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神识随着河流涌入那巨大的圆球,王落辰看到了圆球内部的景象。

    众多河流携带来的相互绕转的细小颗粒,充塞了整个圆球内部的空间。空间中因此变得非常的粘稠。王落辰的神识在其中一举一动,都感到十分吃力。

    “这里颗粒这么多,难道说这片空间是封闭的,而所有的颗粒就充塞在这里面,什么地方也不去吗?那这片空间难道就不会被撑爆吗?”他一边奋力在这充塞着浓稠颗粒的空间中挪到着身子,一边琢磨着。

    但下一秒,空间内的变化马上就证明了他这种想法的错误。

    “哗”

    圆球空间的中心突然传来了巨大的好像流水一般的声音。

    紧接着,王落辰就感到自己周围的颗粒猛然被一股大力吸引着朝前方快速奔涌。而身处其中的他,也被周围的颗粒所形成的粘液给推动与拖拽着朝前移动。

    “出什么事儿了?怎么突然冒出一股力量来将所有的颗粒都给吸引过去了?”被迫向前的王落辰,心中满是疑问。

    不过,随着他的神识不断前进,答案也是很快被他给找到了。

    原来,在这圆球中心的位置,有一个深不见底的孔洞,正在将周围的颗粒不断地吸进去。

    并且因为吸力太大,颗粒们快速涌来,在它周围形成了拥堵和停滞,进而造成靠近孔洞的地带和远离孔洞的地带,其颗粒的密度不一样,压力不均衡,从而产生了颗粒流动方向的不断偏转,在洞口之上形成了一个高速旋转的旋涡。

    王落辰的神识也渐渐被带进这旋涡里,随着旋涡的旋转而做着螺旋式地运动,靠近了孔洞。并最终在他感动眩晕到即将受不了的时候,被吸进了那深邃的孔洞里。

    这孔洞中因为有那些相互绕转的闪着光芒的颗粒存在,倒是并不黑暗,反而还因为所有颗粒上面的光芒都聚集到一条通道里,光亮增强,而显得色彩缤纷,光怪陆离。

    这样的美景,王落辰并没有欣赏多久,就被孔洞另一端的吸力,给拉出了孔洞。

    出得孔洞,王落辰的神识和那些颗粒前进的速度并没有减慢,它们依旧被某种力量给吸引着继续奔涌,直到来到一片完全由颗粒所组成的影像世界里,才慢慢减速,分散,遍布到这世界中的各个影像上去。

    “这些影像好奇怪,好像就是由这些颗粒,也就是能量所形成的。而且,它们的形态也很怪异,好像完全不是地球文明的所具有的风格。莫非,这里的影像,它们所展现的是外形文明的场景?”

    王落辰看着这世界中那些长满星芒一样尖刺的星形建筑,和像海螺和贝类一样的交通工具,以及满大街背生光羽耳朵尖尖地人类,心中生出一种猜测。

    这样想着,他便仔细地观察起这个世界来了。

    看了半天,他发现,这个影像世界所展现的,好像是这个外星文明某一座异常繁华的城市中,人们狂欢庆祝的场景。

    街头到处都是彩带和彩旗,人们相互簇拥着在街上行走着,甚至还有一部分人边走边唱歌跳舞。而街道两旁房子的窗户里,也有不少人探出身子,朝街上的人挥舞着双手,叫嚷着什么。

    所有的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整条街上的气氛都很热烈。

    这热烈的场景的影像是动的,只是动的很缓慢,也没有声音发出。但王落辰通过人们脸上的喜悦表情,还是能够想想得出这些街道上当时应该有多么的喧闹。

    “看来外星人小日子过得也错嘛,也跟地球没被狂霸星人占领以前一样,经常搞个狂欢节啥的放纵一下。呵呵。”

    王落辰感受到了这些人的欢乐,心情也变得愉悦起来,竟然不自觉地走进了他们的队列,加入到他们的狂欢中去。而且,为了和他们的速度保持一致,王落辰还像电影慢镜头那样,做出了缓慢的动作。

    可这样拿腔作势的动作太累人了,王落辰做了一会儿就抱怨上了:“不行,你们走的太慢了,我这样跟着你们,和你们做一样的动作,太累了。我说,你们就不能走快点儿吗?呵呵。”

    谁知,他才刚这样一说,就好像这些能量颗粒所组成的人,都能听懂他的话似的,他们就突然像脱缰的野马一样狂奔了起来。

    他们这骤然的加速狂奔,将王落辰给吓了一跳。望着从自己身边或直接穿透自己虚幻的身体朝前拼命奔跑的人们,他一时间竟然不知所措了。

    “喂!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好的,说跑就跑啊?”王落辰好奇朝周围的人问道。但这些人都是毫无意识的幻影,并非是神识,当然不可能会回答他了。他们依旧跑他们的。

    没人告诉他是怎么回事儿,王落辰就只好逆着人流,自己去寻找答案。

    走到这条街的尽头,转过一座星形建筑的屋角,进入另一条所有人都跑得干干净净的,空旷的街。他终于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就在那条空荡荡的街的尽头,一艘巨大的,浑身长满黑刺,释放着闪电的虫子一样的丑陋飞船,正在向街边的建筑物发射黑色的死光。建筑物和建筑物里的人们,被死光照射,全部换成黑色颗粒,消散而去。

    这场景,如此的眼熟。就在他的故乡亲眼见过。

    王落辰立刻情绪激动,对着那巨型飞船叫骂了起来:“该死的狂霸星畜生,原来又是你们在造孽。你们这些强盗、混蛋、杂种、宇宙中的渣滓。你们除了烧杀抢掠,你们还能干点儿别的不?呸!可恶的侵略者。也好,今天既然让小爷给撞见了,那小爷就为了宇宙苍生,灭了你们。”

    他骂的太投入,居然忘了自己眼前的一切不过只是幻影,就大喊着向那飞船冲了过去。

    但直到他从那条飞船的巨大身躯中穿过,他才醒悟过来。唉,怎么忘了,这里的一切,都不是真实存在的,自己这样做无非是白费力气,什么也改变不了。

    于是,他抑制住了自己心中的怒火,冷静了下来。开始继续用自己的眼睛观察这个世界,究竟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呢?

    还能发生什么?狂霸星人所到之处,就只能是死亡和灾难。

    建筑物被毁掉了,刚刚还满脸喜悦,尽情狂欢的人也消失了,整个世界,只剩下一堆堆焦黑的颗粒。什么也没有了。

    一切的一切,全都化为乌有。

    王落辰眼睁睁地看着这一惨剧发生,却无法去做一点什么,来表示他对这个世界中那些不幸的人们的支持。只能就这么默默地看着。

    心中充满愤怒和悲痛地看着。

    “吼——”

    受不了心里的那份因痛苦和愤怒而产生的憋屈和压抑,他振开双臂,朝天狂吼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