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在大家的情绪达到高潮的时候,结束了自己的讲话。

    大家的热情既然已经被调动起来了,他已无需再讲什么了。然后,他就收起法阵,继续吃饭。

    但这顿饭吃的,说实在的,真是有些不太好。因为总有人过来跟他讲话,和他互动,因而弄得他的饭吃的断断续续的,以至于到了最后饭菜都凉了,他也没有胃口吃了。

    不过,尽管如此,他却没有感到丝毫的不快。因为,虽然饭没吃好,可他收获了大家的近乎狂热的崇拜嘛。这可是比一顿饭重要的多得多的东西。是天命社今后得以更加壮大的根基。

    他因此很高兴,在饭后,又跟很多人见了面,说了很多话。这其中,就有那名带头把他将神明一样赞颂的少年。

    而巧得很,这名少年不是别人,而是当初在招考殿外放榜的时候,跟他打了一架的华服少年。

    他叫雷家栋,是来自落霞平原雷家的世家子弟,不过不是那种非常有权势的世家子弟。而是那种依附于长老们的家族,时时处处都要受这些家族欺负,看他们脸色行事的小世家的子弟。

    他心中因此对那些大世家有一肚子不满和怨气。故而在听了李英晨他们所宣传的王落辰的事迹后,便毫不犹豫地加入了天命社。并进而成为了社中负责在集会中制造气氛,鼓动大家情绪的骨干分子。

    王落辰看着这名头脑灵活,口才很好的少年,想起今天他在自己走向神坛时所做得贡献,不禁对他大加赞赏了一番。同时,还要求李英晨给予一些奖励。

    可这名少年却坚决不受。

    至于原因嘛。据他说,是因为他自从那次跟王落辰发生了一些小误会之后,就已经对王落辰佩服不已了。后来又听说王落辰跟欧阳和司徒两家发生的事,心里对他更是由佩服发展为崇拜。

    因而,他说他对王落辰的崇拜之情是真的,不是虚情假意。他为他做宣传,让更多的人了解他,崇拜他也完全是出于自愿,所以是不需要任何报酬的。

    王落辰看着他无比真诚的眼神儿,从里面看出了“真爱”。

    他被雷家栋这小子给感动了,就说:“既然你不要物质奖励,那我传授你一套功法吧。”

    雷家栋一听心中的偶像要传一套功法给自己,高兴坏了。立刻就欣然接受了王落辰的这份奖励。

    王落辰所传授的这套功法叫《雷霆之怒》,是一套修炼雷电元力的功法,正符合雷家栋的雷电体质。来自于元化极所复刻给王落辰的功法。王落辰留着也没什么用,就直接用自己的神识复刻进了雷家栋的脑海里。

    传完功法,王落辰便跟所有的社员们告了别,招呼着吴梦雪秦俊彦他们离开了饭堂。只留下李英晨和赵思雅他们,继续在这儿做新社员的登记工作。

    离开饭堂后,在回去的路上,吴梦雪和卓应儿特意舍弃了自己的飞行兽,坐到了巡天兽的背上,说是要沾沾神明的光。

    她们这样说,王落辰就张开怀抱笑着说:“要沾光可以啊,没事儿在我身上蹭蹭就好了。”

    “真的吗?可是我怕吴师姐会吃醋呢。”卓应儿一屁股坐到王落辰的身边,用脸颊在他胳膊上蹭了两下,看着吴梦雪说。

    “切,我吃什么醋?随便蹭,不过,最好在蹭的时候把衣服脱掉,免得弄脏或弄皱了衣服。哈哈。”吴梦雪玩笑道。

    “师姐,你居然帮着他占我便宜。不行,我可不能白吃亏。你快让师兄也传一套功法给我。不然我跟你没完。”

    卓应儿本来就是因为见了王落辰向雷家栋传授功法,眼馋了,心里揣了向王落辰讨要功法的心思才坐到巡天兽上来的。眼下,正好逮住这个机会,好好搜刮自己师兄一下了。

    “你这小丫头守着卓师伯这位‘武学百宝箱’,你还会缺少功法?还用向我要?再说,我这儿也没有适合你练的功法啊,要有我还不早就给你了?”王落辰摊了摊手手,表示自己没有可给她的功法。

    卓应儿一听,眼珠儿一转说:“那要不,你把参悟的法阵给我吧。我觉得它挺好玩儿的。”

    “哈哈,应儿,这才是你的最终目的吧?见师兄法阵威力挺大的,动心了吧?所以就惦记上了是不?”吴梦雪听她说想要法阵,才明白过来这小丫头打得是什么主意。

    王落辰也笑了,揪了揪她的马尾辫说:“就知道你这小丫头会打法阵的主意,所以我把三百六十五张法阵图谱都给你准备好了。现在就可以全都给你。只是,你能不能参悟,可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王落辰看自己要将法阵图谱都给卓应儿,但她脸上却没有露出欣喜的神色,便接着说:“看你对接收法阵图谱的热情不高啊?你是不是怪师兄不直接给你现成的啊?师妹啊,不是师兄不想给,而是法阵都是需要自己参悟的。我所参悟的是跟我的神识相契合的法阵。而你要使用法阵,就必须要参悟出跟你的神识相契合的法阵。”

    “师兄,你这话怎么这么饶啊?我有点儿听不懂啊。不过,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就信你一次。只是,我自己参悟的话,难吗?”卓应儿对王落辰的话,有些听不懂,干脆也不细思量是什么意思了,就直接问起参悟法阵的难易来了。

    “我不知道你参悟起来难不难,反正我自己是在祖庙广场上坐了十天才悟出一张法阵的。哎,对啦,这事儿,你知道啊。怎么还问我?”王落辰笑着回答。

    “是,我是知道。可是人家有点不确定嘛。所以才问一问。行,你什么也别说了。师兄,这法阵我看你还是自己留着吧。别说我神识修为还不如你,就算我神识的修为比你高,我也没那耐性在一个地方坐十天呀。唉,看来,这法阵我是没办法用了。我还以为,随便拿过来就能用呢。”卓应儿脸上露出了失望之色。

    “师妹,原来你是要拿过来就能用的啊。那也好办。你只要能找到一件材质够坚硬的兵器,师兄就有办法在上面为你镌刻一个法阵,让你的兵器威力更大。而且是拿过来就能用。怎么样?”王落辰不忍心看她不高兴,就给了她一个安慰奖。

    卓应儿一听法阵还能这么用,马上就来精神了。麻溜儿的拿出自己的音灵石,就把自己的乌金梭给取了出来。

    她一下将那些乌金梭扔到王落辰手里,急切地说:“师兄,这六枝乌金梭够结实的了吧。求你现在就都给镌刻上法阵,好不好?”

    这小丫头,果然是财迷啊。听说王落辰要给自己的武器镌刻法阵,她便将这六枝乌金梭给拿了出来。

    这六枝乌金梭虽然是一套武器,但却有六枝,她这一下子,就等于得了六件镌刻了法阵威力大增的武器啊。

    王落辰被她的贪婪给打败了。只好无奈地摇了摇头,将这六枝乌金梭全接了过来,为她镌刻法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