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傲云还以为大家暂时都没看出来呢,不禁暗自庆幸。但到底还是心虚,怕万一待会儿他们发现了,自己会很尴尬。就借口还有其他的事儿要去处理,跟大家道了个别,跑掉了。

    她一走,小院儿里的四个人立刻就笑了起来。

    王落辰说:“别笑别笑,云姐还没走远呢。小心别让她听见。”

    “是啊,要她一位女侠给咱们洗衣服,也是难为她了。不过,洗不干净就算了,也亏她想得出,居然为了显得自己洗的干净,把咱们的衣服都给换成了新的。可她也不想想,咱们就是再没眼力劲儿,这衣服的新旧总还是能分得出来的吧?”吴梦雪一边笑着,一边怀疑起沙傲云的智商来了。

    “她这么做,或者也不是为了显得洗的干净。怕是因为洗衣服的时候手劲儿太大,把咱们的衣服都给洗坏了吧。”秦俊彦脑筋最富逻辑性,他一下就分析出了真实原因。

    不过,他分析的这个原因,距离真相也是有些差距的。毕竟,谁能想到,沙傲云会因为跟他爹生气,就把衣服给搓烂啊。

    “管他呢,反正我以后有衣服还是要让沙师姐给洗的。呵呵,可以经常免费穿新衣服嘛。”卓应儿不愧是小财迷,连买新衣服的钱都想省掉。

    王落辰听了,在她头额头上戳了一下说:“想得美,凭什么让人家给你白劳动还花钱给你换新衣服啊?”

    卓应儿被他给戳了头,一下撅起嘴来,跳到吴梦雪身后说:“吴师姐,你看看你男人多偏心眼儿,现在就开始向着他的云姐说话了。这苗头可不好啊,你可得管管。”

    “切,他说不给你洗,是省得我们家的钱,我又不傻。我干嘛要帮你?”吴梦雪故意逗她说。

    “哎,对啊。把你们是一家人这茬儿给忘了。唉,看来以后我要小心不能招惹你们了。要不然,得罪了一个,牵扯出俩来,那我岂不是对付不了了。最糟糕的是,万一你们将来要再生了孩子,得罪了一个,出来一大堆。啧啧,想想那场景,就觉得可怕。”

    卓应儿说到孩子,令吴梦雪害羞了,她便不饶卓应儿,在院子里追着打了起来。

    两人正在嬉闹,院门突然被撞开了,赵思雅火急火燎地从外面冲了进来。

    进来之后,还没到他们面前,她就大声说道:“快、快,王师兄,不好了,朱立军他们跟欧阳司徒两家的人在饭堂外面吵起来了。看那阵势像要开打。你快去看看吧。”

    “哦,有这事儿?走,咱们过去看看。有话路上再说。”

    王落辰听她说的这么急,猜想场面肯定很火爆,怕李英晨他们吃亏,就赶紧招下自己的巡天兽,和赵思雅一起跳了上去。然后,朝师兄师妹们一招手,招呼着大家赶去支援。

    其他人一听,也是赶紧招来自己的飞行兽,飞身上去,跟在王落辰的巡天兽后面,朝饭堂方向赶了过去。

    在路上,赵思雅把事情的起因跟王落辰说了一下。

    原来,这次双方起冲突,不为别的,竟是为了天命社招收新成员。天命社招新又碍着欧阳靖和司徒鹰他们什么事儿了呢?

    本来也是碍不着他们什么事儿的,只是或许是眼馋天命社的成功,他们最近也成立了一个叫宏图社的社团,这跟天命社这边儿的冲突才起来的。

    而今天在饭堂吵闹这事儿,也正因此而起。

    李英晨和朱立军看上了一个离火体质的新弟子,就在饭堂门口拦住他,邀请他参加天命社,那弟子也答应了。

    谁知这时欧阳靖的弟弟欧阳康偏偏在这中间插了一杠子,非要那名弟子加入他们的宏图社。

    这李英晨和朱立军当然不肯让步了,他们就跟欧阳康他们怼上了。

    两家各不相让,越说火气越大,就开始对骂了。骂来骂去,火气更大,双方就都撸起袖子要开战了。

    赵思雅一看要打架,而自己这一方虽说人不少,但都是没什么战力的新弟子。对方虽然人少,但都是战力强出很多的长老家人和一些帮腔的老弟子。心知若真打起来,这边儿的人恐怕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想到王落辰卓应儿他们战力高,就赶紧跑过来搬救兵了。

    王落辰了解了整件事的过程,知道对方这分明就是为了想在新弟子中发展势力,而故意找茬儿以借机打压天命社。就于心中暗自决定,要将他们这种打压的企图给他灭掉。免得这次他们得手了,今后会更加得寸进尺,不断地挑衅自己这方。

    因而,在巡天兽上就跟秦俊彦他们几个直接说明,待会儿到了饭堂,若是双方已经动手,就都不要客气,直接下狠手,猛尅他们一顿,挫一挫对方的锐气。

    几人之中,他是中心,大家自然听他的。有了他这句话,他们都是连连点头,表示同意他的决定,待会儿下去,一定不会留情。

    大家取得一致意见,王落辰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催动巡天兽,一马当先便杀向了饭堂。

    他们的寓所和饭堂之间,本就没有多少路。他们听说有事儿,来得又急,拼命催动飞行兽,自然是很快就到了地方。

    到了饭堂上空,离得老远,王落辰就看到了那堵在饭堂门口看热闹的数千名弟子,以及他们中间的几对正在战斗的身影。

    因为彼此熟悉,虽说隔着一段距离,王落辰还是认出那几个战斗的人都是有谁,并且也看出了双方对战的形势。

    很显然,是李英晨、朱立军、甄仁才和丁梁柱四人处于下风了。甚至,在他即将赶到时,还恰巧看到朱立军被欧阳靖给一拳打飞,口吐鲜血的场景。

    这让王落辰心中的怒火立刻变得难以遏制,他一拍巡天兽的大脑袋,指着欧阳靖说:“宝宝,给我冲过去,怼死他。”

    巡天宝宝自从跟王落辰心灵相通了之后,就已经慢慢在他的教导下,明白了效忠自己主人的之后,是可以对主人的敌人出手的这个道理,不再拘泥于飞行兽不能对人类出手的老规矩了。

    因而,王落辰的命令一发出,它就毫不犹豫地大吼一声,对着欧阳靖就俯冲了下去。

    它的体型巨大,速度又快,从天空中俯冲下来,就像一座小山一样压向了欧阳靖的小身板儿。

    这家伙,要真是被它给怼上了,还不得当场变成肉饼?

    抬头看到猛冲而来的巡天兽的欧阳靖脸都吓白了,腿也吓软了。“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连逃跑都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