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解说起来非常的费事费时,但实际上被众人围观的王落辰与欧阳立的战斗,进行的还是非常快的。

    特别是两人各自的杀招儿,长矛和悲悯法阵,其调出和布置的时间也不过在两人的一念之间。

    一念之间,长矛攻出;一念之间,法阵完成。

    十余丈长,三尺粗细长矛,带着呜咽之声,以流星般地速度狠狠地撞击在法阵之上。法阵一下将它兜住,使其无法前进分毫,就停在王落辰面前一尺处。但两者相接触,却并未发出任何撞击之声。

    “哇哦!”

    法阵的这种表现,更令周围的人都感到无比的神奇,再次发出了惊叹。

    王落辰听到了他们的惊叹,非常得意地朝周围的人们挥了挥手,大笑着说:“哈哈,同学们,师兄弟们,师姐师妹们,大家睁大眼睛看好了。下面是见证奇迹地时刻。叮咚!”

    王落辰用嘴巴模仿出一声门铃的声音,闭目调息,让自己的神识离开了泥丸宫,由百会穴中脱离出来,一下子钻进法阵里去。

    沿着法阵那些曲线,也就是那些互相绕转的颗粒所构成的河流,王落辰的神识来到了法阵中间最大的一颗圆球。

    “悲悯之心,复刻!”

    王落辰如同念动咒语一般,说出了这几个字。接着,就将神识中代表悲悯的那部分,复刻在了这巨大的圆球上。

    “嗡——”

    圆球发出一声嗡鸣,开始发了疯似的催动法阵中那些河流快速地流动,将天地间的元力源源不断地吸收了进来。

    而随着这些元力被吸入法阵,法阵所有的曲线都急剧膨胀了起来,变得粗壮异常。

    不仅如此,就在这些曲线因被元力给充满而急剧膨胀的瞬间,饭堂周围的天地突然变得无比黑暗,唯有法阵光芒四射。仿佛,在这一瞬间,天地间所有的能量,包括太阳的光线,都被它给吸收了一样。

    这一瞬间的黑暗虽然短暂,但也足够震慑众人了。

    人们在眼前一黑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纷纷惊呼,并揉搓自己的眼睛。但是,当光明再次降临,他们确信了刚才的异样并非自己眼睛的问题之后,他们明白过来是什么导致了那一瞬间的黑暗。

    因而他们又就法阵的神奇,纷纷议论了起来。

    “法阵,不就是刻在兵器上用来增强攻击力的那种符文吗?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法阵?”

    “错,法阵也分很多种的。比如传送法阵,防护法阵,攻击法阵,窥视法阵,试炼法阵,炼器法阵等等。并非只有刻在兵器上增强兵器攻击力的那一种。”

    “不错,这位师弟说的很对。但是,你所说的那么多法阵里面,有王师兄今天所展现出来的法阵吗?怎么样?没有吧?”

    “凭空镌刻,吸收天地元力,以元力抵御元力化形攻击的进攻。这种法阵,还真是闻所未闻。可见,王师兄果然是有些神通的。”

    “哎,何止是有些神通,简直是神通广大。你们快看,笠翁的寒冰长矛,要被破了。”

    众人议论了仅仅半分钟的时间,法阵就又起了变化。

    只见,那些吸足了元力的法阵曲线,突然就就想着欧阳立的寒冰长矛附着了上去,并在它上面不断蔓延,眨眼间就将它给包裹了个严严实实。

    紧接着,就在大家想要弄清法阵到底在干什么的时候,它突然闪了一闪,消失不见了。

    “王师兄,法阵呢?”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卓应儿,见法阵不见了,还以为王落辰镌刻法阵失败了呢,连忙问是怎么回事儿。

    “这不是吗?”

    听她询问,王落辰笑了笑,用手一指面前的巨大长矛。

    “砰”

    长矛被他一指,一下就像气球一样爆开了。紧接着,法阵就出现在了这爆开的长矛中心,鲸吞虹吸般地将长矛爆开所形成的元力气团,给吸收了个干干净净。

    “混蛋,我的元力。你竟然吸收了我辛辛苦苦凝练出的元力。不行,你快点儿还给我。这,这,不带这么玩儿的。我,我要去长老那里告你去。”

    欧阳立见自己耗费大半元力所凝聚的长矛,居然被王落辰给弄爆,吸收了。心疼的要死,不禁气急败坏地向他索要起元力来。可王落辰哪里会给他?他只是对着欧阳立冷笑。气得欧阳立大喊着要去告状。

    “呵呵,告状?告我什么?告我打赢了你?”王落辰嘲笑道。

    “打赢我?若是正常打斗,就凭你的战力怎么可能做到?你刚刚分明是使用了妖法。对,一定是妖法。要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将我的元力吸收干净,而且还引发了天地异象。这一定是你不知从哪儿学来的妖法。我一定要告到戒律院,让戒律院的诛恶司好好查问一下你这妖法的来历。”欧阳立狗急跳墙,开始用诬赖这一招儿了。

    “呸,别不要脸了。打不过,就去诬告我师兄。还什么五极门的高手呢。五极门的高手要都像你这样,五极门的脸就都得被丢光了。”

    听他如此无赖,卓应儿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一下跳到场中,就对着他骂了起来。

    被一个小姑娘给羞辱了,欧阳立立刻羞臊地满脸通红。恼羞成怒,便又要向卓应儿出手。

    就在此时,一阵香风袭来,天空中飘然落下一红一碧两个身影。

    红的那个,是名玉冠青丝,描眉画眼儿,薄施粉黛,面若桃花,五官俊秀的红袍青年男子。

    绿的那位,则是名头挽双环望仙髻,浓妆艳抹,仿若画中仙子,一身香气的碧衣女子。

    他们一落地,便轻笑一声,同时说道:“真不要脸,都欺负上幼童了吗?”

    “要你们管,两个油头粉面的家伙,我劝你们不要多事。”欧阳立见他们横挡在自己和卓应儿之间,十分不悦,便怒气冲冲地向两人发出了威胁。

    “威胁我们?你以为我们会怕吗?”两人又一起同声回敬道。

    他们两人的语气和语调能够保持如此高度一致,顿时引发了王落辰的好奇心。

    “两位,你们真厉害,说话都是一个调调,一样的内容。你们是怎么做到的?是双胞胎的缘故?还是因为你们也练了镜像神功?”

    感到奇怪就要问,是王落辰多年养成的好习惯。

    因为心中好奇,他就向他们一拱手,提出了自己心中所疑惑的问题。也不管这个问题是不是不合时宜。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