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长老听吴梦雪还在记恨着毕世明,不禁微微一笑,说道:“梦雪,客观地讲,那小子对你还是不错的。至于上次的事情。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就是‘意乱情迷’。他也是年轻人嘛,面对你这样的美女,一时把控不住自己,也是情有可原的。事后他也后悔了,在我那里,也是又是忏悔,又是恳求的。所以,你就看在我的面上原谅他这一回吧。”

    虽说任谁都听得出水长老这话明显是在偏袒毕世明,但他身份尊贵,肯为他说情,吴梦雪总不好不给他面子吧。于是便笑了笑说:“既然长老都这样说了,那我就暂且原谅他这一次,但下不为例。若是他再敢对我动手动脚,我一定会砍了他的手脚的。”

    “师姐,我以为,砍他手脚,不如切他那里更加干净利落。下次他若再敢对你不敬,我就去帮你切了他。”吴梦雪话音刚落,卓应儿就凑近她耳边轻声儿耳语道。

    她这话说的虽轻,但现场像水长老、卓不群以及王落辰、沙傲云等感知能力较强的,都是可以听到的。

    吴梦雪和沙傲云听了这话,脸上一红。

    王落辰则是暗暗向她竖起了大拇指。

    卓不群听了,自然是为自己女儿这口无遮拦的毛病大伤脑筋,不禁狠狠瞪了她一眼。

    至于水长老,则是面无表情,不动的声色地说了句:“你放心,雪丫头。经过上次的事儿,他学乖了。以后肯定不敢乱来了。所以,我那沧澜殿你只管去就是。好啦,说完你的事儿,我还是看看王落辰吧。来,你小子过来,让我看看你的身体是怎么回事儿?”

    说着,他便向王落辰招了招手。

    他这样做让王落辰心里一惊。因为他明白,水长老要查看自己的身体,听着好像是关心自己,实际上他哪有那么好心?恐怕他想得更多的还是觉得自己的身体有古怪,借此机会来看一看自己身体里有什么秘密吧。

    只不过,跟吴梦雪一样,面对这五极门内地位最高的老怪物之一,他也不能随便拒绝他的要求啊。就只好嘴里说着谢谢,慢慢向他走了过去。

    “如果我记得没错,这已经是我第二次替你查看身体了吧?你这少年,还真是叫人不省心。天生的吧,就是那么一副怪身子,却偏偏又经常干出来点儿叫人感到奇怪的事儿来。就说你这次打坐,明显就是入定达到生天地根了。可是你连元力修行都不行,又怎么可能做到生天地根呢?所以我才要为你查看一下,我是怕你中邪了啊。”

    水长老在抓起王落辰的手腕之后,特意解释了一番。只是,他越这样解释,越让王落辰怀疑他的动机不纯。

    他不禁心想,什么怕我中邪,恐怕是你觉得我不能修炼,却偏偏在入定时达到了修炼者都不能达到的境界,心生怀疑。怀疑我被什么人给借了身体来修炼吧。

    或者干脆说,因我在祖庙。你还记得五百年前的旧事。怕祖师爷他老人家阴魂不散,借着我的身体卷土重来吧。

    不过,即便你这样想,你这样查看我的身体也没用。

    因为一来祖师爷本身就不住在我的身体里,你在我这儿根本就找不到他;二来,我的体质经过天一生水那家伙的改造,已经异于常人了,你想探察清楚我的丹田和泥丸宫,都不那么容易。

    自己的身体什么样,王落辰最清楚。所以,他有足够的自信认为,水长老查看自己的身体,也就是相对于给自己做了一次免费体检,白白浪费元力和神识,他什么也探察不出来的。

    果然,如他所料,水长老在用元力和神识将他的身体仔仔细细给查看了一番之后,脸上露出失望之色。随即说道:“唉,依旧是五行缺五行的体质。只是,既然知道自己是这种体质,为何还要强行修炼呢?弄了一堆元气存在丹田里,也没什么用啊。傻孩子,你还是不要心存幻想了。好好的锤炼你的五极元体和你的神识才是正途。至于五行元力,你这辈子是不要想了。”

    “是,长老。弟子也知道。所以,弟子这次才并不是修炼五行元力出的岔子,而是参悟法阵出了岔子。”

    王落辰嘴里答应着,并把自己参悟法阵的事儿跟他说了。

    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个?原因就跟让他免费为自己做体检一样,想让他就自己参悟法阵时遇到这种情形,给出一个解释,以作自己今后修炼时的参考。

    “参悟法阵才出现了岔子?哦,我明白了。这就对了嘛。法阵这东西,虽说有一定的威力,但毕竟只是借助外力的旁门左道。又是当年咱们五极门的那位,精神有些问题的祖师爷劳九归,所创出来的东西。对参悟者来说,自然会有些凶险在里面。一个弄不好,就容易陷入其中的幻境而无法解脱。”

    “此等意外,古往今来,已经屡屡发生,也因此令我五极门折损了不少优秀弟子。所以,我才一直主张将这法阵列为禁修项目。只是因为有人以祖师爷元化极他老人家也喜欢此道为由,坚持保留,才一直拖延着,没有禁止。想不到今天又差点儿害了你。唉!老祖理解你的心情。这怎么说也算是你身残志坚、追求上进的表现啊。然而,此种行为,值得表扬,但不值得鼓励。所以,听我一句劝,以后法阵这东西还是不要碰了吧。”

    他这番话,虽说王落辰怎么听怎么都像是他在嘲笑、讽刺和挖苦自己,但却不敢当面顶撞于他,只好于心里暗骂了一句老怪物之后,向他弯腰行礼,口中称谢:“老祖教训的是,弟子记住了。”

    “哎,严重了,不是教训,只是提醒,老祖只是担心你,怕你出事儿啊。好啦,你的身体我也看了。还是那样儿,也没什么好说的了。那什么,雪丫头,你就不一样了,冰雪聪明,且寒冰灵体品质极高,极有潜力。将来必定成为本门最优秀的弟子之一。所以你一定要好好思考一下自己的未来哟。”

    听了他这话,王落辰心中更气,不禁暗道:水长老,你就直接说我师妹那么优秀,不要跟我这样的废材人物为伍不就得了。偏偏又藏着掖着地不肯直说,真是虚伪。

    水长老说完这番惹人厌恶的话,就甩了甩衣袖,说是要走。大家便一起送他,将要出门,他又对众人留了句话:“哦,忘了说了。两个月之后,八月十五,月圆之夜,三教大比之期,你们定要好好表现,为我五极门争口气。”

    靠,你老人家到底是老啦,虽然外表看着年轻,脑力到底是不行了啊。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到了最后才想得起来。

    水长老此次前来,显然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提醒秦俊彦、吴梦雪他们几个体质好的人,三教大比将至,要好好修炼的。结果,来了之后,光扯闲篇儿了,临走才想起正事儿。

    这不免又被王落辰在心里给大大地吐槽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