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说,以王落辰现在这种过目不忘的记忆能力,这些法阵图谱他没道理记不住的。

    可不知为什么,当王落辰用自己的神识关注了那些图谱中的某一张老半天,然后试着将它用神识给复制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关于这张图到底是怎么样的,他却一点儿也记不起来了。

    这种感觉很奇怪。

    就好像那些图是具有灵性,还很怕羞。

    当它们发现别人想要记住它们,并且想要临摹出它们的样子时,它们就跟你玩躲猫猫,让你在脑子里找不到它们。

    “不让我记住你们是吧?跟我玩儿躲猫猫是吧?那好,我就用神识之索把你们给绑起来,看你们还怎么跑。”

    耗尽了一整夜的时间,经过数不清多少次的连续失败,王落辰被它们这些精灵般的家伙给惹毛了。他气呼呼地向这些淘气鬼似的法阵图谱们发出了自己的威胁。

    而且,作为一个神识经过修炼,已经有那么一点点能力的人。他说到做到,在威胁发出后,他立刻就将自己的神识,幻化成数条细细的晶莹的神识之索,将脑海中的那三百六十五张法阵图谱中的第一张,给牢牢捆了起来。

    “叫你再跟我躲猫猫,这回我看你往哪儿跑?”王落辰看着被自己的神识之索给捆得牢牢的那第一张图谱,不禁得意地说道。

    可他的话才刚说完,那第一张图谱就抖动了一下,在他神识之索形成的绳儿套中,自动卷成了一个如同画卷一样的小卷儿。然后“哧溜”一下,从绳儿套中滑脱了出去。

    “咦?这东西果然有灵性啊。莫非经过这三千多年,成了精了?”没想到这谱图真的会动,王落辰被吓了一跳,并做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什么成精了?刚才那只不过是它们这些图谱对于能量的应激反应,并非灵智引发的行为。”

    王落辰的脑海中刚出现这种猜测,就被来查看他法阵学习成果的元化极给否定了。

    “哦,祖师爷,你这说法倒是新鲜,会动的不都是有智慧的吗?你怎么说它刚才这样一下子就从我精神之索中逃出去的行为,不是灵智引发的呢?”王落辰好奇地问道。

    “呵呵,傻小子,会动的就一定是有智慧的吗?那我问你,风会不会动?水会不会动?天上的日月星辰会不会动?还有,植物缓慢地生长,它们是不是也是在动?这些,你能说它们是有智慧的吗?”

    “至于,这些法阵图谱。它们会动,其实也跟这些自然现象类似。它会动,只是因为它们内部存储了一些能量,并形成了一种内部平衡的格局,只要有人试图去打破这种格局,它们就会对打破格局的这种力量做出反应。而这种反应,在外界看起来,就好像是它们具有智能一样。”元化极笑着跟他解释。

    “可是,祖师爷,即便是这样,那为什么我无法记住它的样子了?难道那也是因为它内部存在能量格局的缘故?”王落辰由这个问题,又想到了自己最开始遇到的问题。

    “为什么记住他的样子?因为它们本就没什么样子啊。它们本身时时刻刻都在变化,你又如何记住它们的样子呢?”

    元化极接着解释,但他这个解释,却让王落辰彻底懵逼了。

    他满心狐疑地问道:“没有样子?时时刻刻都在变化?可为什么我却能够看到它们的样子呢?”

    “时时刻刻都在变化,但时时刻刻又在保持某种平衡,并由这种平衡凝聚起它周围的光粒子,形成了一种形态。所以,你能够看到它们的样子。但当你想通过记住它们的样子而复制出它们本身时,它们所凝聚地光粒子迅速地在扩散开去,进而影响你的脑波变化,让你对它们的记忆也变得模糊,甚至消失。所以,你才记不住它们啊。”元化极双手比划着,做了更进一步地解释。

    可他的解释,让王落辰根本就理解不了,他用力晃了晃脑袋,愁容满面地问道:“烧脑,烧脑,太烧脑了。祖师爷,我理解不了。您说的这太高深了。有没有更浅显直白一点儿的说法?”

    “这个道理本来就很深奥,你让我怎么跟你说的浅显?这涉及到能量本质的问题。哎,对啦,你听不懂我说的话,破解不了法阵图谱似有还无的记忆困局。关键原因还是在于,你没有将‘能量是什么’这个问题给弄懂啊。”

    “落辰,要不这样吧。你今天呢,法阵的参悟就先到这儿,你回去休息一下。然后好好地将能量到底是什么想明白了,再回过头来参悟法阵。到那时,我保你一定可以参悟出法阵的奥妙。”

    眼瞅着天快亮了,元化极觉得王落辰经过这一夜的参悟,脑子已经有些不清楚了。再琢磨这种玄奥高深的问题,也不见其就能想出个所以然来。所以,就建议他歇一歇,换个思路想想再说。

    王落辰一想也对,自己的脑子经过这一样的参悟,的确是有些累了。继续再在这种本就十分费脑力的问题上纠缠下去,的确难以取得什么成果,真不如暂停一下,放松一下再说。

    于是,他就向元化极告别,停止了今夜的修炼。站起身来,也不叫醒师妹们,独自走向了殿外的小广场上。

    广场上,晨风带着夜的凉气,徐徐袭来,令他的头脑清醒了许多。

    仰头望天,张开双臂振了几下,又伸了个懒腰,他望向了东方将要破晓天空。

    天空中,夜色还占据了整个天穹的绝大部分,太阳的微光才吞掉了黑色天穹的一点边角。月亮还未完全隐去,群星中那些明亮的家伙,还在顽强地炫耀着自己的光辉。

    他于这天地间,缓缓吸了一口气。

    “会动的就一定是具有智慧的吗?”

    “时时刻刻都在变化,但又时时刻刻都在保持平衡。”

    “能量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虽说已经答应元化极,暂时不想这些问题了。可是,或许因为太想提高战力,太想参悟出法阵的奥妙了。刚才在大殿中所想到的那些问题,还是不断在他的脑海中闪现出来,让他不得不继续思考它们。

    广场、灯火、清凉的风、破晓的天空、将要跃升出的太阳、还未隐退消失的月亮和星辰,这些画面以及那些问题,在他的头脑中交织在一块儿。

    突然,在这种画面与问题的交织中,王落辰心中灵光一闪,隐约想到了问题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