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大家散去,王落辰向躺在李英晨怀里的朱立军,说了几句要他注意养伤之类的话,就和李英晨他们将他抬到李英雄和朱丽娜的飞行兽上,让他的姐姐和未来姐夫带他回家去了。

    而他们几个,则也跟在新弟子们之后,走进了饭堂。

    饭堂里,弟子们忙着打饭吃饭。

    在这里,大家都井然有序,没有纷争,一派天下太平,自然和谐的景象,好像刚才外面的打斗就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让王落辰不禁想起了一个被无数历史事实证明了的伟大哲理,就是:在填饱肚子这个人生头等大事面前,一切恩怨情仇都是浮云。除非,这恩怨情仇本身就与填饱肚子直接相关。

    想到这儿,他不禁笑了笑,招呼着自己的师兄师妹们一起走向了饭堂的售饭窗口前。

    一个月后再次来到这里排队,他忍不住又想起了自己最初跟欧阳靖他们接下梁子的那晚。

    想起那晚自己还只是仗着身体够坚韧,硬扛下人家拳脚的家伙。而如今,仅仅一个月过后,就已经进步为让欧阳靖司徒鹰他们不敢正面战斗的人物了。心中又是一番感慨。

    “事实证明,我行的。我是可以变强的。而且,有祖师爷给我的功法,有天一生水这种功能强大的计算机的辅助,还有是师兄师妹们这帮兄弟姐妹的助力,我相信,我还将会变得更强。谁也无法阻止我!因为,我必须变得更强!要不然,我没有办法去救我那受苦受难地父母啊。”

    王落辰正这样暗自励志,排在前面的那些新弟子就回头看到了他。或许因为他今天力战高阶战力师兄的英勇表现,让他们钦佩。他们,居然在一瞬间就激动了起来,纷纷争着让到一边说:“王师兄,您先请吧。”

    若是一个月以前,别人这么识趣地把排在前面的机会让给自己,王落辰一定会非常自觉且毫不客气地跑到前面去的。

    可如今,他觉着自己好歹也是拥有一千多名成员的天命社的社长了。是惹人注目的公众人物了。不能那么没有觉悟的,就微笑着摆着手说:“师弟师妹们不用客气,大家都是兄弟姐妹,是平等的。在你们面前,我不能搞特殊化。不如大家还是按照原来的顺序排队吧。反正,饭呢,早吃晚吃都是可以吃上的。大家懂我的意思吗?”

    “哇,师兄你真不愧是我们的偶像,品格就是比普通人高尚。好的,我们听你的。”

    他的话让大家非常感动,甚至都有小女生儿被感动的哭了起来。或许,她还从没有遇到过王落辰这么平易近人的偶像吧。

    而且,他的这一举动,不仅为他带来了感动,还带来了更多人的崇拜。

    以至于,那些原本还就要不要加入天命社持观望太多的新弟子,立马就放弃了犹豫不决地态度,蜂拥到天命社负责发展新成员的李英晨周围,毅然决然地报上了自己的名字,表达了加入天命社的强烈意愿。

    “靠,难道我果然具有成为神棍的潜力么?不过就是在打饭的时候小小装了一下逼,就如此轻易地把这些家伙给诓进天命社了。唉,我果然是非同一般哪。师父,我信你说的了,我果然就是天命之人,头顶上与生俱来就带着吸引众生膝盖儿的小光圈儿。呵呵。”

    见他们在自己稍微秀了一下觉悟之后,就表现出了如此的热情。王落辰忍不住又对自己天命之人的身份,小小吐槽了一下。

    “师兄,见到大家如此热情,你就不感动吗?感动了之后,就没有点儿感想啥的要发表一下吗?要不,师兄,趁着大家热情高涨,你给大家讲几句话,鼓鼓劲儿吧。”

    赵思雅在天命社负责宣传和联系新成员的工作,她见到饭堂中发生的这一幕,心中产生了一个趁机在大家的热情上面加把火的想法,就向王落辰提了这样一个向大家讲话的建议。

    她的话,本来只是对王落辰自己说的,但因为四周都是人,就被大家给听去了。立刻,她的话就得到了其他人的赞同,或者说起哄,传遍了整个饭堂。

    而饭堂中所有王落辰的拥戴者,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都被引爆了更大的热情。一时间,他们纷纷以鼓掌、吹口哨儿、尖叫等方式,表达了对王落辰向大家讲话期盼。

    这让王落辰仿佛又回到了体育馆的赛场和领奖台上。

    当明星的感觉一下子就回到了身体里面,他的血液在经历过很长时间的平静后,再一次沸腾了起来。

    这当真是盛情难却。他真的不好推辞了。

    于是,便稍微酝酿了一下,向大家挥着手说道:“安静,大家安静。既然大家热情如此的高,对我的讲话这么欢迎,那咱们就像兄弟姐妹聊天一样,随意闲聊几句吧。”

    他说的如此平易近人,让听者的心里无比的舒坦。因此,他的话音刚落,立刻就引来了更多的欢呼、口哨、和掌声。

    这带给了他更大的感动,也让他想跟大家说点儿什么的欲望更强烈了。因而,他便默默地从泥丸宫调出法阵,并将其附着在自己比普通钢铁还结实几分的身体上,注入元力,运转法阵,让它带着自己徐徐升高了几尺。

    他这样做的本意,原是想着自己的位置高点儿,说出的话能够被更多的新弟子听到。却不想,因此而将自己变得更加像一个神棍了。

    因为,法阵吸收了元力,不断发出五彩光辉,王落辰带着这光辉漂浮在饭堂宽敞的大厅里。这光辉的形象,在大家的眼中,便变成了犹如神灵降临了尘世一般的存在。

    正当此时。饭堂中,不知是谁,是有意还是无意,高喊出了这样一句话:“神迹!这是神迹!大家快看哪,王师兄如此的光辉灿烂,他就是天命之人,就是天上降临到人世的神!”

    这一刻,好像所有的人都被这一句话给醍醐灌顶了。他们纷纷向王落辰行礼道:“王师兄就是我们的神明,请您护佑我们。我们都愿意追随王师兄一生一世,永不背叛。”

    “各位!安静!”

    王落辰突然面对这样的崇拜,心里有些激动不安,就好像自己欺骗了他们一样。但事已至此,他已经被大家推上了这样崇高的位置,无论如何,他是不能辜负大家对自己的这份尊崇了。

    因此,他只好故作镇定地清了清嗓子,对已经安静下来,恭敬地等候他讲话的人们说:“兄弟姐妹们,大家不要误会,我并非什么神灵,只是和你们一样的凡人。若非要说跟你们有什么不同,也只不过是我比大家多了份少年人不应该经历的悲惨经历。因此变得比大家坚强了几分而已。

    “真的,我的人生,曾经在短短地一天之内,经历过巨大的变故。一瞬间就从一颗万众瞩目的明星,变成了一个除了思想能动,其他什么都不能动的无人理睬的废人。”

    “这还不算,当我顽强地追求新生,并且终于在我师父薛步尘的帮助下重新站了起来之后。我又在一天之内,亲眼目睹了师父师母的离世,父亲母亲的被捕。再次承受了不可承受之痛。而紧随其后,我和我的师兄师妹,我们四人,又被人如追杀丧家之犬一般,追杀至圣境。”

    王落辰用低沉哀婉地语调,声情并茂地讲述着自己的悲惨经历,将大家感动的痛哭流涕,就好像这些痛苦就是他们亲身感受过的一般。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