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上的凉棚不是自己搭的,王落辰他们自然不去关心它拆了没有。

    他们现在只关心王落辰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会在小广场上一坐就是十日,动也不动。而且还无法挪动分毫。

    还有就是,他现在是不是真没事儿了,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啥的。或者说,以后会不会还复发?

    这些问题大家都很关心。

    于是在厨房破院子的树荫底下,黑师兄特意给大家准备的酒席上,王落辰就一边吃喝,一边和大家回忆了一下自己参悟法阵的事情。

    当然他也只是大体说了说,并且省略了见到外星世界被毁灭的事儿。因为他总认为这件事儿好像牵涉到法阵图谱镌刻者的什么秘密,他不能随便透露给别人的。

    虽然,这里的别人不包括他的这些亲朋好友在内。可他得防止他们中有人会说漏嘴啊。

    另外就是,他告诉大家,自己用神识内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真的很好,没有什么大碍。他之所以会在广场上静坐十日,很有可能就是因为自己入定后参悟法阵太用心了。又恰巧在这时候神识修为突破到体幽境界,所以就出现了这种假死状态吧。

    至于说为什么会挪动不了,他以为,那很可能是法阵的作用。据他猜想,大概是他参悟法阵时,引动了法阵,跟天地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融合。

    这就像是一棵树生了根,不把根铲断,你是很难把它给挪动地方的。

    他的话,得到了卓不群的肯定,尤其是他最后这个关于入定后跟天地出现融合现象的猜测,让卓不群赞不绝口。

    卓不群跟大家说,这是有可能的。而且,五极门的史书《修行轶事》中,有一个专有名词来形容这种融合现象,叫“生天地根”。是修炼气功的人入定进入极深的层次,才能达到的一种境界。

    书上说,若是修炼的人能够保持这样的状态修炼一段时间,自身的功力会提升一大截子。

    只是,进入这样的修炼状态也是存在一定的风险的。最大的风险,就是进入之后,沉迷其中,再也清醒不过来。直到饿死渴死,或病死老死。

    像王落辰这样,只过十日便醒转,应该说是比较幸运的。

    因此,他让王落辰以后修炼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规避这种风险。最好是在入定之前,先在自己的神识中预先留下一丝提醒的神念,以保证自己以后入定后能够及时恢复清明。

    师伯这样说,王落辰自然是满口答应了。但心里却觉得这个方法不好。

    因为,修炼者在修炼时,往往会遇到参悟突破或境界突破的情形,假如预先设定时间,正巧赶上自己修炼的关键时刻,提醒来了,把自己好不容易达到的突破机会给破坏了,那岂不是就坏事儿了?

    要获得力量哪能不冒一点风险?修炼者太计较得失,恐怕就会错失很多突破的良机。

    当然,这些只是他心里想的,他可不敢当着吴梦雪、沙傲云的面儿说出来,她们刚刚为他担心了这么长时间,他这时候若说出还要去冒险的话,恐怕她俩都得将他掐个半死。

    进行这样的思考的时候,他只是用眼睛偷偷瞄了她们一眼,于心里暗暗说了声抱歉。要她们别怪自己,为了变强,他已经是豁出去了。

    她们可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只看见了他望向自己的小眼神儿挺温柔的。还以为他是在向自己示爱呢。于是,就偷偷的在酒桌儿底下,拿脚轻轻碰了他两下。算作对他眼神的回应。

    这种暗里撩人的动作,最是让人消受不起。

    王落辰被她们给撩了,心里也是痒痒的。便将那些练功啦,变强啦之类的思绪暂时收了起来,专心致志地跟她们还有所有关心自己的人把酒言欢起来。

    席间,他先向秦俊彦问了一下他的近况,并问他什么时候回学院。

    秦俊彦说自己很好,伤也好了,随时都可以回学院。但在学院学习其间,还是会时不时的回戒律院去接受木长老的亲自传功。

    他这说法,顿时让大家一阵高兴,也让大家十分羡慕。当然,除了丁梁柱和甄仁才之外。

    他们俩无需羡慕他,因为他们两人现在也是会时不时地去土长老与火长老那里,接受一下他们的亲自指导。他们的实力,现在也是因此而突飞猛进,一日千里呢。

    “唉,秦师兄还有丁梁柱、甄仁才两个家伙都有长老传功。爹,你什么时候也去求求哪位长老,让他们也指导我一下啊?”

    卓应儿不光是小财迷,还是占便宜专业户儿。她一听秦俊彦他们三人都能从长老们那里便宜占,顿时就心里发痒了。

    她话音儿刚落,吴梦雪就叹了口气说:“唉,师妹,你还用得着长老们传功吗?让卓师伯他老人家随便传授点儿,也够你练半年的啊。倒是我,就没你们这么幸运了。既没有长老教,也没有好老爸,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就要被你们给远远地甩到后面了呢。”

    “傻丫头,师伯不是早说过了,你和落辰、俊彦你们都是我的弟子。你又是寒冰灵体,跟师伯修炼的功法一致,只要你愿意学,师伯会教你的。”

    看着眼前这女孩儿,卓不群就想起自己的薛师弟和吴师妹。可怜他们的女儿如今成了孤儿,因而他便宽慰她说,自己可以亲自传功给她的。

    听他这样说,吴梦雪当然心存感激啦。就想对他说几句感谢的话。谁知,才刚张开口,就听见厨房这座破院子外面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呦呵,挺热闹啊。是有什么喜事吗?”

    “水长老?他怎么来了?”王落辰对这个声音还是比较熟悉的,声音一入耳,他马上就听出对方是谁。

    “弟子卓不群,带领众弟子恭迎水长老大驾。”

    听见是水长老来了,卓不群也是赶紧站起来,离开饭桌儿招呼这王落辰他们一干人等还有厨房的几个家伙,一起迎接。

    “大家,不必多礼。我不过是路过这里,听闻王落辰这小子又‘活’过来了,就来看看他是怎么回事儿。当然,也顺便看看雪丫头。她的伤虽说好了,但身体还是太过虚弱,且修为也太低。不过,既然她是寒冰灵体,也算是咱们五极门的一棵好苗子。听说其他长老都对门中的好苗子多加栽培了,我也来凑凑热闹吧。雪丫头,你以后就多到我的沧澜殿走走吧。我也好亲自指点你一二。”

    水长老翩然走进厨房的破院子,招呼众人起身,并将自己的来意说明了一下。

    “什么?水长老您真要亲自指点我修炼啊?只是,毕世明不会再在您那儿了吧?”

    能得长老亲自传功,当然是件好事儿,吴梦雪是很高兴的。只是,想到了上次在寒冰洞的事儿,她还心有余悸,不禁又特意追问了一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