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长老说完,火长老也是对着场中对峙的四人笑着问道:“是啊,你们四个是怎么回事儿?又不是五极学院的学生,没事儿跑到这里来干嘛?”

    “长老,谁说没事儿啊?还不是因为他们打伤了您的孙子,我的弟弟立军?我们才过来跟他们理论的。(书=-屋*0小-}说-+网)”朱丽娜见自己家老祖问了,连忙乖巧地跑到他身边抱大腿,跟他说事情的起因。

    “长老,不要听她胡说,是他们,是他们仗着新成立的什么天命社,欺负我们。”因为畏惧王落辰他们的战力,死在一边很长时间没敢露头儿的欧阳靖连滚带爬地到了水长老身边,匍匐在地上向他告状。

    靠,又是这一套,这混蛋就不能来点新鲜的?

    王落辰见欧阳靖告状的模样跟上两次没什么两样,心中感到恶心,不禁又吐槽了他一下。

    然后,就站出来向两位长老大声禀报说:“长老,您别听欧阳靖胡说八道。我们成立天命社,不过是借鉴了尘世中学院里面那些学生们通行的做法,大家组成一个小团体,互相之间交流一下学习心得,趁机增进一下感情什么的。哪里就有仗势欺人的想法和做法了?倒是他们,见我们社团搞得好了,就眼馋了,故意出来搞事情。所以才导致双方冲突的。长老们可要明鉴啊。”

    “呵呵,又是你。王落辰。你说怎么哪地方出事儿哪地方就能见到你呢?所以说,我要是救火队员,你这家伙差不多就是纵火犯。专门给我老人家找活儿干。”

    水长老见他忍不住出来说话,心说,就知道你在这儿里,这事儿就必定跟你有关。正等着要你说话,我好说你的不是呢,你就跳出来了,那岂不是正好?呵呵。

    于是,他就用手指点着他教训了起来。

    “冤枉啊,水长老,这事儿真不赖我。不信,您可以问问周围这些看热闹的弟子们嘛。”

    王落辰听他数落自己,就辩解了两句,并且为了证明自己所说的没有虚言,他还提出要周围的弟子给自己作证。

    “拉倒吧,你别当我老人家不知道,周围这些弟子中,有一大半是你的天命社的成员,我问他们,他们会说不利于你的话才怪呢。”水长老不采纳他的建议,并且指出自己不采纳地原因。

    “长老,这您说的就有点儿太偏颇了。难道非要他们说了对我不利的话,您才肯信他们所说的?您这不是先入为主,不经问询,就已经在心里认定过失在我这儿了吗?”水长老如此说话,王落辰当然不认了。立刻,就指出了他话语中的不对之处。

    听完这话,水长老的脸色自然不会好看了。他正想发作,火长老开口了:“唉,水长老,算啦算啦。不过都是小孩子们过家家样儿的事儿,不值当地小题大做的。我看不如这样,让打伤朱立军的那人,陪个不是,送点儿医药费,这事儿就算过去了吧。至于他们几个,这不是三教大比就要开始了吗?既然他们这么喜欢打架,那不如就送去军团铁人营去打铁人吧。也好让他们过过打架的瘾。”

    “哎,火长老这主意不错。送去铁人营,一来可以挫挫他们的锐气,消消他们的火气,免得他们动不动就动手动脚,打架斗殴的;二来也可以提高一下他们的战力,以便以更好的战斗状态参加到三教大比中去。那既然有如此多好处,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吧。”

    水长老点了点头,同意了火长老的提议,接着又指着场中打架的还有王落辰与欧阳靖他们说:“凡是今天参与打架的,都去军团铁人营。包括你们接受长老亲传的几个。我就不一一点名了,是谁你们自己心里清楚。晾你们几个也不敢不去。”

    “铁人营?长老,你们不会这么狠吧?要让我们死您痛快地说一句,我这就死去了好了。那也总比去什么铁人营被铁人给打死要好。哎呀,不行,我死了,我死了。”

    所有人里面,卓应儿最是心直口快,也是最百无禁忌的。她听说自己要被送到五极军团铁人营,立刻一把抱住水长老的腿,装起死来了。

    “行,你可以不去。但因为你也参与打架了,按照门规,聚众斗殴者,可判三个月的水牢监禁之刑。如果你要实在不愿意去铁人营,那就去水牢跟老鼠蛇之类可爱的小动物待上三个月吧。”水长老拍了拍卓应儿的脑袋说。

    “走吧,师妹。我们都逃不掉的。你还看不出吗?这铁人营的事儿,是水长老他们早就商量好的主意,就是为了三教大比而故意训练我们的。你求也没用的。”王落辰拉起卓应儿,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最讨厌的就是你的这股聪明劲儿。小混蛋,我劝你还是老实点儿,不要跟他们瞎说。否则,很容易聪明反被聪明误的。”

    就在王落辰拉起卓应儿的同时,他的脑海中感受到了水长老的神识传音。

    “这是赤裸裸地威胁啊?好吧,我怕了。我不说还不行吗?不过,你放心,什么铁人营,我才不怕呢。看着吧,我一定会把铁人营拆了再出来见你的。”听到他的威胁,王落辰也用神识毫不示弱地回敬了一句。

    “好,有种。我等着看你破营而出的那一天。哈哈。”水长老再次传音,然后就跟火长老一道走了。

    他们一走,这地方立刻就炸锅了。

    欧阳靖、司徒鹰他们立刻叫嚷着向王落辰这方的李英晨和朱立军他们埋怨了起来:“都怪你们,要不然老子怎么会进什么铁人营?铁人营啊,那里简直就是地狱啊。我们进去,不就是去送死吗?”

    “没出息,怕死你刚才怎么不说?你们家老祖亲自安排的,你埋怨我们干嘛?真是疯狗,就会乱咬人。”李英晨几个当然也不会白挨他们的埋怨,对方一叫嚷,他们几个立刻就给堵了回去。

    因为害怕和刚才的矛盾没解决,两边的火气都比较大,这么一争辩,两方立刻又爆发了更大的语言暴力。饭堂前的场面,场面又火爆了起来。大有双方再次开战的迹象。

    “咣咣”

    就在众人大吵大闹,又要打架的时候,饭堂门口突然传来了几声震耳欲聋的金属敲击声。

    大家回头一看,原来是饭堂大师傅正在拿着饭勺儿猛敲一面大铁盆。

    一边敲,他还一边大声地喊:“好啦,别吵吵啦。还吃不吃饭啦?不吃饭饭堂就要关门啦。饭菜我就倒给飞行兽吃去啦。”

    他这一嗓子,立刻唤醒了大家肚子的饿意,随即现场便响起了如雷般地“咕噜”声。

    大家闹了半天,打了半天,看热闹看了半天,都饿了啊。

    “呼啦”

    于是,大家就都停止了争吵,如一群饥饿的蝗虫般向饭堂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