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心中也猜出李英晨磨磨唧唧地和欧阳立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了。但自己的问题,等别人来帮着解决,不是他的做人风格。因而,他便选择了不啰嗦,战便战。

    只是,这一次,他真的太低估了对方的实力了。

    虽然战力为武帅上品的欧阳立,因为“超凡入圣”这一原则(即:武圣以下为凡人,武圣以上为圣人,凡人跟圣人无法相提并论。一个“圣”字,就阻隔了无数人的升级之路)的存在,在武圣以上战力拥有者面前不值一提,连提鞋也不配。

    但在像王落辰这样的新弟子面前,无论是战力、武技还是战斗经验,那都是必须要仰视的存在。

    因而王落辰跟他怼上,只能是处处落于下风,毫无便宜可占。

    “这家伙也不算吹牛,他的实力的确很强,比毕世明那家伙难对付多了。看来同为武帅上品,这战力也是有差别的。”

    王落辰跟他过了两招,根本就未撼动对方分毫,心里不免对这家伙的战力有了一个清醒的认识。

    认识到这一点后,王落辰想到,如果还是一味地跟对方对拼肉体和武技,自己肯定是奈何不了对方的。说不定,时间一长,还很容易被对方给找到破绽,将自己给猛揍一顿。于是,他就转动了一下自己精明的脑袋瓜子,想出了一个出奇制胜的法子。

    “小心,看我撩阴腿!”

    正用家居功的招式跟欧阳立拆招儿的王落辰,心里的歪主意一打定,就大喝一声,照着欧阳立的裆部踢出了一脚。

    “无耻!卑鄙小人,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招式。”

    欧阳立见他一脚踢向自己的**,口中骂了王落辰一句,便将自己的双腿往里一夹让王落辰的脚踢不着。同时,还用自己的右手手掌向下斜切,企图一掌将王落辰的腿给劈折。以作为对他使用这种无耻阴招儿的惩罚。

    但就在他手掌刚一劈出之际,他突然感到自己头脑一阵恍惚。紧接着又感觉自己脑子一紧,就好他的脑子此刻正被人用手用力挤压着一样,疼痛异常。

    “不好,有人在对我进行神识攻击。”

    他久经战阵,经验丰富,脑子一痛,立刻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状况。便赶忙心念一动,固守心神,将元力以极快地速度调动到自己的脑部,将自己的大脑给保护了起来。

    “咦,怎么神识刚攻进去一点儿,就被挡回来了?”

    对欧阳立进行神识攻击的自然是王落辰了。此刻,他正因为自己的攻击被挡回来,而暗自纳闷。

    “哈哈,小子,你不要以为自己有那么一点儿神识修为,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因为,当你的神识遇到元力修为远高于你的对手时,人家只要在头部设置一个元力罩,你的攻击就会无效了。怎么样?神识被反弹了回去,是不是很有挫败感啊?来吧,有什么招数就尽管使出来吧。我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技巧都是虚招儿。”

    破除了王落辰的神识攻击,欧阳立十分地得意,朝王落辰轻蔑地勾了勾手指,要他不用保存实力,尽管放开手脚进攻,他全都不惧。

    王落辰见自己好不容易想出来的神识偷袭的办法奈何不了他,心中不免有些沮丧。但就在此时,欧阳立的话给却刺激了他。

    出于愤怒,他又朝他攻出了一招家居功中的“洒扫迎宾”。

    此招左手为拳,右手为爪,拳击对方肋骨,爪抓对方面门。模仿的乃是左手握簸箕,右手抓笤帚的清扫垃圾的动作。拳与抓都是实在招式,拳先爪后,各打一处,让对手防了这招儿,漏掉那招儿,很难招架。

    结果,刚刚太过得意的欧阳立,心中大意,便在这招儿上吃了亏,只挡住了王落辰的拳头,脸颊被王落辰给狠狠地挠了一爪子。

    就这一下子,便把欧阳立那原本就不怎么俊俏的脸给他挠出了五个血道子。破了他的相了。

    “呸,你这混蛋。你还是个男人吗?打架一点儿也不光明磊落,不是踢裆,就是抓脸。全是女人的招式。靠,你这是在逼大爷我出狠招儿啊。”

    脸被抓破了,欧阳立立刻感到一阵火辣辣地疼。顿时心头火起,对着王落辰骂了起来。并扬言也要用狠招儿对付王落辰。

    王落辰一招得手,心里高兴,哪管他怎么说?只把自己的五根手指在身上擦了擦,笑着说道:“什么叫不光明磊落?什么又叫女人招式?这家居功难道不是咱们祖师爷元化极传下来的功夫吗?你这么说什么意思?难道你是想骂咱们祖师爷阴险狡诈像个女人?辱骂祖师爷,这可是大不敬之罪啊。呵呵,欧阳立,你这回可闯祸了。”

    “你少血口喷人。我何时辱骂过祖师爷了?你小子竟敢污蔑我。好,我就先灭了你,免得你到处胡说,告我黑状。”

    说着,他便如毕世明那晚那样,闭目调息,调动元力,由自己头顶百会穴,释放出一根晶莹剔透地寒冰长矛。

    待长矛由身体中尽出,便灌注进去元力,手指一指,指引那长矛向着王落辰迅猛袭来。

    “靠,又来这种招式。你们这些混蛋,武技打不过我就拼元力,放大招儿。真无耻。不过,小爷如今已经今非昔比了,我虽然无法使用体内的元力,但却有办法调集天地间的元力来对付你们这种赖皮打法了。”

    见他头顶钻出寒冰长矛,王落辰心中就已经想好了对策。早已在巨枪袭来之前,满怀悲悯之情,使用神识,在自己的面前暗自复刻出了法阵图谱的第一张,悲悯法阵。

    看不见的神识复刻出的法阵图谱,就挡着王落辰的面前。王落辰只等那寒冰长矛来了,就用神识在法阵的阵眼上轻轻一推,让法阵迅疾地运转了起来。

    法阵一动,天地间的元力就开始沿着它图中的那些曲线灌入阵图中。

    随着元力的涌入,构成法阵的各条神识曲线就变成了有形的实体。快速地在众人的面前显现了出来。

    法阵的曲线,因为完全是由天地元力构成,所以使得整个如大蜘蛛网般的法阵,看起来色彩斑斓,璀璨夺目,十分好看。将所有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这是什么?”

    人群中发出了异口同声地一声惊呼。

    由于这声惊呼汇聚了很多人的声音,显得声音特别响亮,将饭堂屋顶等着吃大家残羹剩饭鸟雀都给惊得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