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的问题虽然问的有些唐突,但李独钓和朱江雪倒是并没有介意。他们一起笑了笑,然后一起回答道:“师弟,我们这个,不是双胞胎,也不是镜像神功,而是情投意合、心有灵犀。怎么?你看不出我们是一对情侣吗?”

    说着,李独钓伸开自己的一只手臂,将投入自己怀抱的朱江雪给紧紧揽住,并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以说明自己所说的都是真的。

    哦,原来他们俩异口同声是刻意练出来秀恩爱的。

    王落辰笑了笑,心中已然明白了他们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于是,便向他们再次一拱手,表示自己对他们的谢意,并说道:“李师兄和朱师姐若是早这样抱在一块儿从天而降,师弟不就早明白了吗?那样的话,师弟也不用问了,你们二位也省了不少唇舌。所以,我建议,两位下次不如直接恩爱出场,为你们和观众都省些麻烦,不知你们意下如何啊?”

    “好主意,我们怎么就没想到呢?呵呵。”没想到王落辰纯粹是玩笑的一句话,两人居然同意了。

    大概是不乐意李独钓朱江雪将自己如此重要的一个人物给撇在一边,跑去跟王落辰对话了。

    不甘寂寞或者说不愿被人给轻视的欧阳立,大声打断了他们双方的对话:“喂,你们两个娘娘腔儿,都快点儿给我个痛快话。你们是要打,还是要滚到一边儿看我们打,明明白白地说,不要杵在那里扯闲篇儿,说废话。”

    “跟我们打?你是对手吗?叫上你的好基友孤舟司徒洲,你们俩一块儿上还差不多。”两人依旧是同声取笑说。

    “欧阳立,你少废话,你伤了我的巡天兽这笔账,我还没跟你算完呢。”

    王落辰见自己镌刻的法阵,已经成功将欧阳立的冰寒元力凝聚的长矛给破解了,信心倍增。便再次向他叫阵,以图乘胜再战,为自己的巡天兽报那一脚之仇。

    谁知,他刚说完,李独钓和朱江雪就冲他摆了摆手说:“师弟,你已经打了一阵儿,教训了他一下,也算是替你的坐骑报仇了。就先下去休息吧。这些家伙打伤了我们的弟弟朱立军,这笔账我们可是要跟他们算一算呢。”

    他们这样一说,王落辰也想起来这茬儿来了。

    心想,也是,人家姐夫、姐姐过来替自己小舅子、弟弟报仇,是比我为巡天宝宝而找他们算账这事儿更重要。况且,自己的战力又跟欧阳立这家伙差那么远,真拼命的话,未必就打得过他,不如就趁着没吃亏先下去,把战斗交给他们去完成吧。

    心中计较好了,王落辰就向他们两个说道:“好吧,既然你们当哥哥姐姐的要为自己的弟弟,也是我的好兄弟报仇,反正都是一回儿事儿,那我就不跟你们争了。我先下去歇着去。”

    说完,他伸手往空中那放射着光芒的法阵一招,就将它给招到了自己头顶上。闭目一调息,神识催动法阵,将它慢慢给收拢起来,直至变成一寸大小,才缓缓收入自己的泥丸宫中。

    待那法阵一入泥丸宫,他便首先逆转法阵,将其中的所吸收的元力给全部遣出,经由经脉吸收储存在丹田中。而那些寒冰元力一入丹田,便引动了五彩轮盘。

    五彩轮盘快速旋转,将这些寒冰元力吸入盘中的黑色部分,那里对应着的是八卦轮齿中的坎位。

    而在坎位的轮齿亮起来后,覆盖在五彩轮盘上的元气旋涡,也跟着轮盘快速地旋转起来。紧接着,一阵电闪雷鸣,旋涡之上分出黄、白、红、青四色光芒,射入五彩轮盘上除坎位之外的其他七个轮齿。

    随后,那七个轮齿中,坤艮、乾兑、离火、震巽这黄、白、红、青四色区域,也一起亮了起来。

    五色齐亮,五彩轮盘大放异彩。

    而与此同时,轮盘中间那代表阴阳的黑白双鱼,也是不断闪烁黑白两色,高速饶转了起来。

    饶转了一会儿,双鱼中黑鱼的白眼睛和白鱼的黑眼睛,也同时被点亮,五色轮盘就此便停止了转动。变得安静起来。

    “五行之力再次平衡了吗?这五色轮盘还真是执着,每次都必须维持了平衡才肯罢休。这是非逼着我将五极化极归元不可啊。否则,我这元力就是吸收的再多,也会因为被它给平衡掉而无法调出对敌啊。”

    王落辰使用神识内视了丹田中所发生的一切,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默默退到了场边。

    元力使不出来,即便是靠法阵可以破掉对方的元力化形的攻击,但也无法轻松地将对方打败和杀死,终归还是不能算自己已经打败了对手的,因此王落辰也只好先退了下来。

    不过,此战他也并未吃亏,不仅在对方脸上挠了一爪子,还吸收对方那么多元力,也算是把那家伙踢到巡天宝宝肚子上的那一脚,给连本带利地赚回来了。

    要不然,他可不会轻易把欧阳立让给此时正站在场中的,那对秀恩爱的情侣的。

    再说那对心意相通、步调一致地情侣,见王落辰闪到一边查看自己弟弟朱立军的伤情去了。两人就对欧阳立招了招手说道:“来吧,几年没见,让我们再看看你长进了没有。”

    “哈哈,你们两个打一个,太不公平了吧。怎么?几年没见,你们两个娘娘腔儿本事没长进,就光长脸皮了吗?”

    就在独钓江雪这对情侣刚刚向欧阳立发出了战斗的邀请之后,一名身材修长,满脸络腮胡子,身着蓝色长衫的年轻男子,哈哈大笑着跳入了场中。

    “哟,欧阳立,你的好基友终于来了。也好,咱们都是几年没见,正好一块儿切磋切磋,定个输赢出来,也省得有些人成天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是五极门年轻一辈中的最强者。”

    这次,要说的话太多,情侣二人没有同时说话,而是由李英雄自己做代表,取笑了对方一番。

    只是,他这话刚一说完,却是让欧阳立听出了问题,他马上指着他们说:“原来你们俩早就来了,却一直躲在一旁观察我和那名少年的对战,以窥探我的实力。哼,还真是卑鄙啊。”

    “哼,彼此彼此。你的好基友司徒洲,还不是一样在人群中躲了半天了?好啦,废话少说,要战便战,不战就认输吧。”

    先前被打伤的可是自己的亲弟弟,朱丽娜替他报仇的心最迫切。因而在指出对方所耍的心眼儿之后,跟自己的情郎李英雄对视一下,便一起跃起,同时使出一招苍鹰扑兔,就向那对好基友攻了过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