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靖吓傻了,整个人瘫软在地,连逃跑都忘了。而巡天兽却没有丝毫手下留情的意思,依旧呼啸着向他砸了过来,看那阵势,根本就不惧自己这一下会要了他的性命。

    “孽畜!休得猖狂。”

    便在欧阳靖命悬一线之际,斜刺里,突然蹿过来一条如流星般迅捷地身影,一脚揣在了巡天兽的腹部,并借助这一踹的反弹之力,伸手抓起欧阳靖,将他带离了巡天兽的攻击范围。

    “吼”

    这人那一脚力道不小,饶是巡天兽皮糙肉厚,也被他给踹的生疼,不禁发出一声痛呼。

    “宝宝!该死的,竟然敢伤我的宝宝。小爷今天定然要你百倍偿还。”

    和巡天兽心意相通,它负伤吃痛,王落辰也能感觉到它的痛苦。因而心里疼惜之余,也是发出了怒吼。

    说完,他便一拍巡天兽,心念一动,让它暂且离开。自己则飞身落在了被巡天兽刚才那一击给吓得吱哇乱叫的人群中间,冷冷地指了指那名救下欧阳靖青年,要他出来应战。

    “呦呵,你这少年胆子倒是不小,居然连我都敢挑战。有趣,有趣。不过,我欧阳立的拳头底下不死无名之鬼,有种的你就报上名来,也好叫大爷我知道知道你是何方来的鼠辈,竟然如此地猖狂。”

    那青年将欧阳靖扔于地上,倒背双手,一脸不屑地走到王落辰对面,语气轻蔑地说道。

    “师弟小心,这人来头不小,乃是咱们五极门年轻弟子中的佼佼者。‘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中的笠翁欧阳立。十八岁便戴着一顶斗笠,独自一人横扫了落霞平原林莽城的会元帮。将帮中上上下下一千六百多名高手给杀得片甲不留,从此帮灭。很厉害的,比沙傲云和毕世明还厉害。最近几年又一直在潜修……”

    见对方是狠角色,被人打得吐血的朱立军,躺在地上,还不忘为王落辰报上对方的资料。

    这令王落辰心中一阵感动,向身后招呼了一声说:“你们还不快把这家伙给抬去疗伤?要他在这儿啰嗦什么?今天,我王落辰不需要知道这些,我只需要知道还有谁对我天命社不服。若是不服,就一起上来,因为我这人有个手艺,就是,专治各种不服。”

    王落辰心想,狗屁笠翁欧阳立,我此时既然已经站在了场中,便是已经没有退路。

    对方别说是什么门中强者,就算他是天王老子,我也只能是与其一战了。既然要战,当然首先就不能输了气势,别管胜败,小爷先过过嘴瘾再说。

    因为有此想法,王落辰便在说完那一番霸气十足话之后,朝对方勾了勾手指,要他过来一战。

    他的这番话和这十分潇洒的动作,立刻在周围的所有少年中引起了轰动。

    “哇塞,他就是王落辰?传说中那名不畏权贵的不屈少年?”

    “好霸气的话语,好潇洒的动作,好犀利的眼神。我表示臣服了,我要加入天命社。”

    “别冲动,别冲动,打架不是看表情动作,杀人也不是靠眼神语气。看他气势挺足,话也说的漂亮,就是不知道打不打得过人家,所以,加入天命社这事儿,还得等他打完了再说。”

    “这位仁兄,话不是这样说的。别管此战胜败如何,他王落辰敢在自己兄弟受人欺负时,挺身而出,挑战门内高手,单单就这份勇气,就叫人佩服。不管怎么说,反正就冲这一点,这天命社,我是入定了。”

    少年们的议论虽然纷杂,但场中的那名青年高手欧阳立战力高强,感知能力已然超过常人,对这些话自然是一一收入了耳中。

    他听着这些人对王落辰的褒奖,不禁冷冷一笑,指着王落辰说道:“看来,你这小子在这些脑残的新弟子中倒是有些名气,并且也不知用什么手段,蛊惑了一些人心。不过,王落辰,越是这样,我今天就要当着这些人的面儿打得你跪地求饶,让他们看一看,谁才真正是五极门内年轻一辈中的最强者。”

    “靠,你牛@逼什么?还最强者。就算你今天打得过我王师弟,你就是最强者了吗?别忘了,在你之上,还有我们李家的‘独钓寒江雪’的李独钓李英雄和朱师弟家的朱江雪朱丽娜。他们俩,哪个不是可以将你打得满地找牙的角色?”

    他自封自己是五极门最强者的话,立刻遭到了李英晨的羞臊。让他脸上红了几红,怒气冲冲起来。可见,李英晨口中的李独钓和朱江雪的战力确实在欧阳立之上。

    “哼,你说的那是几年前,如今我历经艰辛,已经将战力提升至武帅上品,我就不信和同为武帅上品的孤舟司徒洲两人联手,还打不过他们这一对油头粉面的娘娘腔儿。有种你就叫他们过来,我这就打给你们看。”

    虽然不知道这欧阳立为什么说李英雄和朱丽娜两人是油头粉面的家伙,但看他发狠的样子,显然是很讨厌被别人说自己打不过他们的。

    他话音儿刚落,和他杠上了的李英晨,立刻回敬道:“叫他们过来?你当他们两人是你这种没事儿就到处乱逛,趁着山中无老虎,随意欺负新弟子的小老鼠?他们可是要干大事儿的人,岂是为了随便什么阿猫阿狗就出来一战的人?还有,你说他们油头粉面。我呸!我大哥和丽娜姐那是讲究形象,自重身份,才注重妆容的,哪像你,獐头鼠目,肮脏龌龊,邋里邋遢……”

    “好啦,李师兄就别跟他这儿秀成语了,他和你们李家和朱家那两位的旧账,等我打完了他,你们再到一边儿慢慢去算吧。现在啰里啰嗦的,很对不起翘首以待等着看好戏的观众们的。”

    王落辰听明白了李家和朱家两家年轻子弟跟欧阳司徒两家少年英才之间的陈年旧账,不想再听李英晨跟这家伙磨嘴皮子了。就打断了李英晨的话,直接上前走了两步,一招“开门见山”,向欧阳立攻了过去。

    他,直接开战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欧阳立见他出招,自然也不怠慢,立即还招,破解了他双掌的攻势。

    两人便这样打斗了起来。而李英晨,则是在一旁暗自着急,怪王落辰不让自己继续跟对方玩儿缓兵之计,也好等自己的大哥和丽娜姐来替自己这一方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