都已经买好了,早已回到寓所去了。

    他没地方可去,也只好回寓所跟她们会合了。

    刚回到寓所,秦俊彦就和沙傲云一块儿来了。他们三个就问两人,他们是怎么到一块儿去的。

    两人便稍作解释。

    原来是秦俊彦去了戒律院,见到了木长老,两人正说些修炼上的事。沙傲云因为要带队去铁人营,有些事情来向木长老请示,便也到了戒律院了。

    大家都认识,秦俊彦又是木长老内定下来必定要加入戒律院的人,他们三人便公事私事一起聊了起来。

    聊了一个多时辰,该说的话都说完了。木长老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处理,他们二人便一起回到寓所来了。

    王落辰听完他们的解释,便问沙傲云:“云姐,听你和秦师兄刚才话里的意思,明天去铁人营是你带队了。那是不是说,你也要在铁人营待上一段时间呢?”

    对他的问题,沙傲云点点头,十分肯定地说:“是的,不光我,包括毕世明,欧阳立、司徒洲和李英雄朱丽娜他们在内的,所有五极门内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都会去铁人营集训五十天。以获得更多的实战经验。也好在八月十五于天幕峰护宗大殿举行的三教大比中打败其他门派的弟子,取得进入乾坤洞的资格。”

    “那我就好奇了。三教大比不是没十年举行一次的吗?据我所知,十年之前的,或者说以前历次的三教大比,长老会好像没有这么重视过吧?为什么这次却会如此重视,竟然把这么多人都送进五极门最严苛之地,铁人营进行训练呢?”王落辰追问道。

    “咦,师兄,你怎么知道以前参加大比的弟子没有去铁人营集训过?”沙傲云正要回到,卓应儿插了句嘴,问。

    “哈哈,今天去藏书阁查的啊。你看,这就是读书的好处嘛。哪像你,平常一点书都不想读,就知道玩儿。”王落辰笑着揪了揪她的马尾辫说。

    卓应儿被他给揪了辫子,晃着脑袋躲开,瞪了他一眼说道:“假斯文,就爱猥琐地揪人家小姑娘的辫子,还自诩是读书人呢。哼!不理你了。”

    她的话引来秦俊彦和吴梦雪的一阵大笑。

    唯有沙傲云不明白王落辰何时在卓应儿心目中留下了如此恶名,便向他们一问究竟。

    吴梦雪便将今天他们从饭堂回来时,在巡天兽背上所发生的事情跟她讲了一遍。沙傲云听后,明白了原因,便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王落辰被他们几个给笑得不好意思了,便赶紧说:“云姐,你快别笑了,我刚才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这关系到咱们这次去铁人营这等大事,你还是快给说说吧。”

    “本来这是秘密,我不能说给你们听的。不过嘛,你们反正都不是外人,讲一下也没关系的。”事关机密,沙傲云斟酌了一下言辞,才说道,“这次大比,长老会之所以会这么重视,原因是上次乾坤洞开启时,有弟子在其中发现了一些异常。并且这异常很可能同圣境之所以存在以及它将来会不会消亡,这等千古谜团能否破解有关,所以长老会这次才希望咱们五极门的弟子可以多一些人进入乾坤洞,以便争取将这个秘密给掌握在咱们的手里。”

    有些秘密可以左右一个人的生死,有些秘密可以决定一项事业的成败,而有些秘密甚至是可以关系到一个门派的存亡。

    而有些秘密,譬如乾坤洞里的这个,却是有可能涉及到整个世界的兴衰。当然,会为五极门的长老们所重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