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高高跃起,双手相扣,齐齐出脚,对着欧阳立和司徒洲踹了过去。(书屋 shu05.com)

    这一招占据了空中优势,且是用自己力道最大的攻击手段双脚,攻击对方力道要逊上一筹的上三路,让对方怎么招架都处于劣势,唯有闪躲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然而,当欧阳立和司徒洲同时选择了闪躲之后,朱丽娜那只眼看就要攻击到他们面前的脚掌,却被李英雄用力一拉,偏离了原来的方向,由原本踹向司徒洲直接改为踹向欧阳立。

    这样一来,司徒洲那边没有了对方的攻击,轻松就闪开了。而欧阳立这边就没这么幸运了,他一人面对两人的同时攻击,顾左顾不了右,顾右又顾不了左,想躲开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被两人从两个方向给围堵了,躲一躲不了二。

    就只好硬着头皮将双臂交叉,置于胸前,去硬扛了李英雄踹向前胸的一脚。而后背则密布元力,去生生地硬挨了朱丽娜的一记飞踹。

    “砰”

    两人前后夹攻,踢了个正着,将欧阳立像夹在夹饼中的火腿一样,给狠狠挤压了一下。

    “噗”

    同时被两名武帅上品的高手给踹上,饶是欧阳立战力不弱,也是被震得吐出一口老血。

    “你们真卑鄙!”

    欧阳立被踹了之后,就地一滚,滚到一边。单膝着地,一只手捂着胸口,一只手指着两人气呼呼地骂道。

    “卑鄙你个头,这是我们两人配合的好。谁叫你那么蠢,没看出来我们的后招儿?”一击得手,李英雄和朱丽娜心中得意,趁他指责自己,又糗了这倒霉孩子一下。

    然后,两人就转换身形,背心相对,跟奋力攻上来的孤舟笠翁战到了一处。

    他们四人不愧是五极门中年轻一辈的至强者。出手之间,无论是速度、力度和技巧都高人一等。因而,便令这场战斗变得分外精彩。

    欧阳立和司徒洲两人,走得是刚劲路子,一出手,便招招儿带着风声,蕴含着杀意。显得气势很足。

    而李英雄和朱丽娜这对情侣,虽说一开始那招儿使得非常迅猛,犀利无比。但实际上,他们俩的招式却是偏向阴柔。两人互相配合,身法步伐,拳脚变换之间,都显得轻柔唯美,让人感觉两人不是来打架的,而是来参加舞会的。

    “靠,打架还能这样打吗?你看看两人,就跟芭蕾舞里的王子和公主似的,一会儿举起来,一会儿又放下,一会儿抱着转个圈儿,一会儿又扯着手腕子把另一人给扔出去。啧啧,真是服了他们了,连打架都不忘谈恋爱。哎哟,不行不行,不能看了,这你侬我侬,酸死个人的场面,我要受不了了。”

    王落辰在旁边看着那对情侣的招式,竟然从中联想起尘世中所观看过的芭蕾舞剧,不禁觉得这俩人的招式太过肉麻了。一时间,感觉自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难受的要命。就轻声向自己身边的吴梦雪吐槽了起来。

    吴梦雪却跟他看法不一样,她轻轻在他背上拍了一下说:“师兄,你说话真损。人家两个人的动作明明很好看,很有美感嘛。唉,我好羡慕啊,哪天要是我也能像那位姐姐那样,跟你创出这种打法来就好了。”

    “别,你饶了我吧。我宁愿一个人被人家给揍个半死,也不愿意跟你练这样肉麻的‘双人舞’。呵呵。”王落辰往一边儿预先躲了躲,笑着说道。

    然后,他就看到了吴梦雪脸上有一朵乌云冉冉升起,这明显是师妹要黑化的征兆,他立刻就指着空中说:“看,师妹。有飞碟。”

    他这招儿本来是想转移自己师妹的视线,以方便自己逃跑的,不想吴梦雪在信了他的话,往天上看了一眼之后,居然这样说道:“师兄,你就会骗人,哪里有飞碟,明明就是一条龙在追火烧云嘛。”

    “什么?真的?我看看。”已经趁着师妹抬头躲开了几步的王落辰,在听了她的话之后,也抬头向着天上瞄了一眼。没想到竟然看到了跟她所说的一样的景观。

    但他比她的感知能力更强,一眼就瞧见那所谓的龙和火烧云,不过是一条翼龙兽和一只火云兽。并非是真正的龙和火烧云。只是或许这两头兽活得岁数比较大,体型长得比较巨大,看起来想龙和火烧云罢了。

    能骑得了这么老这么大的飞行兽的人物,一定不简单。看来,是有大人物来了。

    那两只飞行兽飞得很快,他这猜测刚生出没多大会儿,它们便已经来到了众人的头顶。

    “住手!都给我住手!”翼龙飞行兽上,传来了一声极具威严的声音,令场中战斗和围观的众人,精神都为之一楞,全都停下了招式和议论,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天空。

    “水长老又来了。他真不愧是水长老,哪里有事儿他就去哪里,简直就是救火队员。”王落辰听出那声音正是水长老的,心中好奇为什么每次有事都是他出现,就向已经靠到自己身边的吴梦雪耳语了一句。

    “嘘,别乱说话。他可是长老,据说以他们的感知力,连蚂蚁打架的声音都能听得到。你这样说,小心他生你的气,以后逮着机会修理你。”吴梦雪听了他略带几分调侃意味的话,小声儿地劝说道。

    而就在两人耳语的这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那朵火烧云和那条巨龙一样的飞行兽都已经落到了新弟子们围成的场地中间。

    接着,火云兽背上的红发红衣,器宇轩昂的火长老和一身素衣,一脸冷峻的水长老都飘然落地,走向了正在对峙的孤舟笠翁和独钓江雪。

    “参见长老!长老万岁!”

    两人一到,饭堂前所有的弟子全都弯腰行礼,高呼万岁,一起参拜。

    “你们这些孩子,真是不让人省心。唉,无怪乎有人说我是救火队员啊。身为你们的长辈,你们在哪儿闹出事儿来,我都得来替你们灭火啊。说,今天这事儿又是为了什么?”

    水长老向众人一挥手,扶起了他们参拜的身子,然后似笑非笑地瞅了王落辰一眼,自我调侃着向已经住手,但仍然相互仇视地四人问道。

    他这话说的吴梦雪心中“咯噔”一下,接着便狠狠瞪了王落辰一眼,很显然是责备他不该乱说话。

    哎呀,他耳朵还真尖呢。自己这么小声儿他也听得到。难道说,他专门用神识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了吗?

    被吴梦雪责备了,王落辰只是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接着,就在心里又对水长老吐槽了一番。

    ————————————————————

    雷雨时节,大家注意避雨防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