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的哭声,反过来让王落辰也很感动,他也流下了两行热泪。并将自己非常煽情的演讲继续了下去:“来到圣境后,我也并非一帆风顺,先是因为体质的原因,被拒之门外。以至于我不得不冒着九死一生的风险,去了化龙池,希望以此改变自己的体质。”

    “可惜,虽然在化龙池经历了撕心裂肺、伐骨洗髓的痛苦,但却依旧没有成功改变体质。我依旧是个无法凝练五行元力的废人。不过,万幸的是,化龙池里洗过之后,虽然我的丹田没有改变,但我的皮肉却变了。变得比常人坚韧了。说是适合修炼五行元体了。所以,入门的事情才得以峰回路转,柳暗花明。我终于进了五极门,有幸和大家成为了同门。”

    说到这里,听众之中又有人高喊:“大家看,这么多阻碍和困难都没有阻挡住王师兄的进步,这说明什么?这不正说明王师兄并非常人,而是天命所归之人吗?大家说是不是啊?”

    “是!王师兄正是天命之人。我们天命社叫这个名字正暗合了天意。来,让我们大家一起为王师兄振臂高呼!”那人的声音响过后,另一个声音又慷慨激昂地响起。

    “对,天命!天命!”他一号召,立刻有人振臂高呼“天命”二字。

    “天命!天命!天命……”

    有人带头,热情高涨的众人都跟着重复起那人所喊的“天命”二字来。

    饭堂的大厅里,顿时喊声如潮,欢声雷动。

    “哼!你们都是脑残啊?这么信他?”

    “喂,你们别喊了。大家不要被他蛊惑了。”

    “他是别有用心的,大家别上他的当!”

    见大家都对王落辰这么热情,为之高呼天命。欧阳靖等人坐不住了,他们纷纷站起来大喊,企图阻止众人对王落辰的崇拜。

    “这帮混蛋敢污蔑咱们的社长,咱们能答应他们吗?”王落辰这边儿的人有人注意到欧阳靖他们的动静,向大家发出了询问。

    “不能!不能!”

    他一问,众人立刻想也不想地回答。

    “对,不能让这帮混蛋肆意污蔑咱们的社长,咱们的偶像,咱们的神明。来,大家一起,把他们给打出去。”

    众人的回答,似乎给了喊话那人勇气,他等大家话音儿一落,马上就发出了一个新号召。

    “对,打出去!打出去!”

    所有的人心中的戾气都被这人的一句话给引爆了,他们纷纷或赤手空拳,或拿着饭盒,或搬起桌椅,或拿出武器,竞相朝欧阳靖一伙儿人围了过去。

    “你、你、你们?要、要、要干什么?”

    欧阳靖他们一伙儿大约上百人,被王落辰天命社的成员及他的拥戴者共计近两千人给围在了中间。他们不禁吓得腿肚子抽筋儿,嘴唇哆嗦,话都说不利索了。

    “干什么?看不出来吗?群殴!兄弟姐妹们,一块儿上啊。打死这帮亵渎咱们社长的混蛋。”

    领头儿的那人又适时地高喊了一声,然后所有人就像中邪了一样,听从他的指挥,用自己手里的武器,朝欧阳靖一伙儿打杀了过去。

    人家说,双拳难敌四手,老虎架不住群狼。欧阳靖他们就是再厉害,他们也没有那么多只手跟这么多人打啊。所以,他们被众人围攻的结果只能是像领头儿的那人说的那样:群殴。

    “噼里啪啦”

    一阵乱响。

    “爹啊!妈啊!”

    一通惨嚎。

    喧嚣和嘈杂,都表明欧阳靖司徒鹰一伙儿境况很令人悲哀和同情。

    于是,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王落辰,恻隐之心动了。

    他利用法阵,将自己的声音放大后,冲着众人高呼了一声:“大家住手!这些小人,教训一下即可,不可伤其性命。唉,他们可以污蔑和诽谤我,我却不愿他们因此而丢了性命。所谓,求仁得仁何所怨?做人但求问心无愧即可。你们,就将他们给放了吧。”

    “大家听到了吧?咱们王师兄是多么的宽厚仁慈?这些人这样污蔑他,诽谤他,甚至以前还没少为他制造麻烦,他都能够不计前嫌,宽宥他们。这是多么高尚的品格啊。是我们平常人所具备的吗?不是吧。所以,你们看,这也证明我们的王师兄身上具有神性啊。兄弟姐妹们,让我们听从他的神谕,放了这些混账东西吧。”

    王落辰的话刚说完,那名领头儿喊话的又借机赞美了他一番,并再次将他的逼@格给拔高到了神格。

    “好啊,既然咱们伟大的王师兄都这样说了,那么就暂且放过这群人吧。你们,还不快滚?”

    人群中又有人发出了喊声。

    众人都自觉地让开了一条道路,天命社的几名弟子上前,将被揍得几乎爬不起的欧阳靖一伙儿连拉带扯地给“请”出了饭堂。

    “呜呜……”

    被人扔到饭堂外的欧阳靖他们,看着天空中明媚的阳光和朵朵白云,死里逃生后,他们突然发觉,人能活着真美好。触景生情,所有人就纷纷痛哭了起来。

    “哭什么哭?号丧呢?既然王师兄好心饶了你们一条狗命?你们还不赶快谢恩,然后有多远滚多远?”他们刚嚎了一嗓子,身后就立刻有人如此教训道。

    他们被这一句话给吓得浑身哆嗦,立刻连滚带爬地跑掉了,居然“忘了”谢恩。

    “这帮狼心狗肺的东西,一点儿都不知道感恩。要不是王师兄,你们今天还不都得被打死。居然连句谢谢都没有,就这样跑掉了。”

    饭堂门口,一个小师妹看着他们狼狈逃离的身影,因为他们没有感谢王落辰对他们的宽宥而十分不满地说。

    “算啦,你看他们都被吓坏了,个个屁滚尿流的,恐怕都已经神志不清了吧。你对他们要求也不能太高了。就由他们去吧。只是,希望他们识趣,别再有下次就好。若再有下次,咱们一定不会放过他们。就算王师兄肯原谅他们也不行。”

    那小师妹的旁边,一位满脸青春痘的少年,紧握着拳头发狠道。

    对于这一切,王落辰利用神识,都看在了眼里。心中不由地为欧阳靖以后在五极学院的处境“担忧”了起来。

    然而,饭堂中的众人,没有给他替别人的前途瞎操心的时间。他们在把欧阳靖一伙儿给打发走了之后,又把热切地目光投向了王落辰,并继续高呼起:“天命!天命!”这两个字。

    王落辰看出,他们的意思是还要自己再继续为他们讲些什么。于是,便重新清了清嗓子,将一大缸从尘世中带来的鸡汤,给他们灌输了进去。

    “好!好!说的太好了。”

    没想到,被尘世众人大为诟病的鸡汤,在这里发挥出了奇效。他们被这东西给大补了之后,个个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向王落辰献上了自己的膝盖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