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一路欢歌笑语地回到了五极学院。卓不群还有学院里的事情要去处理,交代了他们几句话,就离开了。

    他们的寓所里只剩下了这些小辈,说话自然就更随便了些,大家便海阔天空地闲聊了起来。

    圣境中的师兄师妹们,就聊自己所知道的江湖传说。王落辰他们这几个从尘世来的,便讲尘世中的逸闻趣事。

    大家相谈甚欢,晚上又没有什么事,就让李英晨和朱立军想办法去弄了酒菜来,继续胡吃海喝,欢乐相聚。

    这一次,因无人管束。他们直接来了个一醉方休,夜不归宿。

    大家全都在王落辰几人的寓所里,随便找了个地方,东倒西歪地睡下了。直到第二天醒来,才发现自己的狼狈,不禁赶紧洗漱了,从音灵石中取出干净衣服换上,匆匆忙忙地跑去上课。

    而沙傲云是没有课的,所以也最有时间。于是,洗衣服的重任,就被她给主动承担了下来。

    王落辰知道她这样做是因为自己,心里不免有些过意不去。觉得她这样一位五极门的显赫人物,居然在这寓所里给大家洗衣服,怕说出去有损她的名头。

    可沙傲云却说,即便是再厉害的女人,也总归会为了自己的爱人做家务的,所以他大可不必在意。

    她这话当着众人的面儿说出来,脸上无比地坦诚和自然,毫无半点尴尬之色,令所有的人都为之感动,明白她对王落辰也是真爱。于是,也都接受了她也是王落辰的女人这一事实。

    况且,她对王落辰如此示爱,吴梦雪并未有任何不悦之色,所有的人便猜到她们之间怕是也达成了某种协议。大家对她也是王落辰的女人这一事实,接受起来就更没有任何疑虑和心理负担了。

    因而,沙傲云为大家洗了一回衣服,虽然付出了一点点体力,却是收获了大家对她在王落辰身边所处位置的承认。倒是赚大发了的。

    也因此,在他们都去上课之后,独自在这所院子里洗衣服的千绝沙傲云,脸上始终挂着一丝小女人般幸福的微笑。

    只是,她这微笑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因一个人的出现而凝滞在了脸上。

    那人是一个十分富态的五十多岁的男人。

    此人,身穿一身金色绸衫,手拿一把绘着鸳鸯戏水图的纸折扇,微微轻摇着,走进了这所宅院。

    “你竟然为了他洗衣服?这么说,你当真是认定他了?”男人走到正坐在一大盆衣服旁的沙傲云面前,一脸心疼地问道。

    “爹,你就别管了。难道女儿就不能痛痛快快地为自己活上几年吗?”沙傲云放下手里的衣服,面带不悦地问道。

    “爹不是管你,只是想提醒你。你和这少年交往我不反对,可你也不要忘了自己身上多担负的重任。”那男人走近沙傲云,在她头上怜惜地摸了一下说道。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放心,我和他在一起。只有谈情说爱,风花雪月,儿女情长,绝不会有那鱼水之欢的事儿发生的。我会记得自己这副身子有多重要的。”

    沙傲云侧了一下自己的头,躲开了她爹的手。低下头,继续搓洗起手中的那件衣服。只是,或许心中不痛快,那件衣服这次在她手里比较受罪,都快被她给搓“秃噜皮”了。

    “好好好,云儿,只要你记得这个就好。其他的,爹都可以不过问。只有这个,关系到咱们一族的兴衰,爹可不敢大意的。唉,爹这也是没办法啊。我……”胖老头儿见女儿不高兴了,连忙一脸内疚地解释。

    “我知道你又要说,若是你可以代替我,你一定会替我怎么怎么样。行啦行啦,爹,你就别说了,这些话你都说了多少年了?再说还有意思吗?所以,你还是走吧。你不来,我还想不起来烦心事儿,你一来,我就要难受好多天。真是,你说你没事儿不在家安享富贵,跑出来干嘛?”沙傲云没好气儿地数落着他,并用手拽着他的绸衫赶他走。

    “行,行,只要女儿你记得自己的责任,你怎么说,爹就都听你的。那我走了啊,有什么需要,你就告诉我啊。我一定想方设法给你办到。”那老头儿冲自己女儿陪着笑脸,朝门外边退边唠叨着。

    “走吧。要不我抹脖子了。”沙傲云瞪起两只眼睛,伸手成刀,在自己脖子上比划了一下。慌得那老头赶紧一转身,脚底抹油似的,哧溜一下,就跑了。

    “真是讨厌,就见不得我高兴。见到我高兴就得来烦我一回。你可真是我亲爹啊。生怕我活得开心,不够厌世似的。真是快被你给气死了。哈哈,话又说回来了。你就不怕把我给气死啊?要知道,我若气死了,你们阖族人的权势、地位、财富、荣耀可就岌岌可危了呢。”

    他走以后,沙傲云心情变得很不好了。洗起衣服来,也像是跟衣服有仇似的,她又是练武之人,不缺力气,结果,把好端端的衣服都给洗烂了。

    “唉,厚着脸皮揽下的洗衣服的活儿也给搞砸了。看来,这衣服也不用洗了。全买新的来赔给他们吧。”

    还好,他们留下的衣服都是学院的院服,统一制式的,可以按号儿去买,否则沙傲云这回在他们面前就糗大了。

    沙傲云看着大盆中被自己搓烂的衣服,心中五味杂陈,真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呢?还是该不幸呢。

    可是,她也没时间想这问题了,看看五极学院上午的课也该结束了。她赶紧骑着自己的青云兽去了学院的后勤处,按照那些衣服的号儿,买回了一堆衣服。手忙脚乱地在水里漂洗了一遍,就把衣服全给晾晒上了。

    而到了此时,她连烂衣服也没时间扔了,就一股脑儿全收进了自己的音灵石里。

    这边刚忙活完,王落辰他们四个就从学院回来了。

    上了一上午的课,他们要先回家清洗一下再去饭堂吃饭。

    一进门,看到刚刚被沙傲云给晾晒起来的衣服,王落辰赶忙向正在收拾洗衣盆的沙傲云道谢。

    卓应儿则是揪着其中的一件衣服看了半天说道:“哇,沙姐姐,你洗的衣服好干净啊。就跟新发下来的一样。看这尺寸,这件儿是我的吧。干净的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她这样一说,大家也注意到了衣服的成色有些不对,但想想是沙傲云洗的,大家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只是冲她说了声感谢,便进去洗手洗脸去了。

    ——————————————

    辛苦写作,累个半死也没人心疼。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