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将乌金梭拿在手中,轻轻地闭上眼睛,将神识释放出来,缓缓附着到那梭体上面。

    然后,他启用了神识的体幽之力,将神识深入梭体的内部世界的最细微之处,开始一点一点地在构成梭体的细小物质颗粒之间,复刻出悲悯法阵的图谱。

    当图谱构建完成了之后,王落辰用神识告诉卓应儿,他要截取她的一点神识导入法阵中去,以她的神识启动法阵。

    这样做的好处是,今后这支镌刻上法阵的乌金梭在她使用时,能够随她的心意而收发自如。

    因此,他要她不要抗拒自己的神识,任由他的神识进入她的脑海中去。

    但是这样做的话,就相当于卓应儿完全向他敞开了自己的心神,将在他的面前没有任何秘密。当然,假如王落辰趁此机会,刻意去探查她的内心世界的话。

    因而,需要开放神识的她,对进入自己脑海中的王落辰的神识绝对信任,否则,两份神识就会发生激烈地对抗。对抗的结果是,弱的一方将被强的一方打败,并导致神识受损,进而影响神识拥有者的智力。

    卓应儿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因而对王落辰提出要进入自己的脑海,截取一丝神识,没有反对。并且很配合地闭上了眼睛,放松心神,让王落辰的神识慢慢进来。

    王落辰将自己的神识缓缓地潜入卓应儿的脑海,找到她神识的寄居地,泥丸宫。

    这里就是卓应儿的泥丸宫?

    在一个浑身连接了密密麻麻的管路的透明圆球面前停住,王落辰的神识比照自己泥丸宫的样子,确定了卓应儿的泥丸宫就是自己面前这个圆球,便钻了进去。

    进去之后,他就真正进入了卓应儿的神识。卓应儿的所有情感和记忆就随之扑面而来。

    “哈哈,爹爹,我的小泥人捏得好不好看?”大约只有四五岁的卓应儿,用满是泥巴的手,举着一个勉强可以看出人形的小泥人儿,冲着卓不群歪着头甜甜地微笑。模样很可爱。

    “爹爹,我要找娘亲。娘亲在哪儿啊?”雷电交加的雨夜,满脸泪水的卓应儿,哭喊着要找自己的母亲。叫人心痛。

    “爹爹说的没错,没有娘亲的孩子,只能自己爱自己。所以,我一定要将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收集到自己身边来,好让自己周围满满地都是爱。”扎着冲天小辫儿的卓应儿,刚刚从一位师叔那里要来一件金灿灿地小铃铛,拿在手里乱晃着,自言自语地说道。

    “嘻嘻,这个师兄挺不错。我喜欢。等哪天有空,把他收集到身边来。”扎着两条马尾辫的卓应儿,偷偷从房间里望向外面叫门的爹爹和他身边的几个少年,喃喃地说道。

    “师兄,你不要死。你死了,我也不要活了?”祖庙广场上,艾不照主事搭建的那一架凉棚底下,卓应儿默默地对着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王落辰流泪。

    泪珠滚落她稚嫩的脸颊,那样子真叫人心疼,即便是王落辰现在看上去,也为之动容。

    “咦,应儿她是在为了我哭啊!还有,她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她对我?可是,她才只有那么点儿大啊,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心思?不过,也说不准,这小丫头本身就是那种人小鬼大的孩子。这可有点儿不妙呢。”

    王落辰不小心看到了卓应儿心中最真实的一面,也看到了她隐藏在心底的秘密。且这秘密还跟自己有关。跟情有关。令他感到哭笑不得的同时,也是一阵头疼。

    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卓应儿这小姑娘的这些情愫,不过是她的胡思乱想,并不一定就是真的。

    即便是真的,也很可能是她小女孩家不成熟的想法,等她年龄再大上几岁之后,或许就自然消失了。所以,自己最好还是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任凭她的情愫被时间慢慢给消磨掉好了。

    只是现在嘛,她有这种情愫倒是件好事儿呢。因为,她这份悲悯自己的情绪,正好跟自己所镌刻的这个法阵其精神相吻合嘛。悲悯法阵,如果用悲悯的神识去使用,当然效果会更好了。

    “那好吧,小丫头,师兄我就截取一丝你对我的悲悯之情,去用到你自己的乌金梭上去吧。嘻嘻。”

    说着,王落辰的神识边用力往前一冲,将她为自己落泪的那部分神识,给冲散了一点下来。并分成了六份,用自己的神识包裹着,从她的脑子中退了出来。

    出来之后,他加快了复刻法阵的速度,将六份神识一份一份地都附着到乌金梭中去。

    “唉,终于大功告成了!累死我了。”

    王落辰将卓应儿的神识全都送入乌金梭中之后,便启动了法阵,让它们在乌金梭内自行运转起来。而他的神识则是回到了体内,完成了他参悟法阵后的第一次在兵器内的法阵复刻。

    “这就好了吗?师兄。让我来试试它们的威力如何。”卓应儿见王落辰醒来,并说大功告成了,就一把将他手里的乌金梭给抢了过去,急不可耐地试用了起来。

    “咻”

    她用力一甩,乌金梭就飞快地打了出去,在将要打到巡天兽身上的防护罩时,她心念一动,说了声“回来!”。那乌金梭就很听话地停在空中,并慢慢地飞了回来。

    “啊,果然好用。就是有点太费心神了。”

    卓应儿接住飞回来的乌金梭,喘了口气说。

    “对啊,这有点儿像神念师御剑飞行,是要消耗神识的。所以,你今后若想用的自然流畅的话,师兄建议你,还是很有必要好好增强一下自己神识的。”

    王落辰看着因为动用神识,心脏负担加重,血液流动加速,脸颊变得有些绯红的卓应儿笑着提醒道。

    “嗯,谢谢师兄!师兄对我真是太好了。哎,对啦,师兄,忘了问你了。你刚才进入我的神识,有没有偷窥人家的秘密呀?”卓应儿随口谢了王落辰一句后,好像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另外追问了他一句话。

    “有啊?看到你因为尿炕,被师伯打屁股了。哈哈。”王落辰当然看到了她的秘密啦,故而有些心虚,便故意跟她开起了玩笑,以掩饰自己的这种心虚。

    “切,这有什么?不过是小时候的事情嘛。小孩儿的话,谁没尿过炕?这不算是糗事,被你知道我也不怕的。但是,我警告你,除了这个,你一定不要告诉我你偷看我洗澡的那部分记忆了。否则,我会跟你拼命的。”

    对于自己小时候的糗事,卓应儿毫不在乎,她在乎的是自己长大以后的记忆,有没有被王落辰看到。

    “这个嘛,师妹,你看师兄是那么猥琐的人嘛?”王落辰再一次被自己小师妹的口无遮拦给打败了,一脸通红地问了声。

    “你不猥琐吗?吴师姐,这事儿你最有发言权,你来说说。”卓应儿十分严肃认真地拉过吴梦雪,让她现身说法。

    “噗!”

    她的话和举动,让王落辰实在是忍不住,暗暗吐出了一口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