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万物都在动,并且是在一刻也不停地动。那它们这种动是如何产生和维持的呢?即:它们的动力又是什么呢?

    能量,它们动的动力来自于能量。那么,能量究竟是什么?它又来自哪里?如何产生的呢?

    问题的答案还得在这天地这宇宙间寻找。

    直观的讲,能量是来自于那些恒星。那些一个个如同太阳般释放光与热的恒星。是它们,每时每刻,无休无止地燃烧自己,向世界抛洒着能量,才维持了这世界的运转。

    那它们为什么能够担负起这种维持世界运转的重任?它们为什么会燃烧?这种燃烧的本质又是什么呢?

    关于这些问题的答案,早有定论。

    尘世的物理学家早就已经弄明白,这种燃烧的本质就是核聚变。大量的原子甚至基本粒子级的碰撞和演化,才产生了这一现象。

    而它们抛洒的那些能量,光、磁、电、热等等,都是这种碰撞和演化的副产品。其本质,就是细小的粒子波动,以及由大量这种波动所引发的粒子的流动。

    也就是说,巨量的小的粒子波动汇聚起来,形成如水流般一样的能量河流,并在宇宙间漫无目的地流淌。

    但这种流淌,也并非无规律可循。其总的规律就是:它总是从有能量的地方,向无能量的地方流动;也总是从能量多密度大的地方向能量少密度小的地方流动。

    既然它遵循这样的规律,那么就可以被人利用这种规律,对其加以引导。这个引导的方法,有很多种。气功是一种,驱动云车的能量发动机是一种,而法阵则是另外一种。

    问题是怎么引导的,为什么法阵可以引导能量的流动,为自己所用呢?这就涉及神识的本质是什么和到神识与能量之间关系的问题。

    神识,或者说人的思维能力、精神力、意识,它的本质是什么?从科学的角度来讲,当然不可能是什么灵魂、神念等等鬼神之说中这些扯淡的东西了。

    它的本质,是人的大脑所产生的脑波和神经脉冲,是能量。

    但这种能量,因为人的大脑的特殊解构,是封闭在人的大脑中并自成系统的。因而也就具有了可重复性和自我主动性。

    这就说明了一个事实,人脑是可以影响和控制能量的。

    并且,因为这样的特性,圣境中的大能就以此为基础,发明了气功这种修炼方法。

    气功的本质,咱们前面已经说过,就是利用人脑可以影响和控制能量的特殊性,从宇宙中截取能量,引导入人体,并在在丹田中由神识进行进一步地加工、提炼、存储和使用的一种利用能量的方法。

    那么法阵呢?它其实也和气功一样。是由神识在物体上所开凿出的一个可以吸收能量,存储和使用能量的类似于人体丹田的闭合系统。

    这个系统是由神识破开某物的基本解构所形成的。是在该物粒子层面所建立的复杂的能量通道所构成的闭合系统。

    但众所周知,物质内部的粒子,并不是一动不动的,而是时刻在动的。因而,这便导致,法阵这种闭合系统,会随着粒子的振荡而不停地改变路线,并在这种改变中随时保持稳定。

    这就是元化极所说的,时时刻刻都在变化,但时时刻刻都在保持平衡。

    并且,因为它是神识开凿出的,与神识有着紧密的联系。它的这种变动,还具有反作用神识的能力,所以会造成那些观察他们的人其神识的变化,令他们无法形成稳固的神识,自然也就无法真正记清法阵的样子了。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我明白了,记住图谱的关键,是要随着它动起来。要像摄像机一样动态地记录它们,而不是像照相机一样静态地观察它们。哈哈,明白这个道理,就好办了。”

    王落辰脑子突然开窍,想明白了关于法阵的一切。他在暗暗佩服了自己一下的同时,立刻一屁股坐在广场的地上,开始冥想入定,按照新想到的方法去用神识参悟起那些法阵来。

    呼吸调匀,心神自照,脑海一片清明。神识由泥丸宫出来,在脑海中找到那三百六十五张法阵图谱。神识之索探出,形成一个牢笼,将第一张法阵图谱围困其中,使其无法逃跑。

    围困而不紧缚,让法阵图谱自在其中变化,王落辰将自己的神识运转到极致,渐入体幽之境,展开了对法阵图谱的探察。

    因为神识可以体幽,任何细小的东西都可以在自己的神识面前放大无数倍。因而,法阵图谱便在他的神识面前逐渐被放大,大到连图谱最细微的构成解构都可以看到。

    于是,王落辰就看到了一幅美丽的画面。

    原来,那些构成图谱的曲线,并不是曲线,而是一条条由无数不停相互绕转的,细小的如星球般的小颗粒,组成的奔流不息的河流。

    那河流璀璨而夺目,宛若夜空中的银河,王落辰的神识徜徉其间,不禁陶醉了。

    “这便是法阵么?果然很奇妙。咦,那些河流交叉处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那么亮?不如过去看看。”王落辰赞叹着,漂流中着,突然发现了河流交叉处,与其它地方的不同。

    因为好奇,他又朝着那处地方漂流过去。

    “哇哦,好奇妙。”

    等到了那交叉处,他立刻被眼前的景象给迷住了。

    一条条璀璨的河流,从四处奔涌而来,都钻进眼前这座色彩不断变幻的大圆球中,和其它河流的“水流”在其中汇聚,融合,然后形成一条更加粗大的河流,流向远方。

    “那条大河要流向哪里?难道这法阵中也有大海?”王落辰的好奇心更加强烈,纵身跳入那条更大的河流,继续往前探索。

    大河一路狂奔,王落辰也随着飞速前进,终于在另一个比先前所见到的那个,体积更大的圆球面前停了下来。

    “这个更大,所吸纳包容的河流也更多,可就是不知那些河流中的能量都被它给弄到哪里去了?不如,去里面看看。”

    站到这个体型巨大的圆球面前,王落辰只看到河流从四周涌来,却看不到有河流从它里面流出来。

    这让他很好奇那些河流中的细小颗粒都往哪儿去了。就决定随着一条河流漂流到圆球的内部看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