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隆”

    水长老冷冷地说完最后一句话,就挥了挥手,关闭了寒冰洞的大门。

    大门将要闭合的时候,毕世明回头,恋恋不舍地看了吴梦雪一眼。

    然后,转头望向水长老,正想问问他为什么不帮自己,水长老却已先于他说道:“世明啊,你这人智商很高,情商却低得可怜啊。明明是一次可以获得美人心的机会,却让你给搞砸了。这还不算,你还当人家面儿跟人家的师兄打架,这女孩子能喜欢你吗?所以啊,刚才老祖才及时出面制止了你,替你与她之间留了一点余地,也免得你跟那丫头彻底决裂。”

    “好啦,你也不要想太多了。女孩子嘛,只要你够耐心,总有办法追到的。这次呢,就先放一放吧。此次你毒元山的任务做得不错,我准你再去护宗大殿修行一个月。明日,你便拿了我的印信去天幕峰修炼吧。顺便,借这个机会,也好好静静心,想想下一步怎么才能获得美人芳心。去吧,天色不早,早点儿休息吧。”

    毕世明对自己还有用处,水长老对他自然是要安抚的。今晚他在吴梦雪那里失去了信任,丢掉了好感,又在王落辰和沙傲云那里吃了败仗,他自然要给这小子点儿甜头,也好让他心里好受些。

    至于吴梦雪,因为这次疗伤,已经拉近了跟这丫头的关系,为他以后从她身上获得他所想要的好处打下了基础。当然是不会因为他毕世明的关系,就再次跟她把关系闹僵的。

    还有王落辰,他今晚的表现的确有些惊艳,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因此猜想这小子身上肯定大有秘密,在没有弄清楚之前,还是暂时不要动他为好。

    况且,这小子又有沙傲云喜欢,进而获得了金长老的支持。就算别的都不为,就只为金长老的面子,他也是不好在这个时候,因为这点儿小事就把他给怎么样的。

    既然暂时不宜动他,倒不如干脆就送个人情给他好了。麻痹他的同时,还能得到他的一份承诺,也许日后用得着也说不定呢。何乐而不为呢?

    水长老就是个人精。他早就在没出面之情就把这些事情想得清楚明白,所以,才那么干脆利落地就把这一场纷争给解决了。

    吴梦雪能够顺利离开,王落辰他们三个,对今晚的事情就这样解决,也是满意的。

    他们又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若是自己非坚持自己的意愿,定要毕世明到戒律院接受审讯,必然是要跟水长老发生不愉快的。

    那样的话,他们几个也得不了什么便宜,还不如就给他个面子,暂且放过毕世明,先离开这儿再说呢。

    因而,在寒冰洞的洞门关闭之后,王落辰就毫不迟疑地招下巡天兽,将沙傲云和吴梦雪都请了上去,三人同乘一兽,一起离开了。

    沙傲云不是有青云兽吗?为什么三人还要同乘一兽?很简单,为了方便说话嘛。

    回头望望千丈崖远了,王落辰先是对沙傲云道了谢,然后对吴梦雪说:“师妹,这回你看清毕世明的真实嘴脸了吧?以后可要记得离他远点儿。”

    “是啊,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没想到这家伙这么禽兽。而且,你知道嘛,他说他去毒元山为咱们报仇了,把人家全派上下三千余口,一个不落地都给杀了。你说他心狠不狠?要知道,三千多人,里面肯定有老弱妇孺啊。他就那么不加区别的全给杀了。哦,还有更叫人发指的,他居然将毒元老道的丹田给挖开,从里面取了一颗什么可以降毒珠出来,并送给了我。师兄,你说这珠子我能要吗?要不,我把它给你,你替我把它给扔了吧。”

    总算见着亲人了,吴梦雪忍不住把自己被毕世明给恶心到的事儿,向他说了,并拿出那颗降毒珠,丢给了他。

    “咦,师妹,这珠子真是从死人肚子里挖出来的吗?这么恶心的东西,你干嘛丢给我?还是赶快扔了吧。”

    王落辰接过那颗珠子,看了看,做出一个被恶心到的表情,说道。

    “哎,师弟,不能扔,这可是好东西,虽说出处恶心,但却是天下间避毒解毒的至宝,留着大有用处的。”看着王落辰真要把珠子扔掉,沙傲云赶忙制止道。

    “真的吗云姐?这东西真是至宝?那就好东西啦?哈哈,那我就留下吧。虽然恶心点儿,但想想鸡屁股里拉出来的鸡蛋都一样有人当美味吃掉,我也就觉得这东西没什么啦。”

    只要是好东西,从哪儿出来的,又有啥关系?王落辰这样说着,就把那珠子收进了音灵石里。

    “咦,师弟,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毒辣呢?让你这么一说,我突然间就对鸡蛋没有好感了呢?我看,我以后都不会吃鸡蛋了。”

    沙傲云想到王落辰刚才说鸡蛋时所用的“拉出来”那个词,心里瞬间就对鸡蛋产生了恶心感。

    “我也是。师兄你这人说话太不注意修辞了,好好的东西,就让你给说的不想吃了。”吴梦雪也皱了皱眉,捂了捂胸口,做出了一副恶心状,说道。

    “哈哈,你们也不必如此嘛。世界上的食物,有哪一种是可以细想出处的?比如植物,农民伯伯想让其生长的旺盛,必然要施肥吧。肥是什么?粪便和腐烂的东西啊。那么动物呢?像禽类,必然是从蛋里孵出来的吧。像走兽和家畜呢,它们又是从哪儿出来的?那就不用我说了吧。嘿嘿。”

    王落辰见她们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就不吃鸡蛋了。故意逗她们,继续说了其他食物的出处的不洁之处,只是,说着说着,到了最后,他便暴露出了自己的“邪恶”。

    “流氓!师兄最坏了。说着说着就说到让人害羞的事情上去。”听了他的话,吴梦雪不禁拍了他一掌。

    “就是,这小子就是个小色鬼,三句话不离本行。刚说了几句正经的,就又说出这样的话来。叫人家女儿家难堪,该打,该打。”吴梦雪打了他之后,沙傲云也不放过,连拍了他几巴掌。

    “哎哟,哎哟,你们干嘛打我?人家不过就是说说道理嘛,这也不行?”王落辰一把抓住她们两人的手,叫屈道。

    “你那是说道理嘛,分明就是在占我们两人的便宜,别以为我们听不出来。”沙傲云一只手被他给抓住了,便伸出另一只手来,揪住了他的耳朵。

    “沙师姐说的对,你那话其实就是在调戏我们。别以为人家听不出来。哼,沙师姐,他这样对咱们,咱们绝不能轻饶了他。”跟沙傲云一样,吴梦雪也伸手揪住了他的耳朵。

    “哎哟,放手放手!饶命!饶命啊!天哪,人家都说什么齐人之福是多美好多幸福的事情。可要我说啊,两个老婆的男人肯定是世界上最惨的。看看,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啊。”

    王落辰放开她们的手,抓向她们揪住自己耳朵的另一只手,向天惨嚎道。