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提前结束自己在祖庙的杂役工作,自然是他们这几个少年想要表现自己的骄傲。

    凭什么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说让我们来我们就得来,说让我们走就得走呢?

    但在卓不群看来,表现个性是好的,但总不能不给长老们面子。因而他便没有赞成他们做法,替他们做了决定,让他们今晚就离开祖庙厨房。

    王落辰听了,也不好违拗自己师伯的意思。就跟自己三位师妹商量,要她们三人先回去收拾东西跟着师伯他们前头先走。他自己去祖庙交换杂役服和腰牌等物品。

    于是,吴梦雪她们三个就站起身来,先向厨房里的几位师兄道了别,就自去厨房后面的小院子收拾东西去了。而王落辰则是跟黑师兄他们几个一一喝了杯酒,道了别,然后跟卓不群沙傲云他们一帮人说了声,便去了祖庙大殿。

    到了大殿,交还了物品。他自去殿中祖师爷的像前磕头。

    “祖师爷,刚接了戒律院的通知,我今天就得走了。法阵图谱我已经复刻成功了第一张,算是入门了。回到学院以后再细细参悟其他的。还有五极化极归元神功,我也有所进步,回去后一定加紧练习,争取能照计划将神功的初级部分练成。总之,我会早点儿回来救您脱离法阵困锁,让您重获新生的。”

    王落辰也搞不清元化极到底住在大殿的什么地方,只知道自己在他像前祷告,他就会出来跟自己相见。因此,他跪在他像前之后,就祷告了起来。

    “嗯,你这孩子倒是有些韧劲儿,法阵参悟那么难,居然被你给搞了十天就搞明白了第一幅。或许,你跟我那劳九归师弟真有些缘分吧。好啦,现在是白天,门内各类人物的神识都比较活跃,我不便出来跟你话别。你先走吧。至于助我脱困的事情,你不要过于求成。以免练功之时,走火入魔什么的。慢慢来吧,我已经等了这么多年,并不急于一时的。”

    他祷告完了之后,元化极向他传出话来,然后就没动静了。

    王落辰知道他这道神识分念,必须要时时静养的,否则就无法维持下去。也就不再打扰他,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神像,转身离开了。

    出了大殿大门,招来巡天兽,飞身跳了上去,对着大殿朗声说道:“主事大人,弟子离开了,多谢您的凉棚。”

    “你这孩子,去就去吧,又来臊我。我知你心中对我那晚不去救你们,心怀不满。可我也是身不由己啊。我不过是躲在祖庙图清净的一个世外之人,不想多惹是非的。”

    他叫过之后,祖庙大殿主事的房间内,主事艾不照,苦笑一声,自语了一番。

    “这孩子脾气是有些不好,不过,你也不要怪他。而且,就他的潜力来看,说不定将来还能成为我五极门擎天之人。所以,你以后要多注意他,亲近他,帮助他,才能在五极门混得下去。”艾不照自语之后,他面前长桌上那一尊祖师爷元化极的小雕像里,传出元化极苍老的声音。

    “是,弟子遵命,一定谨记祖师爷教诲。”艾不照恭敬地说道。

    王落辰对这一切自然无从得知,此刻他已经带着一肚子对自己这位不爱管闲事儿的师伯的不满,骑乘巡天兽去追赶自己的师妹去了。

    路过祖师爷那尊高大的雕像,他再次握了握自己的拳头,暗暗发誓,他必定会早日来此,救自己的祖师爷脱困。

    发完誓言,他轻拍了一下巡天兽,说:“宝宝练功之后,可有什么效果?要不今日你给我展示一下看看呗。”

    “主人,人家才修炼了这十多天,能有多大成果?无非也就是速度快了那么几分而已。”

    好像所有的小孩子一样,它也不愿在大人面前展示自己的才艺。因此,巡天兽宝宝的态度有些扭捏。

    “你经脉简单,吸收天地元力快速直接,想来修炼速度应该比人类快,虽然只有短短十日,恐怕也已经取得了不小的进步了吧。不如就展示给我看看吧。”

    王落辰非常想知道自己为巡天兽向祖师爷讨来的修炼功法效果如何,就一个劲儿地鼓动它,给自己演示一番。

    “好吧,那主人你可要坐好了。咱们……”巡天宝宝高喊一声,便“咻”一下飞出去好远。然后,王落辰才听到它所说的后面两个字:“走了。”

    “乖乖,速度真不是一般的快。你这家伙不老实,还说快了几分。你这不是快了足足一倍啊。”被它的速度给吓了一跳,王落辰坐在风驰电掣一般朝前飞行的巡天兽背上,拍了一下它的大屁股,笑骂道。

    “嘿嘿,人家想给主人一个惊喜嘛。”

    巡天兽听出主人话来的欢喜,愈发卖力地飞行起来。只十几秒,就已经追到了吴梦雪她们几个的后面。待她们发觉后面有飞行兽飞行的风声,一回头的功夫,它便“嗖”地一下,越过了她们。

    “哈哈,师妹,看我的巡天兽厉害吧。你们,都太慢了。”

    到了她们前面,王落辰在巡天兽的背上回过头,得意地炫耀道。而巡天宝宝,也是跟他一副德性,故意煽动着翅膀,向她们以及她们座下的飞行兽,显摆起自己的速度。

    “真是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兽兽。师兄这人爱炫耀,他的飞行兽也爱跟着瞎风骚。哈哈。”被他们一人一兽给比了下去,卓应儿在他后面,不满地评论道。

    “可是师兄和他的飞行兽都有那个实力啊。怪不得他们炫耀的。”赵思雅坐在她的冰蓝雉上,看着上下翻飞的那对主仆,不无羡慕地说。

    “怎么?又不喜欢秦师兄了?改喜欢王师兄了?我劝你啊,可别乱移情别恋,王师兄那边,可是比秦师兄这里的竞争激烈多了。呵呵。”卓应儿扭头看了她一眼,玩笑道。

    “好啊,你又瞎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赵思雅被她耍笑了,一阵羞涩,便去挠她的痒,跟她胡闹了起来。

    她们的笑声顿时就在这支队伍中四处飞扬,将大家的情绪都感染的十分愉悦。

    这让他们回学院的行程,变得十分轻松起来,速度自然也就快了几分。

    ————————————————

    欢迎订阅、打赏、月票催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